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五章:停车场风波(2) - 神兵奶爸

第二百零五章:停车场风波(2)

第二百零五章:停车场风波(2) 林昆眉头一蹙,脑门上顿时三道阴森的小黑线垂了下来,目光陡然的一闪,凌厉的撞击在黑黢黢中年汉子的脸上,麻痹的给脸不要脸的东西,老子琢磨着今个出来寻开心不想惹事,你特么的还蹬鼻子上脸了! 林昆嘴角勾起一抹阴森的弧度,看着黑黢黢的中年汉子笑着说:“大哥,你这是坐地起价,摆明了不想给我和我徒弟的面子是不?” “面子?”黑黢黢的中年汉子猖狂得意的一笑,道:“面子值几个钱,再说了你有面子么?我看你和你这徒弟只有脸,哪有什么面子,哈哈!” “我靠你……”李春生忍不住的就骂道,被林昆抬手给拦住,林昆示意李春生不要冲动,转过头微笑着看着黑黢黢的中年男,又看看中年男身后站着的另外两个黑黢黢的中年男,嘴角似笑非笑的道:“哥们,你说这话就不怕被打掉门牙么?眼前这么多人看着呢,小心下不来台啊。” “打掉门牙?”黑黢黢的中年男环顾四周,又转过头和他身后的两个中年男互相看了几眼,“嘿,这小子说打掉门牙,他是想打掉我们的门牙么?” 另一个黑黢黢的中年男哈哈的笑道,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,鄙夷的瞥了林昆一眼,嘲讽道:“就凭他们两个小白脸想要打掉咱的门牙?还是赶紧回家做他娘的大梦去吧!长的一副欠收拾的模样,还特么的在这穷装逼!” 另一个黑黢黢的中年男接话,先是色眯眯的盯着王倩上上下下的看了一遍,嘴角流露出本能的垂涎之色,淫笑道:“要不也算上这个小娘们,长的白白净净的真他娘的好看,我太想和这小娘们玩摔跤了……” 这个中年男人的话音不等落罢,一只拳头已经迎着面门向他砸了过来,这拳头又快有准,只听空气中呼啸一声,强劲之力卷起一阵劲风,这个中年男人只觉得眼前一道虚影晃过,紧跟着砰的一声闷响,仿佛皮球重重磕在了地上一样,紧跟着就听‘啊’的一声惨叫,中年男人直接头重脚轻的向后摔倒,与此同时鼻子猛然的飙出两道火热的血柱。 呼通,中年男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,周围看热闹哄笑的声音戛然而止,这一瞬间空气仿佛都凝滞了一样,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一阵惊讶之色。 这一拳不是林昆挥出去的,而是李春生怒然的一拳砸出,言语上辱骂自己还算忍的过去,但要是涉及到了王倩——自己的女人,却是万万忍不了的。 在李春生挥拳的一瞬间,林昆早已经察觉,但他却没有去阻拦,有什么比一个男人用行动去捍卫自己的女人来的神圣,更何况他也不想再和这三个黑黢黢的中年男人纠缠了,麻痹的就是三个不入流的小瘪三,还特么的眼睛瞎了,光天化日的来讹咱们林大兵王,纯是自己找死。 短暂的沉默之后,所有人逐渐回过神,另外的两个黑黢黢的中年男人也都回过了神,为首的那个立即咧开了嘴角,一副凶神恶煞的冲着李春生就大骂道:“次奥女马的,竟然敢搞偷袭,老子今个非弄死你不可!”说着,一双拳头已经擎在了半空,蓄足了力道就向李春生砸来。 另一个黑黢黢的中年汉子也是一脸的凶神恶煞,直接省略了对白,也挥着拳头一起向李春生砸了过来。这两人平时估计也都是打架的好手,拳头抡的相当的不一般,跟李春生刚才的又快又准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。 李春生虽然拜了林昆为师,但最近一直忙着谈恋爱,根本没时间练功夫,再说林昆平时也够忙的,也没时间单独训练他,也就是最开始的时候训练了他几天算是留下了点底子,可话又说回来,李春生过去的二十多年一直都是个太子爷一样的角色,细皮嫩肉的啥粗活累活也没干过,挺大的一个老爷们却是生了一个和女人差不多娇贵的身子。 再看围着他合拳劈下来的两个黑黢黢中年男,人家一看就是粗糙的老爷们,不说练没练过功夫,就人家在雄壮如熊一样的身板子,就在先天上胜过了李春生一大截,刚才要不是李春生偷袭,还真不能把地上躺着的那个黑黢黢的中年汉子给干趴下。 眼瞅着两个黑黢黢的大拳头就要砸中李春生的颚骨和面门,李春生虽然回过了头,身子却仍然僵硬在那,眼瞅着就要被这两拳给干趴下了,周围的人也都不由的替他捏了把冷汗,身后的王倩更是紧张的想要扑上去。 