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零五十八章:马家的委屈 - 神兵奶爸

第二千零五十八章:马家的委屈

扈强带来的一群人,加上何胜友酒吧的小弟,至少也有个五六十号人,可再多的人面对警察也得老老实实的。 城区的警察完全是有备而来的,为首的中年警察一声令下之后,手下的民警马上将扈强一行人以及何胜友一行人,全部押入了抓捕用的大警车里。 警笛声响起…… 十几辆闪烁着警灯的警车,向着城区的警察局驶去。 其中的一辆警车上,扈强和何胜友坐在一起,何胜友一脸歉意的冲扈强说:“扈爷,今天晚上这事我也是没料到,您回头可一定要向马小姐解释啊。” 何胜友哭丧着一张脸,要不是他给扈强打电话,扈强也不会带人过来,不管怎么说,今天晚上这事都是他引起的。 扈强并不打算搭理何胜友,而是对坐在逮捕车前面,隔着一个铁网的为首的中年民警笑着说:“警察同志,今天晚上的事情,真的是误会,我们的这些兄弟真不是来打架的,想必你应该听说咱们吉森省 的马家吧,我……” 扈强想把马家这块招牌给搬出来,周家一夜之间崩塌了之后,如今道上马家独大,就算是警察也得给点面子吧,不说马家黑道的关系,就是在白道上也是有很多的产业,认识不少的达官显贵。 朝中有人好说话,扈强的这个算盘打的没错,可惜坐在前面的为首中年民警完全就不吃他这一套,也不等扈强说完,便回过头来瞪着他冷声打断,“少在这儿给我扯东扯西的,我赵旭最看不惯你们这些 扰乱社会治安的家伙,今天落在我手里了,一切都按照法律规定办事,别想通过什么人跟我套近乎,不好使!” 这位自称赵旭的中年民警冷着一张脸,让扈强吃了一个大瘪,既然碰上这种软硬不吃的主儿,扈强也不再多话,只能等到了警察局给马欣兰打电话。 可一想到他这趟出来事儿没办成,却被逮进了警察局,这心里就说不出的别扭。 甘向南也在这警车上,以他的脾气,本来是想冲这些个不分青红皂白的警察嚷嚷的,可一看那赵旭脸上的表情以及态度,他似乎想到了什么,靠着扈强的胳膊就用胳膊肘怼了他一下,压低着声音说:“ 强哥,这个姓赵的我好像听过,你没印象?” 扈强疑惑的看了甘向南一眼,同样压低声音道:“他到底什么来头?” 这时坐在旁边,一直注视着他们两个的何胜友压低着声音说:“赵旭,我们城北的铁面大侠,办事一是一,二是二,今天我们落在他的手里,估计是要在局子里待一晚上了。” …… 这边扈强带着人被抓走,另一边的皇爵酒吧里,林昆和张金、李春生正庆祝呢。 酒吧里虽然没啥顾客,这对于今天晚上来说倒也是好事,一大群的兄弟聚在一起,将酒吧里的好酒都搬了出来,大家伙不管是张金手下的,还是李春生从中港市召集来的兄弟,大家把酒言欢,很快就打 成了一片。 林昆和张金、李春生三人站在楼上的围栏旁,望着下面一片欢腾的景象,张金忍不住的摇头叹了口气,这一幕刚好被林昆看到,笑着说:“张哥,怎么了?” 张金马上笑着说:“没事。” 林昆看着张金,又看了看大厅里热闹的场面,笑着说:“你是不是在想,这皇爵酒吧这几天这么一折腾,以后算是完了?” 张金没有否认,苦笑着点头,道:“我心里还是有些不舍,毕竟是我一手操持起来的买卖,就这么被糟蹋了。” 林昆笑着说:“放心吧,以后会好的,等这次的风波过去了,重新装修,再把外面的牌匾也换一个新的,用不上几个月的时候,就能回暖。” 张金点了下头,道:“昆子,不管以后这酒吧啥样,既然跟了你,不管让我做出什么样的牺牲,我都愿意。” 林昆笑着拍了一下张金的肩膀,“张哥,有你这句话就够了,做兄弟的我也表个态,我林昆可是绝对不会亏待兄弟,也绝不会拿兄弟当炮灰,咱们可以同甘,但我林昆绝对不会轻易的让兄弟和我共苦, 这城北以后都将会攥在你的手里,剩余的我也不多说了,都在酒里。” 林昆笑着举起了杯子,和张金碰了一个。 这一夜,林昆等人把酒言欢,算是扬眉吐气了,可是有人却是郁闷的很。 马欣兰连夜动用了多方的关系,可是终究没能把扈强他们给提前捞出来。 她本打算今天晚上一举将林昆给赶出吉森市,可不料却是发生了这么一档子事。 扈强带着一群人气势汹汹的杀到了城北,林昆自然得到了消息,当听到这一群人被警察当成今天晚上的闹事者,替他们被抓紧了警察局,李春生则直接又开了一瓶名酒和林昆碰杯。 林昆也忍不住的笑了起来,这可真是老天爷都不帮马欣兰,本来他也决定好了,要趁着这个机会,和马欣兰开战,至少城北这片地界是他林昆的,你马欣兰就是再牛也不好使。 林昆和李春生离开了皇爵酒吧,皇爵酒吧暂时就成为了他们的行动大本营,中港市的一群兄弟和张金手下的一群兄弟已经打成了一片,这是好事。 临走前林昆又叮嘱了张金一番,一定要选好相应的场子的负责人,城北这一次要来一次大的洗牌,过去的那些小头目,都要重新换人。 一个城区说大不大,说小也不小,想要有序的管理,可不是那么容易的。 张金拍着胸脯向林昆保证,这次的事情已经办的漂漂亮亮。 第二天一早,整个吉森市就传开了,甚至整个吉森省都知道昨天夜里城北的动乱,不少人都对林昆表示钦佩,敢没什么根基就跟马家叫板,但同时也对马家的实力表示怀疑。 因为昨天晚上的一番动荡闹的那么响亮,马家居然一点回应也没有,这未免也太没有大家族的气魄了吧,还现如今吉森省第一大家道上家族呢,都被人欺负成这样也没个动静。 殊不知,马欣兰现在是有苦说不出啊,忙活了整个下半夜,早上她都已经亲自登门到城北的城区警察局来捞人,即便那警察局的局长有心要卖一个面子,给这个未来吉森市的女霸王,可那个叫赵旭的警 察,就是一句话:“必须按照法律规定来办事!” 马欣兰说她的人根本没动手,是冤枉的,可赵旭有他的一番说辞,大半夜的你晚上那么多人拎着棍棒在大街上说是聚会,骗老子是三岁孩子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