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零六十八章:念及情义 - 神兵奶爸

第二千零六十八章:念及情义

最近的几天,以马欣兰为首的马家没有任何动作,好似三天前的那天夜里,扈强带着一群人被警察局扣过了之后,马家一下子便没了气焰。 林昆这三天可没闲着,这三天几乎天天扎在城北,按照张金安排好的一群人,将城北原有的大小头目更换了一遍。 三天的时间下来,城北原有的大小头目,也仅仅只有几个人没有更换了,这些人包括张彪、薛一川、罗海涛、程峰、徐千一以及之前被林昆打的到现在还躺在医院里的王大骆。 除了这几个人外,剩下还有的个别小弟,从林昆他们带人肃清城北的那天晚上,就已经明显从中立的角度,向林昆靠拢了过来,并且也表了忠心。 林昆对这些主动归顺的小弟,并没有为难,倒不是他相信这些人的忠心,而是这个档口上,如果他不给这些个主动投靠的小头目们机会,这事落在了吉森市乃至整个吉森省其他的一些大小头目的眼中, 日后即便有归顺之心,怕是不敢向他归顺了。 至于薛一川等人,这些人之所以到现在为止还没动,是因为张金开口替他们求情,张金希望林昆再给他机会,他想要再一次跟这些人谈谈。 从个人的情义上来讲,这六个人都和张金有过不浅的交情,其中徐千一和王大骆是和张金一起入道的,罗海涛和程峰,过去更是跟在张金的身边,几乎就是他一手提拔的。 薛一川和张彪,这两人平日里和张金走的也比较近,过去也是称兄道弟的。 时间到了傍晚,张金准备好了之后,便带了两个手下,到了城北的吉祥茶楼。 吉祥茶楼是一家老字号,老板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,不是道上人,但平日里城北的大小头目只要是商量个什么事,都喜欢到这茶楼里来。 茶馆的掌柜,虽说不是道上的人,可办事颇为的仗义,而且在这大小头目的中间,时常扮演一个和事佬的角色。 张金是这茶楼的熟客,过去这整个城北的大小事务,几乎都是他在处理,以前每当任何的两个头目之间有过结,他几乎都会把人约到这儿来。 看见张金走进门,茶楼的服务员更是热情的招呼,虽说张金之前所代表的周家实力如今崩塌,但道上可都传言了,张金新靠上的林昆,那可是人中龙凤,将来更是有可能将整个吉森省都给统一了,而且 这个林昆目前最器重的人便是张金。 张金投到了林昆的手下,这让吉森省本土的道上的兄弟们很不耻,结果三天前夜里的那场动荡过后,所有人对林昆这个外来者有了新的看法。 在道上混的,有点地域势力的眼光很正常,可真当对方展现出蛮横的实力来,这些人又都很有弱肉强食的觉悟。 不是有那么一句话么,不是猛龙不过江,你地头蛇再牛逼,真要是和猛龙杠上了,十有八九也不会有好果子吃的。 这些个道上混的大小头目,手下的那些产业,可都是多年积攒下来的,谁会愿意所谓的地域势力而跟过江龙作对,到最后落的个一无所有的下场。 茶楼的掌柜穿着一身蓝色的唐装,此时正在茶楼的大厅里和今天晚上的客人们聊天,来喝茶的大多都是熟客,而且这些熟客的又都是有些身份的人,所以别看平时这茶楼的人不多,实际上这茶楼的利润 一直很客观。 茶楼的掌柜见张金走过来,马上亲自迎了过来,拱着手说:“张先生,您来了!” 张金笑着说:“马老,跟我就不用这么客气了,薛一川他们来了么?” 被称作马老的唐装老者笑着道:“来了,早就来了,正在楼上的义薄云天堂厚着呢,我来给你带路。” 马老走在前面,他这个掌柜的亲自引路,这是茶楼里最高的礼节,过去张金来的时候,这马老就是亲自带路,如今张金再来此地待遇也是一样。 马老走在前面,忍不住的回过头问:“张先生,最近咱们城北可是不太平,不知道你对目前的局势怎么看?” 张金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变,笑着说:“马老,你是什么时候也关心起这些事来了,你不是一直都是两耳不闻道上事,一心只泡江湖茶么?” 马老哈哈的一笑,道:“这人慢慢上了岁数,也没什么别的爱好,倒是喜欢起八卦来了,张先生别见外。” 张金笑着说:“马老您太客气了,如今这城北的局面的,几乎已经成定局了,城北这一方势力要姓林了。” “哦?” 马老继续说:“我听说过这个姓林的豪杰,在中港市和辽疆省那都是首屈一指的厉害角色,我这一辈子也就敬佩道上的豪杰们,什么时候方便,张先生可一定要替我引荐引荐。” 张金笑着说:“马老,说了这么多,你的本意怕是想要认识林老板吧。你放心,你的茶楼我已经和林老板说过,本来就是不闻江湖事,所以即便是林老板以后执掌城北的江湖,你这茶楼该和过去一样还 一样。” 马老感激的拱起手,道:“谢谢张先生!” 说着话的功夫,两人来到了义薄云天堂的门外,这义薄云天堂就是一个包间,不过是起了一个江湖的雅名。 门是开着的,张金直接走进去,他的两个随从也跟着一起走进去,马老也进来又跟几个人打了声招呼,敬了一杯茶之后,这才退出掩上房门。 马老这一退出,包间里本来笑声客套的氛围,马上就冷了下来,六个人都到齐了,不过王大骆是缠着绷带来的,脸上到现在还是肿的老高,整个人坐在轮椅上,看起来别扭的很。 张金坐在了主座上,这是他们过去一直以来的规矩,张金坐下来之后,目光从几个人的脸上看了一遍,脸上的表情严肃,道:“咱们大家都是有交情的兄弟,今天约咱们大家过来,我想大家心里应该都 有数吧?” “呵……” 薛一川冷笑了一声开口,道:“张金,你投靠了姓林的,来打压兄弟们,你这是把我们当成朋友么?” 薛一川的话说完,张彪就接过了话头,道:“张金,也别怪我直呼你的名字,过去我敬佩你,但现在……哼!” 王大骆嚷嚷道:“瞧姓林的给我打的,咱们兄弟以后跟了他,还不得被玩死啊,要我说还是马家靠谱!” 王大骆这话说完,剩下的徐千一并没有开口,而是端起了桌上的茶杯,轻轻的抿了一口茶作沉默状。 罗海涛和程峰互相看了一眼,他们过去都是跟着张金混出来的,张金是他们名副其实的老大,而且都有着知遇之恩,两人心里并不是没有分寸,但此时两人也是保持沉默不说话。 张金等到没人说话了,才继续开口道:“听张、薛、王你们三个人的意思,对林老大还是不服,我也开门见山直接说了,我今天来的目的不是和你们谈判,而是来奉劝你们一句,识时务者为俊杰,我是看在我们之前交情的份儿上,才过来和你们谈谈,否则的话你们的地盘恐怕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