就在这时…… 就这时…… 突然之间一道人影冲了上去,奔着其中一个大汉的后脑勺,啪的就是一巴掌拍了下去,所有的动作在一瞬间快如闪电一气呵成,还不等众人反应过来怎么回事,被拍中的大汉闷哼一声,整个人头重脚轻的就向前栽倒,本来砸向李春生面门的拳头,也突然急剧而下的改变了轨迹,连带着他的身体一起重重的砸在了地上,由于力量过猛再加上自己身体的挤压,胳膊肘嘎嘣的一声,竟被自行折断了,马上又是一阵惨叫,凄惨之状尤如杀猪。 众人所有的心神都被这一声惨叫给拉了回来,当众人目光落在地上的躺着的那个黑黢黢的中年汉子之后,马上又快速的反弹落在了林昆的脸上,而与此同时那个本来也冲着李春生砸拳头的黑黢黢的男人,整个身体已经僵住了,一双黑黢黢的拳头也是悬在半空,目光惊骇愤怒的看着林昆。 林昆嘴角一笑,直接轻佻的骂道:“看老子干什么,不服气来咬老子啊!” 这黑黢黢的中年男也是被愤怒冲晕了头脑,完全没有顾忌己方三个人已经被放倒了两个的事实,在他的眼里眼前的这个两个男人就是个小白脸,而且还是那种经不起他一拳砸下的小白脸,他咧开了臭烘烘的大嘴,露出一副焦黄的牙齿,冲着林昆就骂道:“麻痹的,老子废了你!” 言罢,整个人抡圆了拳头就向林昆扑过来,所有的仇恨一下子都被林昆给吸引了过去。 林昆嘴角淡然的一笑,手上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,直接一记重拳快、准、狠、稳的砸在了黑黢黢中年汉子的面门上……浓浓的烈日下又是一声惨叫响起,两行鲜红的鼻血蹿入长空,在阳光下绽放开一片腥红…… 呼通,黑黢黢的中年汉子瞪圆了双眼,那双眼之中布满了血丝,同时又是那么的不甘,重重的摔在了地上,两只眼睛一翻白直接昏死了过去。 值此之时,周围的人全都看的待了,目光几乎全都锁定在林昆的身上,在众人的眼里,这绝对是一个看起来吊丝的不能再吊丝的男人了,穿着吊丝,气质吊丝,再加上时而痞子无赖的笑容,如何也无法和一个‘高手’联想在一起,可就是这么一个看上去吊的不能再吊的男人,却是有着如此的威力,这尼玛难道就是传中的……传说中的吊丝逆袭? “爸爸!” 一声悦耳的童音从身后传来,众人纷纷侧目看去,只见一个陶瓷娃娃般的小男孩欢快的跑了过来,一把拉住那个‘吊丝’的胳膊,亲昵的叫道:“爸爸,你真棒!”小家伙转过头看了看地上躺着的三个黑黢黢的中年男人,其中的一个已经昏死了过去,另外的两个也都是口鼻蹿血,小家伙看之后,马上摇头晃脑的叹了口气,声音稚嫩却语出不凡的道:“哎,三位叔叔,出来混总是要还的,不是不报,只是我爸爸没到。” 周围的人惊愕的顿时张大了嘴巴,要不是有面皮连着,估计不少人的下巴都能掉在地上了,想不到这孩子小小的年纪,竟能说出这样惊人的话来。 众人再看向林昆的目光,除了惊讶之外,不免有些艳羡了,这主要是澄澄的出现,能有这么一个陶瓷娃娃一般还能语出不凡的儿子,多么令人羡慕啊。 林昆摸了摸澄澄的头,慈爱的笑着说:“儿子,你怎么过来了,你妈呢?” 澄澄转过头,指着身后的人群道:“妈妈在后面,咦……妈妈人呢?” 只见身后的人群站成了一道墙,所有人都站在那儿不愿意挪动脚步,这些个人一个个脸上尽是猪哥的表情,仿佛被什么东西给深深的吸引了,以至于忘了脚下挪步,甚至不愿意挪步,故意站在那欣赏美景。 林昆的眼神何其的锐利,一下子就看到了被拦在人墙外面的楚静瑶,再看看那些个盯着楚静瑶满脸猪哥表情的男人们,当下心底一股无名火蹿了起来,冲着那些个傻愣或是故意愣着的男人们就喊道:“麻痹的,不想死的就给老子让开,老子的女人你们也敢拦,嫌皮痒痒了是吧!” 那些傻愣着的男人闻声不由的蹙起了眉头,目光极其厌恶的循声看来,并且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挑衅意味,结果当他们的目光落在林昆那张清冷的脸上的时候,所有人顿时不由的打了个寒颤,脚下赶紧纷纷让开,这么一个‘高手’,随随便便就干趴了两个中年汉子的牛x人物,谁会嫌自己的皮痒痒去跟他对着干。 楚静瑶向林昆走了过来,淡定优雅的气质在这炎炎的夏日里仿佛一朵冰清玉白的莲花,将她那绝美的容貌衬托的更加出类拔萃起来,仿佛天外飞来的仙子一样。 众人看向林昆的目光里,除了刚才的艳羡之外,更添一层更深的羡慕妒忌恨,有些男人甚至在那扪心自问,自己的气质和长相也不比那个吊丝差啊,怎么偏偏就没有美女老婆,难道时代变迁了,吊丝真的逆袭了!? 林昆很享受这种被羡慕妒忌的目光,主动伸出手挽过楚静瑶,楚静瑶虽然平时和他界线分明,可在该给他面子的时候还是很配合的,脸上挂着微笑,活脱一个甜蜜幸福的小媳妇的形象。 “昆子,你在这啊!”人群的外围突然一声气势凛凛的声音传来,十分的豪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