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零五十一章:闹事者 - 神兵奶爸

第二千零五十一章:闹事者

“抱歉小伙伴们,今天有事更新晚了,今天三更,先两更,一会儿还会有一更。” “可惜你已经是有妇之夫了……” 宋歆艺犹豫之后,终于开口说了出来,丢下了这么一句前后不着边际的话,马上转身走进了安检,留给了林昆一个俏丽的背影,和一脸的疑惑。 过了安检之后,宋歆艺没有再回头,她脚下的步伐似乎很坚定,高跟鞋踩在地上,向着机场的深处走去。 林昆望着她的背影,一时间内心也是复杂起来,如果两人之间只是像现在这般,没有曾经发生过的种种,或许还有机会做一对好朋友吧,可有些事情既然发生了,就无法逆转,男人和女人之间纯洁的友 谊几乎不可能,到底是陌路人还是亲近的人…… 林昆揉着太阳穴,他好像从来也没这么为难过,因为宋歆艺的身份,他不得不考虑的周全,一个如此完美的姑娘,正常的男人都不会愿意辜负,可顾忌宋家的颜面,以及此时身在中港市的楚静瑶,他不 能在宋歆艺的面前再有任何的僭越了。 “呼……” 林昆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暂时不让自己去想这些了,他日他回到燕京,必定还将会和宋歆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既然以后注定还会再相见,烦恼也是不可避免的,那不如现在坦坦荡荡的,不提前去想 这些。 “歆艺走了?” 林昆回到了机场的大厅里,章小雅看着他说。 “嗯。” 林昆笑了笑,道:“我们也回去吧。” “林昆哥……”章小雅跟上林昆的脚步,抬起手拉了一下林昆的胳膊。 林昆停下来回过头,疑惑的看着小丫头。 “林昆哥,歆艺走了,你心里有没有一点不舍的感觉?”章小雅嬉笑着问,俏皮的模样像一个古灵精怪的小八婆。 林昆脸上的表情明显愣了一下,马上脖子一扬,说:“瞎说什么呢,走的是你的闺蜜,又不是我的闺蜜。” 林昆说完,便抬起手干咳了一声,迈着大步向机场外面走去。 章小雅原地一愣,撅起那红红的小嘴唇,小声的说:“哼,口是心非。” 把章小雅送回了别墅,林昆没有多停留,便叫上了李春生,一起向皇爵酒吧驶去。 刚才回来的路上,张金给林昆打来电话,说有急事要和他见面商议。 宝马车一路飞驰,二十多分钟便来到了皇爵酒吧。 皇爵酒吧的大门紧闭,白天不营业,有什么事都要从酒吧后面的小门进去。 林昆和李春生从车上下来,刚准备去后面的小门,酒吧的大门的打开了。 两个酒吧里的小弟,从门后探出个脑袋,毕恭毕敬的冲林昆和李春生喊道:“林哥,李哥,张哥在里面等你们。” 林昆和李春生就从正门走了进去,酒吧白天拉着窗帘,屋里的光线有些暗。 张金就坐在酒吧的大厅里,正在那儿抽着烟,脸上一副愁云缭绕的模样。 “张哥。” 林昆走进来之后,明显感觉了气氛不对,但脸上依旧是挂着笑容喊道。 张金回过头,一看林昆和李春生来了,马上站起来迎道:“昆子,春生,你们总算来了,我这……” 张金说着叹了口气,道:“本来这件事我不想烦扰你们的,可我思前想后,觉得还是要通知你们的好,万一我要是解决不了了,我怕后果不受控制。” 林昆和李春生走过来,坐在了张金的对面,李春生问:“张哥,到底啥事啊?” 张金道:“其实也不算是大事,昨天晚上有几个小混混,来咱们的场子里闹事,就是喝多了点酒,就开始调戏一个姑娘,而碰巧那个姑娘又是有男伴的,双方便动起手来了,结果那姑娘的男伴被几个小 混混一顿的拳打脚踢,现在人还在医院呢。” 李春生眉头顿时一挑,骂道:“这几个小混混明显找事呢,张哥,你没把他们给留下来?” 张金愁着一张脸歉意的道:“我当时不在酒吧,酒吧里的兄弟们本来是想把他们给留下来,可这几个小混混明显是早有准备,打完人马上就冲出了酒吧,还打伤了我们两个兄弟。” 砰! 李春生的拳头重重的砸在了桌子上,骂道:“md,这绝对是故意砸场子,一定是马家的人在背后捣的鬼。” 林昆脸上的表情倒是淡然,问张金道:“张哥,被打的那个男人现在情况怎么样?” 张金道:“现在应该还在医院,昨天第一时间,咱们酒吧里的大堂经理就打了120,只是皮外伤应该没什么大碍,我也让人去看望过,在我们的场子里出事,医药费我们承担。” 林昆点了一下头,道:“张哥,你处理的很好,昨晚闹事的几个小混混,能查出来是什么来路么?” 张金道:“已经调监控了,我也安排人去查了。” 张金的话音刚落,楼上便有小弟匆匆下楼,看见林昆和李春生后先打了个招呼,然后面有顾忌的看向张金。 张金道:“林老大是自己人,有话赶紧说。” 这小弟二十出头,留着一头很飘逸的长发,答应了一声之后,开口道:“张哥,已经查出来那几个小子的来路了。” 张金问:“是咱们城北的人么?” 小弟点了一下头道:“是城北的,前关街的几个小混混,平时也没发现跟哪个大哥混,要不要给抓回来问问?” 张金拍了一下桌子道:“抓,马上抓回来!” “是……” 这小弟答应了一声,便要退下去抓人,林昆这时笑着站了起来,说:“张哥,春生,我们也一起去吧。” 林昆开口了,李春生和张金自然没有异议,于是三个人带了十几个小弟,就离开了皇爵酒吧,开着车向前关街驶去。 前关街是城北的一条小街,城北是早期的老城区,近些年来城市建设发展,才在周边有了一些现代化的建筑,但总的来说还是旧城的底蕴更浓一些。 前关街的主街两旁有着各种商户,饭店、ktv、旅馆、五金商店、杂货店等等,几乎就是一个大杂烩的地方。 白天的时候,街上的人很多,热热闹闹的,林昆和张金、李春生坐在一辆车上,后面跟着另外两辆车,三辆车开进了前关街,便在后面一辆开上来的车的带领下,来到了一家杂货铺的门口。 这家杂货铺从门头上来看有些年头了,老旧的红砖二楼,门口支一个大的屋檐遮阳伞,三辆车停下来之后,坐在门口的一个摇着蒲扇的老头,马上从椅子上坐了起来,就要往屋里跑去,这时前面一辆车 的车门打开,下来了两个小年轻,一把将这个老头给摁住了,其中一个人直接从腰间抽出钢管抵在了他的喉咙上,威胁道:“不想死就别给我出声!”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