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零五十九章:大小姐脾气 - 神兵奶爸

第二千零五十九章:大小姐脾气

马欣兰吃了瘪,冷着一张脸从警察局里出来,她这倒不是在发大小姐的脾气,而是扈强等人本来就是冤枉了,可这个名叫赵旭的中年警察,根本就是个不讲任何情面的家伙,非要将扈强等人拘留够48小时 “简直是不可理喻!”马欣兰怒汹汹的说,她的身后跟着铁力,铁力想要安慰两句,却又因为嘴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 马欣兰坐到了她的黑色奔驰车里,就让司机开车回家,但行驶到了半路上,她马上又命令司机靠边停下来。 马欣兰掏出手机,拨出了林昆的电话。 “喂……” 电话里传来林昆惺忪的声音,还没睡醒。 “我是马欣兰,我想我们应该谈谈。” 听到林昆那慵懒惺忪的声音,马欣兰本来就火大的心里,更是层层冒火起来,她昨天晚上几乎一夜未睡,这个家伙居然到现在还在赖床。 马欣兰下意识的向车中控的时间看去,已经是上午快九点钟了,不等林昆回答她,她马上又斩钉截铁的说:“我在xx咖啡厅等你,半个小时后见。” 嘟嘟嘟…… 林昆正大字型的躺在床上,电话里传来了挂断的忙音,他抬着眼皮看了一眼手机,嘴角勾起了一抹轻佻的笑容,“还跟我耍大小姐脾气呢。” 说完,直接把电话撇到了一旁继续睡。 马欣兰来到了约好的咖啡厅,她坐在座位上,手里端着咖啡杯子,咖啡匙不断的搅动,却一口也没喝。 铁力站在她的身旁,皱紧着眉头,似乎也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。 马欣兰抬起手腕看了下手表,回过头想让铁力去让服务员端一杯白水过来,结果一看铁力脸上的表情,疑惑的问道:“铁力,你怎么了?” 铁力猛的回过神,看着马欣兰,道:“没,没什么……马小姐,你待会儿要见的人,是……是林昆么?” 马欣兰冰冷的脸上,挤出了一丝笑容,“怎么,你有些不敢见他?” 铁力嘴角牵强的笑了笑,说:“我和林昆认识,他也帮过我,现在……” 不等铁力说完,马欣兰打断说:“铁力,你不要有心理压力,人情世故是一方面,但作为一个男人,你有自己选择的权力,现在既然在我的身边做事,就不要去想太多其他的。” 铁力点了下头,脸上的表情还是凝重的很,道:“马小姐,你有什么吩咐我的么?” 马欣兰道:“没有,你辛苦了。” 铁力忙道:“不辛苦,不辛苦,马小姐对我有恩,这点辛苦算不得什么。” 马欣兰回过了头,望向窗外,她去警察局捞人没捞出来,很快就将这笔账记在了林昆的头上,在她看来,那个本来姓赵的警察,一定和林昆有着不一般的关系,所以才会执意的关着她手下的人不肯放出 来。 她约林昆出来也没别的意思,就是想让林昆赶紧把人给放了,至于条件么,只要不太过分,她都可以答应。 半个小时的时间已经过去了,马欣兰沉住气,又多等了五分钟,可五分钟过去之后,还是不见林昆来。 马欣兰又深吸了一口气,继续等着,她讨厌不守时间的人,在她如今成为马家家主,又荡灭了周家实力之际,她自己可能没感觉到,但她的脾气确实比以前更大了,更任性了。 已经等了二十多分钟,林昆还是一点来的迹象也没有,这让马欣兰十分的恼火,直接攥着粉嫩的拳头拍在了桌子上,顿时咣当的一声响,杯子里的咖啡溢了出来,撒的到处都是,声音也惹来了周围的人 纷纷围观。 邻桌就有一个男人,正带着一个女人在喝咖啡,男人三十多岁的模样,戴着个眼镜斯斯文文,女人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,喝咖啡的时候一副很腼腆的模样。 两人交谈的声音虽然不大,但坐在马欣兰的这个位置,还是能听得到的。 这两人从马欣兰进来之后就一直在那嘀嘀咕咕的说着,表面上像是戚戚我我,实际上说的都是一些调情的话,而且那男的还是一个有家室的人。 马欣兰这一拍桌子,那女的马上夸张的呀了一声,扮作一副受惊的下哦鸟模样,一副可怜巴巴的看着那男人。 这男人一看自己的小可爱这般模样,马上就要彰显男人的雄风,站起来说道说道,他先是打量了一眼铁力,马欣兰就一个女人,自然无所畏惧,可身后站着一个男人,这男人看起来……不像是很强壮的 样子,而且身上的穿着虽然干净,可脸被晒的很黑,浑身上下都是一副农民气。 “切,这年头,不管什么样的人,都喜欢找个保镖啊,贵的找不起,就找一个农民工来充保镖,有意思么?” 这男人站了起来,冷嘲热讽的就冲马欣兰说道,紧跟着又说:“喂,我说你这女人,来喝咖啡本来是一件优雅的事情,你敲桌子那么响,影响了公共环境不知道么,昂?” 光说话还不够,这厮还从座位上走过来,摆出一副要讨说法的模样。 这男人一过来,马上就引来了服务员的注意,服务员当然不希望看到有人在咖啡厅里闹事,赶紧过来想要劝阻,结果一身工作装的小服务员拦在了男人的面前,刚说出了两个字,“先生……” 这男的便粗鲁的直接一把将这服务员给推开,“这儿没你事,让开。” 服务员被推的一个趔趄,男人似乎觉得自己很威风,奔着马欣兰就过来,“跟你说话,你没听见啊,你……” 哗啦! 不等这男人把话说完,马欣兰手里的咖啡就已经泼到了他的脸上,这一下泼的那叫淋漓尽致,这男人懵了,鼻梁上的眼镜花成了一片,座位上那个本来沾沾自喜的年轻女人也愣了,整个咖啡厅里的所有 人也都愣了。 “你这娘们,你特么找事是……” “铁力,给他点教训。” 不等这男人抹了一把脸叫嚣完,马欣兰直接对铁力下了命令,铁力自然不耽搁,挥起了拳头就冲着男人凿了过来。 他是农民出身不假,可自从来到了马家之后,跟在甘向南的身边,过去那老实巴交的性格也明显有了变化。 铁力的拳头很重,这个戴着个眼镜吆五喝六的男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,甚至说连最基本的招架之力也没有,三下五除二的功夫就被打的呜嗷惨叫。 马欣兰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坐在那儿,冲愣在一旁的服务员说:“麻烦过来收拾一下,再重新给我上一杯咖啡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