第二千零六十九章:断交茶 - 神兵奶爸

第二千零六十九章:断交茶

张金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,他今天晚上约薛一川等人过来,是想在城北的这一片地界上,留下他的这些好友。 他的这几位好友里,有一起出道的,有喝酒聊的来的,还有他亲自带出来的。 这些人如今都是衣冠雍容活的体面,可真要离开了城北这片地界,去别的地方想要再攒下如今的家业就不是那么容易了。 只可惜这世界上总是有那么多的白眼狼,你对他好,他却永远也不领情。 几个人的反应都在张金的意料之中,不过罗海涛和程峰的反应倒是让他觉得欣慰,毕竟是他当初一手带出来的小弟,终究还是懂的念及旧情。 张金的话只说了一半便停了,剩下的一半不用说,这些人也该明白。 “哼!” 张彪冷哼了一声,目光直视着张金,恨意在他的眼中毫不掩饰,更是将大手往桌子上一拍,道:“张金,过去咱们把你当兄弟,现在你要和一个外人联合起来搞咱们兄弟,今天这一顿茶是咱们最后的一 顿茶,喝完了这一杯,你我就当没认识过!” 茶杯擎了起来,张彪那宽大的身形也站了起来。 张金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变,旋即笑了一下,端起眼前的茶杯隔空和张彪碰了一下,然后两人一同仰头喝尽。 铛! 张彪将杯子重重的摁在了桌子上。 紧接着,徐千一站了起来,也自顾的斟满了一杯茶,隔空向张金举过来。 “张金,喝了这杯茶,我徐千一也和你没认识过,以后你是我,我是我,过去我们的那点交情,就当是喂了狗!” 徐千一一仰头,杯子里的茶水喝的干净。 张金也给自己斟上一杯,仰头喝了下去。 坐在轮椅上,全场最囧的王大骆也开口了,他让身后的小弟,替他将茶杯举了起来,向张金叫嚣道:“张金,过去我老王认定你是一条汉子,才跟你走的近,现在你就是一个卖友求荣的走狗,我呸,这 杯茶喝完了,我也当作从来就没认识你!” 手下的小弟,将茶杯递到了王大骆的跟前,王大骆脑瓜子上缠着绷带,说话的时候嘴里缺了的门牙还在漏风,这茶水喝起来也是漏的到处都是。 张金同样倒了一杯茶喝下,脸上笑容苦涩,他苦涩的不是几个人的态度,而是他所看重的交情,此时是那么的一文不值,好心也被当作了驴肝肺。 薛一川慢悠悠的站了起来,几个人里,若论起拳脚薛一川是最强的,他幼时便拜师学艺,一直到今天也保持着练武的习惯,手底下又经营着拳场,整个人看起来的时候,自然就带着一丝江湖上武林高手 的风范。 薛一川冲张金抱了一下拳,脸上的笑容平常,不像其他几个人那样义愤填膺又或者带着一丝冷嘲热讽。 “张金,我薛一川过去也敬你是一条汉子,今天这一杯茶,也是我和你喝的最后一杯,以后我们再无交情,若是日后碰的上,都不要手下留情。” 茶杯举起来,薛一川脸上的笑容也随之淡了许多,他的眼角突然闪过一丝光芒,不易察觉但透着寒意。 徐千一、张彪、王大骆以及罗海涛和程峰两个人,此时都将目光看向他。 张金举起了茶杯,隐隐的感觉到了房间里的氛围变化,似乎有杀机在蔓延。 都是刀山火海里过来的,对于危险的嗅觉都是准确无比。 今天这个局,是张金攒的,但却是被王大骆等人经过周密的计划的。 他们今天要在这里结果了张金,没有张金这一张牌,即便林昆战力再强,想在城北这片土地立足也是困难重重,他们几个人虽然有心与林昆为敌,但出这主意的却是另有其人。 如今放眼整个吉森市,能出出这主意,有这么一番歹毒用意的只有一个人…… 马欣兰! 张金的心底没由来的一凉,今天出来之前,林昆叮嘱过他要小心,可他以为自己只是见几位老友,暂时又不涉及到利益上的冲突不会有危险,所以只带了两名随从,如果今天这真是一场鸿门宴,那他恐 怕…… 张金心里思索着,慢慢的将茶杯递到了嘴边,茶水流进嘴里,茶香的味道已经感觉不出,他眼角的余光注视着屋里的几个人,同时另一只手慢慢的向腰间背过去,就在要抓住后背上的一把仿真的手枪的 同时…… 啪! 薛一川将杯中的茶水一仰而尽,然后手中的茶杯,猛的往地上一摔。 茶杯碎的七零八落,薛一川的喊声大起:“海涛,阿峰,动手!” 一左一右坐在张金身旁的罗海涛和程峰,闻声噌的一下从座椅上站了起来,两人的手中同时架出了两把刀子,不过不是按照几人事先商量好的那样,抹向张金的脖子,而是护在了张金的身前,大声的喊 道:“金哥,快走,这里有埋伏!” “md,两个叛徒!” 薛一川的眉毛一竖,手里顿时多了一短一长的两根字母铁棍,向着张金就直取了过来,同时徐千一和张彪也动了起来,两人各自掏出了家伙什也向着张金扑了过来。 咣! 包间的房门突然一声巨响,门外一下子冲进来了十几个手持器械的大汉,乌压压的全都奔着张金杀过来。 “我今天好意约你们来,你们居然对我动手!”张金怒喝一声,掏出了仿真手枪,“兄弟们,杀出去!” 算上罗海涛和程峰在内,张金他们也只有五个人,而对方目前冲进来的人加在一起,差不多就有二十个人,别看张金的手里拿着仿真手枪,这玩意儿近距离的战斗根本没多大用处,打的不是仿真弹威力 很差。 叮铛的一阵声响,罗海涛和程峰一起抵挡住了薛一川的攻击,薛一川的战斗力在他们两人之上,两人不敢有丝毫的大意。 咣…… 张金举起枪,冲着冲过来的张彪就打了过去,张彪急忙一个闪身,但胳膊还是被擦过了,疼的一声闷声,但与此同时手中的短刀已经向张金劈了下来。 张金急忙躲闪,和徐千一这时也杀到了眼前,两人一左一右的攻击,让他一时间猝不及防连开枪的机会都没有。 张金带来的那两个小弟,抵挡着门外冲进来的一群人,这两人哪是这些如狼似虎的大汉的对手,没几个回合就被放倒在了地上生死未卜。 罗海涛和程峰堪堪的抵挡住薛一川,可马上就被后围过来的一群人攻击,很快身上就挨了好几记闷棍钢管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