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零四十一章:立场分明 - 神兵奶爸

第二千零四十一章:立场分明

张彪的一番话针锋相对,调高的语调,扬起的下巴,显然根本就不把林昆放在眼里,而他这么一开口,其他的几个人虽然没有跟着附和,但脸上那嘲讽的表情的,以及鼻腔里的冷哼,都毫不掩饰的表现了 这些人的态度。林昆对这些人的态度,没有感到任何的意外,不光是张彪他们这些人,在吉森省愿意承认他林昆的道上的人物,除了张金之外怕是还没有第二个人愿意承认他的存在,这完全符合常理,不说吉森省,放眼 整个华夏乃至全世界,怕是没有哪个地方的人不排外。 甚至,别说是人类了,就是动物世界里,那些老虎、狮子、大象土狼之类的也都有自己的领地,不管是同类还是异类闯进去,怕是都要有一番激烈的厮杀。 自从林昆到吉森省到现在,还没和这些地头蛇正面起过什么大的冲突,唯一的一次就是和张金在皇爵酒吧里的那一场。面对张金的挑衅,林昆脸上的表情平静,依旧是那副淡然的笑容,可李春生不干了,咱燕京城里世家公子的脾气马上就爆了,瞪大了眼睛就冲张彪吼道:“你特么的什么意思,你再蔑视我师傅一个试试,麻 痹的给脸了是不!” 倒不是说李春生的脾气有多差,实在是涉及到林昆的事儿,李春生就格外火大,尤其这张彪一副蔑视的模样,那简直就好像要把林昆给踩进泥里。 靠! 咱师傅那是啥人,轮得到这种不入流的地头蛇这么给瞧扁了,真特么欠揍。 “哟,脾气还不小呢,让我看看这个外来的杂毛,到底啥能耐,尽管放马过来。” 张彪冷笑一声,脸上不屑的气息更浓,负手而立,一副傲然的模样看着李春生。 “尼玛的,找抽!” 李春生不惯毛病,真就挥着拳头过来,只是这拳头刚挥出去一半,便没张金站在中间隔开了。 张金马上劝解,“春生兄弟,先别冲动,大家都是自己人,别伤了和气,就当是给我个面子,大家先坐下来说。”不等李春生开口,另一边的张彪却是怪腔怪调的说:“张金,过去我张彪敬你是条汉子,为了妹妹什么都肯舍出去,对周老大的忠心那也是没话说,怎么突然就向着两个外来的杂毛了,你这样可是让兄弟们 很瞧不起啊。” 李春生刚刚压下了点的暴脾气,马上又上来了,瞪着张彪怒骂道:“我干尼玛的,你特么的再给老子哔哔一个试试!” 张彪冷嘲热讽的说:“怎么着,在我们吉森省的地盘,还能让你一个外来的杂毛横着走?真当我们吉森省没人了?” 张金嚯的回过头,皱着眉头冷着一张脸,冲张彪说:“彪哥,够了,大家都是兄弟,非要闹的难堪才肯罢休么?”张彪冷笑着说:“张金,你叫我一声彪哥,我过去自然把你当兄弟,但你现在向着外来的人,这就说不过去了吧,来之前咱们兄弟几个已经商量好了,城北是周老大的地盘,哪怕现在周老大失去了控制力, 那也是我们吉森省的地盘,绝对不允许外来人插进来。”张金一时间哑口,过了好几秒钟,才将目光看向另外的几个人,道:“各位兄弟,城北的地界上,我张金一直和几位的关系很好,咱们兄弟情义是这些年处来的,如果你们还记得我张金一点的好,就听我把 话说完。”众人沉默,张金缓了一下,继续说:“周老大已经彻底垮了,我过去跟在他的身旁尽心尽力,是感激他对我的好,没有他可能我妹妹早就坚持不住了,可你们知道他最终是怎么对我的么?当他知道我没有守 住城北,他竟纵容他的两个儿子对我妹妹图谋不轨……” 不等张金说完,跟他同一个时期出来混的王大骆说话了,王大骆的嗓门有些大,说话的时候总能感觉到他的喉结在颤,隐隐中有着一股雷霆奔腾之势。 “张金,咱们都是一起出来混的,周老大的为人,只有你一直蒙在鼓里,咱们哥几个早就认清楚了,你反他我们没什么意见,可这城北地界是我们吉森省的,绝不能让一个外人说了算了。” 另外一个也是同期和张金入道的徐千一也开口了,“张金,咱们过去都敬你是条汉子,但涉及到我们吉森省的利益问题,这一点我必须要站起来反你。” 张金被搪塞的没话说,目光落向了另外三个人,其中的两个都是当初跟在他屁股后混的,后来受他的提携成为了城北的一方小诸侯,可以说张金对他们都有着难得的知遇之恩。 另外的一个叫薛一川,平日里和张金的私教也不错,经常来张金的场子里喝酒,两人也很聊的来,属于那种能尿到一个壶里的。程峰和罗海涛一直没表态,薛一川开口了,他脸上挂着笑,却有些不大自然,“老张,咱们都是道上混的,底线原则应该把持的住,你这么做可是属于和外人勾结,和我们当地人为敌,我劝你还是趁早回归到我们的队伍里来,外来人再牛能怎么样,在我们地盘能掀动起风浪的人不少,可最终怎么样,这些年还不是被周先生给踩的要多惨就有多惨,哪怕现在周先生不再了,马家的小姐也是个有手腕的人,我 们这些做小头目的,还是选一个靠的住、众心所向的大佬靠比较好。” 薛一川话说的这么明白,已经无需再多说了,他的立场很明显已经靠向马欣兰。 张金自然无话可说,他本来就不是这些人的上级,也无权利去命令这些人。 “张哥……” “金哥……” 罗海涛和程峰同时开口了,两人脸上表情为难,“我们很想支持你,可是……”张金暗叹一口气,道:“好吧,你们既然已经有了主意,我也无法可说,你们都表明了立场,那今天我也表明立场,从今往后我将跟着林昆混,不光因为他替我妹妹找了燕京最好的医院,找了最好的专家, 我敬佩他这个人,但愿下次我们再遇见,还能是朋友。” 张金一番话说的毅然决绝,没有丝毫的商量余地。张彪冷笑了一声,冲着几个人说:“兄弟们,我说什么来着,张金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张金了,我们给他的面子,就是把我们的地盘交给外来的杂毛,走吧,已经没什么可谈的了,下次再见面,什么朋友不朋 友的,只能是敌人。”张彪说完,转身就要走,这时李春生突然动了起来,几乎一个大跨步就冲到了张彪的身后,直接一记重拳砸出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