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零六十一章:一个廉字 - 神兵奶爸

第二千零六十一章:一个廉字

林昆已经好几天没和穆正仁联系了,穆正仁最近一直忙着审理陆匡先关的腐败案件,揪出了吉森省的一只大老虎,他只是带着自己的贴身随从只身来到了吉森省,取得这番成绩,回到燕京以后一定会轰动 不小。 当然,说到底这其中离不开林昆的帮助,但林昆愿意成人之美,完全不站出来,将这功劳全部拱手给穆正仁。 穆正仁主动打电话过来,林昆笑着接听,和穆正仁也没必要那么外道,直接就称呼说:“穆先生,什么事?” 穆正仁的声音听起来很和煦,“小林啊,方便么,我想请你喝喝茶。” “方便,穆先生的茶,那一定都是好茶。” “哈哈,谢谢赏脸,我在省里的招待所,你来了之后,我让小八下楼接你。” “小八?” “就是你的那位兄弟,这几天一直保护我。” “哈哈……” 这次换林昆笑了起来,小八这个名字听起来,实在是太有喜感了,不知道八指听到了这个称呼,会是什么表情。 林昆开着车到了省招待所,八指和王福都招待所的楼下等着呢,王福是林昆之前从沈城给调过来了,为了百分之二百的保证穆正仁的安全,他让王福和八指一起跟在穆正仁身边。 林昆下车看到了八指,马上就想起了穆正仁刚才在电话里的称呼,忍不住的就想要笑,八指马上就将脸拉了下来,冲林昆威胁道:“不许笑,昆子,你今天要是笑,兄弟都没得做!” 林昆强忍着不笑,堂堂华夏昔日佣兵界里的牛人八指,被人称作小八,这是有点太让他本人难以接受了。 “八哥,你都知道了?”林昆试探的问。 “能不知道么?刚才穆先生打电话的时候,我和老八都在呢。”说话的是王福,王福也是强憋着不笑,好似憋的太辛苦,脸都有点绿了。 八指回过头,凶巴巴的瞪了王福一眼,“小福子,你丫的想找揍呢吧?” 王福马上两只手把嘴捂住,冲八指猛的摇头,在那儿唔哝的说着,“八哥,你消消气,我肥肉是不少,可我不抗揍,我可啥都没说啊……” 林昆跟在两人的身后上了楼,来到了穆正仁办公室的门口,八指和王福停了下来。 林昆道:“你们不一起进去?” 王福道:“穆先生说了,他想单独和你谈谈。” 林昆笑着点了下头,走进了房间里。 房间的门关上,穆正仁正站在办公桌前,手执毛笔正在那儿写字呢,一副聚精会神的模样,并没有因林昆走进来,而又丝毫的分神。 林昆没有继续向前走,而是原地站着,穆正仁快速的将手中的大笔一挥,最后的一笔终于落定,抬起头冲林昆笑道:“小林,你来啦,快过来看看我新写的字,如何?” 林昆笑着走到近前,一张铺开在整张桌子上的大白纸上,写着一个字——廉。 林昆笑着说:“穆先生,字是好字,不过我对书法不太懂,有点形容不出来。” 穆正仁转身给林昆倒了一杯茶递过来,“这是极品的武夷山大红袍,尝尝看。” 林昆笑着接过了茶杯,喝了一口,点点头说:“这茶的味道不错。” 穆正仁笑着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道:“茶你也不怎么懂吧,但越是不懂,这么看似普通的评价,就越有意义。” 林昆笑着说:“穆先生,你这是故意夸我呢。” 穆正仁笑着摇了摇头,“非也,就比如我桌子上的那个‘廉’字吧,我也不瞒你说,我家祖上的就是在清宫里当监察官,家训就一个字,廉。” “我从政的这些年,能坐到今天的地位,朱老的提携是一方面,另外我也是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,朱老当初为什么提携我?我们人民大学政法系纪检专业毕业的有十几个人,朱老一听到我曾祖父的名 字,就决定把我当成他的心腹来栽培。” “我这些年办下来的官员,没有五十也有三十了,这些官员的职位都不低,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点,那就是你在审讯他的时候,他认为自己一点也不贪腐,而且还敢说自己廉政。” “就像我桌子上的这个字,这个‘廉’不是给那些专业的人看的,而是给普通人,给老百姓看的。” 林昆听着,直点头。 穆正仁笑着冲林昆伸出手,一脸神情肃穆的说:“这一次,谢谢你了!” 穆正仁这突然的反应,让林昆有些没有准备,他当然不能看着穆正仁把手晾在那儿,伸手和他握了一下,道:“穆先生,比起你做的这些事,我为你做的那点事就太微不足道了。” 穆正仁一脸认真的说:“这一次如果没有你的帮助,吉森省的这湾水我不一定趟的开,而且说不定也有生命危险,你对我的帮助与恩情,我穆正仁不敢忘记,以后若是到了燕京有什么用的到的地方,尽 管开口!” 林昆笑着说:“放心吧,穆先生,我是不会跟你客气的,到时候肯定会给你添麻烦。” 穆正仁开怀笑道:“这样最好了,证明你没把我当外人,你这个小友我交定了!” 穆正仁说这话,完全就是没有意识到林昆的身份,他虽然是朱家一派的,可林昆身份这么重要的事情,朱老只有自己的嫡系的人才会知晓。 倘若让穆正仁知道,林昆是朱老的亲孙子,而且是目前最看中,也是将来最有可能继承朱家大爷的亲孙子,估摸着他的态度就不会像现在这么随意了,会恭敬的喊上一句少东家! 穆正仁笑着说:“对了,小林,新到任的市长刘一恒,我和他过去有过几面之缘,你的情况我也都和他说了,其实说不说都不关键,我从他的话里能感觉得到,他对你很看中。” “我是一个体制内的官员,你们涉及到的其他的事情我也不便过问,但我相信你的为人,自古有正的地方就有邪,看在这满城老百姓的份儿上,你也要给大家一个清净的环境,就像你在辽疆省做的那样 。” 林昆笑着点头道:“穆先生,这你就放心吧,你打算什么时候回燕京?” 穆正仁道:“今天晚上的飞机,没有提前通知你,就是不想你给我安排破费,以后到燕京,我欠你一顿酒。” 林昆笑着说:“好,那等我去燕京,我们再开怀畅饮。” 穆正仁笑着点头,不过脸上的表情又有些难为情起来,看着林昆说:“小林,我有一件事,不知道该怎么说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