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零五十二章:别有洞天 - 神兵奶爸

第二千零五十二章:别有洞天

这老头看起来一把年纪,光这脑门,戴着一个老花镜,坐在杂货铺的门口摇着蒲扇,一副邻家老爷爷的模样。 可他看见林昆他们三辆车停下来的一刹那,那本来老年昏花的眼睛突然一亮,麻溜的就从长椅上爬了起来,就这利索的身手看起来绝对不像是个老年人,倒像是二三十岁的小伙子。 幸亏随行的小弟够机灵,一把将这老头给擒住了,否则的话这动如脱兔的老家伙,说不定已经扯开嗓门冲屋里头报信了。 路上,张金已经向林昆和李春生介绍了这杂货店的情况,前关街的这种杂货店不少,外表看起来是普通的杂货店,可这里面却是别有名堂。 林昆和李春生、张金下车,前面两个小弟开路,直接奔着楼上就走去,与此同时张金还吩咐其余的小弟,将这杂货铺团团的围住,一个蚊子也不让飞出去。 咚咚咚…… 沿着老旧的楼梯上楼,眼前便出现了一个锈迹斑斑的破铁门,走在前面的小弟敲了两下之后,门后的一个铁栏杆护着的小窗户后面出现了一个圆不溜球的脑袋,此人看不清长相,但一双眼睛里头凶光闪 闪,冷哼着嗓门就问:“你们干嘛的?” 说话的功夫,这男人在门外的林昆等人的身上就扫视了一眼,并没有啥异常的反应。 “今天股票大跌,哥几个就想着来咱这儿找点运气,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,门口的兄弟行个方便,给个翻身的机会,荣华富贵锦衣玉食,谢了!” 站在门口的小弟说了这么一大串的话。 这杂货铺的二楼门后是一个非法的赌场,这套话是进去赌博的敲门砖。 听到这话,门后的大汉冷笑一声回道:“好,希望你们别输的掉裤衩!” 说完这话,大汉就将破铁门给打开了。 林昆等人走进了这个小型的赌场,别看这楼上的面积不大,熙熙攘攘的却是有不少人,而且赌博的种类很多,老虎机、捕鱼机、麻将桌、筛子、扎金花,甚至还有斗地主。 房间里吹着空调,温度稍有些冷,一群人却是玩的热火朝天、吵吵把火的。 这些个赌徒,一个个红着眼睛满脸亢奋,也有输了钱的一副衰相。 林昆等人走进来后,刚才开门的汉子就问:“哥几个,打算玩点什么?” 林昆等人没说话,那两个小弟直接开始在人群中搜找了起来,那汉子一看到这情形,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变,冷声问道:“次奥,你们几个到底是……” 不等这汉子将话说完,李春生直接一记重拳,狠狠的凿在了他的嘴巴上。 砰! 一声闷响,紧跟着就听一声惨叫响起,这汉子顿时被打掉了门牙,疼的杀猪一般。 这个小赌场里看场子的可不止这汉子一个人,其他的几个身材壮硕的汉子,见状骂了一声之后,就向林昆他们几个人奔了过来。 林昆、李春生、张金三人直接上前,没几个回合就将冲上来的几个人放倒了。 “在这儿了!” 负责找人的两个小弟,突然就冲角落里的一台赌博机喊道,赌博机前坐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年轻,从刚才林昆他们进来开始,便低着头一副小心翼翼的警惕模样,此时听到这两个小弟一喊,马上就腾的 一下起身,向着二楼的窗户就跑了过去。 哗啦…… 这小子也是够生猛的,直接撞碎了玻璃,就从二楼上跳了下去,呼通的一声落地,在地上翻了两个跟头,吓的周围的路人发出一阵尖叫。 这小弟一瘸一拐的从地上站了起来,这厮没有马上逃跑,反而是仰起个头冲着楼上的窗户看过来,此时林昆等人已经站在窗边,这小子一副得意的模样冲着楼上就喊道:“md,想要抓到小爷,等特么下 辈子吧!” 说完,还冲楼上的林昆几个人竖起了中指。 这小子骂道之后,一脸得意的就准备转身逃跑,结果他刚扭过头,迎面就有一根棒球棍,砰的一声砸了下来。 “啊哟!” 这小子顿时一声惨叫,眼前一黑,身体瘫软的一个趔趄,倒在了地上。 李春生站在窗边,冲着这小子就骂了句:“臭傻逼,嘚瑟大了吧。” 林昆等人下楼,地上被打倒的一个中年汉子,捂着脑门冲林昆等人喊道:“你们知道这是谁的地盘么?敢在这儿撒野,你们就等着倒霉吧。” 林昆停了下来,回过头看了一眼这个汉子,目光又在屋里一群脸上惊诧的赌客脸上扫过,从古至今沾染上赌博的人,往往都不会有太好的下场。 林昆回过头,冲着地上的汉子冷冷的说:“我不管这是谁的地盘,以后这种坑人的地方,就要从吉森市抹掉。” 说完,林昆转过身向楼下走去,身后的李春生看了一眼地上的汉子,佯装的做了一个抬手的姿势,地上的汉子顿时被吓的一哆嗦,浑身冒冷汗。 林昆等人上车离开了前关街,返回了皇爵酒吧。 皇爵酒吧的大厅里,林昆和李春生、张金坐在长椅上,刚刚抓到的那个小混混,瘫软的晕倒在地上,张金吩咐一个小弟端来了一盆凉水,往他的脸上一泼,这小子马上打了个哆嗦苏醒了过来。 “你,你们想要干什么?”这小子醒过来之后,便一副胆怯的模样喊道。 张金站起了身,直接过来给了这小子两个嘴巴子,啪啪的抽过之后,冷喝道:“现在知道害怕了,昨天晚上你不是挺牛的么,再给我牛一个啊!” 这小子不认得林昆和李春生,但认识张金,马上讨饶说:“张老大,我知道错了,昨天晚上的事是我不对,不应该在你的场子里闹事,我……我向你道歉,你大人不记小人过,我再也不敢了……” 啪! 张金马上又是一个大嘴巴子抽了下来,怒吼道:“md,你把我当成傻子了?你们一群人来这闹事,打完了人就跑,显然是早有预谋的,说,是谁让你们来我的场子里闹事的!” 这小子被打的嘴角淌血,浑身上下哆嗦成了一团,可嘴上依旧是不承认,道:“张老大,没,没人指使我,我,我就是自己跑来闹事的,我,我昨天晚上喝多了,我……” 张金的目光顿时一愣,冲一旁的两个手下说:“拖下去,先断了他手脚!” 两个小弟得令之后,马上就过来拽起地上的这小子,这小子见状立马大声的讨饶:“张哥,我错了,我说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