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零五十五章:狐朋狗友 - 神兵奶爸

第二千零五十五章:狐朋狗友

索菲亚酒吧里的保安有十几个人,说是保安,实际上都是些看场子的打手,此时正坐在楼上包间里喝酒玩妞吹牛逼的杜大强,在挑选小弟方面很苛刻,所以这十人的战斗力绝对不容小觑。 一时间,十几个保安挥舞着手里的黑色胶皮警棍,如狼似虎一样的扑来,顿时就引起了酒吧里的一阵骚动。 那些个本来在舞池里摇摆身体,又或者喝酒撩妹、被撩的男男女女们,全都向酒吧的门口望了过来,这些人的脸上有紧张,更多的是兴奋。 打架这种事,只要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,作为一个旁观者谁都喜欢瞧热闹,前提是别溅到自己身上血。 张金的身后有二十几个小弟,这些小弟还不是全部,张金直接大手一挥,喊了一声,“兄弟们,给我砸!” 身后那早就蓄势待发的二十几个小弟,马上抡着手里的家伙什冲了上去,索菲亚酒吧里的这些个保安都是打架的好手,张金打来的这些人也不是善茬。 叮叮当当…… 又伴随着阵阵的喊骂咆哮的声音,双方很快便斗在了一起,林昆和李春生以及张金都没有再出手,林昆走到一旁的卡座上坐下,这离打斗现场很近的卡座,早已经没人敢待了。 林昆从兜里抽出一根雪茄,李春生站在他的身旁,掏出打火机替他点着。 张金此时站在门口观战,目光锐利的盯着斗在一起的双方,随时准备出手。 这里是今天晚上开始扫荡的第一站,张金此时的心里稍有紧张,如果这第一站就遭受挫折的话,那接下来不敢想象,这是林昆带着他第一次出来行动,他绝对不能在林昆的面前丢了面子。 双方的拼斗很快就有了结果,张金的担心是多余的,他带来的这些小弟,没用上五分钟的功夫,就将对面十几个保安全都打的躺在了地上。 双拳难敌四手,这种群架还是人多的占优势。 酒吧里的人,早都远离战场,将门口的这一块地方空了出来,看到双方打斗的激烈,一时间所有人都大气不敢喘一口,一些个有心的人,目光落在了坐在卡座上的林昆的身上。 只见林昆嘴里叼着雪茄,一副很淡然的模样,仿佛就在他身旁的打斗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一样。 张金回过头向林昆看过来,林昆笑着点了一下头,张金回过头扯开了嗓门,就冲酒吧里大声的喊道:“杜大强,你马上给我滚出来!” 酒吧里的音乐,此时早已经停下来了,打碟的dj也是愣在那儿不敢动了。 张金的这一声很有穿透力,酒吧的每一个角落,几乎都能听到他的喝喊。 二楼的包间里,杜大强和他的一群狐朋狗友,那牛逼正吹的嗷嗷响,忽然间听见酒吧里的骚动,杜大强的脸色变了一下,旁边的一个朋友就问他,外面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。 这朋友也是个滑头,话只说到一半就停下来了,意思是杜大强要不要去看看,但这种话不能全说出来,否则的话会有碍杜大强的面子,毕竟自己的场子里有人闹事,可不是啥光荣的事。 杜大强灌一杯酒下肚,杯子往地上一摔,就挥着胳膊肘子吼道:“次奥,敢在我杜大强的场子里闹事,保证他们吃不了兜着走,我手下的一群兄弟都是猛人,分分钟就搞定了,来,咱们不用管,继续喝 。” 说着,杜大强举起了酒杯,就又开始邀杯了。 在场的几个人,也都举起杯子和他碰,并且还说了一些客套的话,诸如杜哥威武,杜哥牛逼等等之类的话。 外面很快就传来了打斗惨叫的声音,杜大强屁股下是有些坐不住了,可刚才大话已经放出去了,这会儿要是站起来的话,那可就丢了面子。 再说,他对他手下的那群保安是真的有信心,只要不是遇到大规模的械斗,那十几个人应该都能搞的定。 几个人两杯酒喝下了肚,外面打斗的声音停下来了,杜大强摸着他那滚圆的肚子,就站了起来,趁着酒劲就要邀请众人一起出去看看,看他手下的小弟是何等的威风。 结果,他话还不等开口,外面就传来了一阵喝吼的声音,指名道姓的叫他出去。 坏了…… 这是杜大强的第一反应,他的新猛的一沉,脸色也随之沉了下去,在场的那几个狐朋狗友,一时间也都察觉到了情况不妙,这些人本来就不是什么仗义之辈,这会儿也都不跟着站起来,都打算缩在这包 间里了。 杜大强咬了咬牙,看了几个人一眼,冷哼道:“都是兄弟,你们这么不仗义?” 他这话一出口,在场的几个人倒是有些反应,一个个都有些不情愿的站起来,有那么一两个人,还极其虚伪的说上一句,“杜哥,我们必须仗义,你的事,就是咱们兄弟的事!” “谁特么的喊老子!?” 杜大强当先走出了包间,冲着楼下就吼道,等他那喝的五迷三道的一双眼睛,看到了站在门口位置的张金之后,整个人的身上马上打了个哆嗦。 他不光是看到了张金,还看到了他那十几个颇为仰仗的保安,都躺在了地上,而张金的身后站着二十多个手拿家伙什的小弟,这…… 张金没有继续说话,林昆这时从沙发上站了来,两根手指捏着雪茄,微笑的看着二楼围栏旁的杜大强,道:“就是你去皇爵酒吧闹事了?” 杜大强脸上的肥肉抖动了一下,干咽了一口唾沫,强撑着口气冲林昆吼道:“你,你特么的又是谁啊!?” 林昆微微一笑,道:“我叫林昆。” “林昆?” 杜大强皱着眉头疑惑了一声,这名字有些熟悉,可好像又不太熟悉,他回过头望向跟着他从包间里出来的那几个人,问:“你们几个听说过他么?” 这几个人脸上表情有些琢磨不定,一个个也都是皮笑肉不笑的很不自然,刚才带头说杜大强的事,就是他们事的那个年轻人,这时小心翼翼的走到了围栏旁,冲着站在楼下的张金讨好的喊道:“金哥, 我今天晚上就是来喝酒的,这也没我什么事了,我,我就先回家睡觉了。” 杜大强脸色突然一冷,冲着这个不仗义的狐朋狗友就要训骂,还不等他开口,旁边又有两个人冲张金讨好的道:“金哥,我今天晚上也是刚好路过,就过来喝了两杯,这儿的事跟我也没关系,我也得回 家睡觉了。” “金哥,咱城北我最佩服的就是您,改天我一定登门拜访,我,我也先走一步了……” 站在杜大强身旁的几个人,你一句我一句的,眨眼的功夫就都将自己撇的干净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