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零六十六章:枪与飞刀 - 神兵奶爸

第二千零六十六章:枪与飞刀

枪声响起,顿时整个别墅里的空气,都跟着剧烈的抖动了一番,所有人的耳膜都觉得一阵发麻,这枪声绝对比普通的手枪声音要大的太多。 两颗子弹,斜的擦着林昆的肋下,咣的一声响,打在了那冲他飞刺过来的飞刀上,直接将那雪白的飞刀给击碎成了数瓣,迸溅的到处都是。 八指将他手中的双筒猎枪举了起来,枪筒还在冒着淡淡的白烟,他嘴角戏谑的一笑,冲季峰揶揄道:“这都什么年代了,还想着练飞刀呢,你的刀再快,怕是也快不过我的子弹吧。” 此时,季让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,看着眼前的三个人,压低着声音冲季峰说:“老三,他们怎么知道我们在这儿?” 季峰察觉到了林昆和八指身上所散发出的高手气息不一般,李春生如今也颇有身手,但在季峰的眼里不足为惧。 季峰同样压低着声音说:“二哥,你不会华裔我吧?” 季让道:“你这是什么话,你我兄弟多年,难不成我还信不过你这亲兄弟?” 季峰双手握着飞刀,咬牙问:“那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 季让沉下一口气,突然一声喊:“跑!” 对方三人,自己这边只有两个人,而且林昆的身手,季让可是亲身体会过的,所以他想要就此先逃开,留下来的话他和季峰铁定不是对手。 季峰也早有此意,季让话音刚出口,他抬手就是嗖嗖的两记飞刀向林昆三人甩了过去,然后调过头就向阳台冲过去,眼前的路已经让林昆三人给堵上了,他们兄弟俩想要逃走,阳台是唯一的出路。 两记飞刀迎面飞过来,林昆和李春生全都躲开,两柄飞刀铿铿的两声响,扎进了身后的墙里,落下一片碎渣。 林昆和李春生、八指三人并没有急着上前去追,眼看着季峰和季让已经要跑到阳台上,纵身一跃跳下去,这时阳台的下面突然人影一闪,一个满身肥膘的人挡在了两人面前。 这突然蹿上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王福。 王福刚才本来和八指从后面进去,听到林昆和李春生正面冲进别墅后,两人就快速商量了一下,八指从后面进,他则绕到了前面的阳台来。 “md,绑了我们春生兄弟的媳妇,你们就想这么逃了?也不太异想天开了吧。”一声大嗓门吼出,王福张开了一双胳膊,就冲季家兄弟攻击了过去。 呼啸…… 他这两拳,那绝对是凝聚了相当大的力道,季峰手中的两柄飞刀刚刚甩出去,此时还来不及再掏出飞刀,而季让此时手中虽然有一把刀子,可抬起来冲突然出现的王福刺过去已经来不及。 兄弟俩感觉到迎面而来的强大压力,只好赶紧向后退去,他们这一退,王福紧跟着又一步迈上追击过来,那季让抬起了手里的刀子就准备冲王福那圆乎乎的肚子上来一刀子。 而这时,就站在季让身后方的李春生,迈开了大步向前,直接一脚踹向了季让的后腰。 md,让你丫的想欺负老子的媳妇,老子这一脚直接把你丫的腰给踹折了。 砰! 季让完全是猝不及防,这边眯着眼睛放射出阴狠的光芒瞪着王福,想要一刀将这个拦路的胖子的肚子戳爆,背后的腰间突然一阵冷风袭来,还不等他做出啥发硬,闷响声已经响起…… 砰! 那结实的大脚板子重重的踏在了季让的腰上,季让顿时感觉自己的腰就就像是被大锤砸下了一般,他猛的向前一个趔趄,就扑向了王福,至于手里的那把刀这时也改变了方向。 王福轻松的就将这把刀躲过,同时张开了大拳头,冲着季让的面门就砸了过来,那呼啸而过的力道,绝对不是盖的,一声闷响之后,季让呜嗷的一声惨叫,鼻血喷溅门牙掉了…… 季峰本来有机会从王福的身边蹿过去,可眼见自己的亲二哥被暗算,一下子怒喝了一声,就向王福攻击过来。 季峰号称是黑河第一刀,只要是手里有刀子,那他的杀伤力就十分可怕,此时他的手里已经快速的捏起了两柄飞刀,向着王福就刺了过来。 而王福一个人自然难以抵挡躲闪,他此时又是侧身对着季峰,这样躲避的难度系数就更大了。 不过王福的脸上并没有因此而露出紧张害怕的表情,反倒是一副淡定的模样,回过头冲季峰笑了一下。 季峰口中大喝,“去死吧!” 眼看着他手中的两把刀子,就要扎中了王福,这时空气中突然又是一声枪响乍起——咣! 这声音强大的,震的在场的人耳膜发麻。 叮…… 随着枪响,马上又是一声金属裂石般的声音响起,只见季峰手中的两柄白芒乍现的刀刃,被打的一片火花儿,同时刀刃崩碎成了无数瓣迸溅,而季峰他本人也被这股强大的力道,给带了一个趔趄,握着 刀柄的虎口处一阵发麻,整条胳膊都异常疼痛。 “跟你说了这个时代不适合用飞刀,你偏不听,还是咱的猎枪好用吧,我这猎枪不打动物,专打你们这种禽兽。” 八指大笑着就冲了过来,手里的两把双筒猎枪抡了起来,被他给当成了铁棍,向着季峰就砸了过来。 季峰躲闪了两下,慌乱之中,被八指一记枪管,重重的砸在了脑门上。 顿时,他的脑袋嗡的一声响,眼前一片的小星星。 李春生已经冲上来,和王福一起对季让下手,季让一个人根本就挡不住这两人的攻击,也就十秒八秒钟的功夫,就被两人给打的趴在了地上。 拳打脚踢,地上的季让本来就有伤在身,此时更是痛苦的嗷嗷惨叫。 另一边,季峰的状况也不是很好,八指的功夫那绝对不是盖的,能够成为华夏佣兵界的名人,那都是有着非凡的实力。 两把双筒猎枪,硬是被他给当做了两根钢管,砰砰砰的就往季峰的身上砸。 季峰被砸了第一下之后,紧接着便没了什么反抗能力,最终也是被砸的倒在地上。 林昆全程站在一旁观看,这别墅里只有这两个人,这倒是令他感到有些意外,给他发短信的人是谁?那个暗中的人为什么要帮他,或者这其中又有什么别的阴谋。 李春生和王福打的差不多了,李春生仍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,还是被王福给拦住才停下来的。 八指那边也住手了,再打下去估计就要出人命了,虽然这两个前后死不足惜,但林昆在这儿,他们还是要听林昆发话的。 李春生看向林昆,道:“师傅,我要弄死他们!” 林昆笑着摇了一下头,道:“春生,我知道你的心情,但我有更好的办法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