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零四十章:土著的天下 - 神兵奶爸

第二千零四十章:土著的天下

林昆笑着说:“春生,你觉得马欣兰会这么善罢甘休,看着我们在吉森省待下去么?” 李春生想都不想,直接说:“当然不会了,那个女人阴险着呢,师傅咱们得小心。” 林昆笑着说:“正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,将城北的一些人给清理掉。” 李春生似乎体会到了林昆的意图,道:“师傅,你的意思是让马欣兰到我们的地盘上捣乱,然后我们趁机将那些不老实的人给清理出去,然后再……” 李春生没有继续说下去,他不知道林昆的具体想法。 林昆笑着点头,“不能从中港市派兄弟过来,必须要从当地的人中间去选,我们既然已经安定下来,就不要把这里当成是外地,要把这里的人当成自己人。” 李春生捎捎头,道:“师傅,咱们把当地的人当成自己人,可他们当咱们是自己人么?” 林昆笑着说:“现在肯定不把我们当自己人,甚至还打心底抵触我们外来的,不过想让他们把我们当成自己人,我们要做的就是先把他们当成自己人。” 李春生咧嘴一笑,“师傅,你这都快赶上说绕口令了,我都要被你给绕晕了。” “德行,送去警察局的那些人,都送去了?” “已经关在了拘留所里,一时半会这些人出不来,不过马欣兰会去捞人吧,但周汉堂手下的那些人可就惨喽,估摸着得在里面至少蹲上个一年半载的。” 林昆伸了伸腰,道:“一会儿吃过早饭了,你和我一起去城北看看。” 早餐是林昆做的,几样小菜,豆浆油条,别墅里的几个女人吃的高兴,毫不吝啬的把林昆一顿夸。 吃过了早餐之后,李春生开着车,和林昆一起来到了城北。 张金住在一处离皇爵酒吧很近的公寓里,他这些年赚的钱不少,但多数都用来给妹妹治病了,这套小公寓还是他按揭的。 林昆和李春生直接是奔着他过来的,开门迎接林昆的时候,张金表情有些激动。 “林先生,我妹妹刚才给我打电话了,说她已经到燕京的医院了,一切都安排的很好,还有专人照顾,谢谢你!” 张金开口便是一番感激,给林昆和李春生倒水。 林昆和李春生坐在沙发上,打量着屋里的环境,房子大概也就三十几平米,装修的还算不错,不过一个大老爷们住的地方,有些乱是免不得的。 给林昆和李春生倒完水,张金还赶紧收拾了两下。 林昆笑着说:“张哥,你也不用跟我客气了,以后就直接喊我的名字吧。” 张金一本正经的说:“这怎么行。” 林昆笑着说:“这有什么,直接叫我昆子吧。” 张金犹豫了一下,笑道:“成,谢谢昆子把我张金当兄弟,我一定为一心一意的为你出力。” 林昆笑着说:“张哥,既然把我当兄弟,那也就别说这么多见外的话了,我今天过来找你,也是有事要你帮忙。” 张金立马说:“什么事?昆子你尽管说,只要我老张能帮上忙的,一定不推辞。” 林昆也不绕弯子,直接开门见山,道:“有件事你可能还不知道,昨天晚上马欣兰已经将周家彻底的摧毁了,周典还有周汉全、周汉堂现在正在吉森市的市中心大街上和一群乞丐混在一起……” 林昆不等说完,张金便一脸诧异的说:“什么,马家居然捣毁了周家,这个马欣兰怎么比她父亲还要厉害!” 说完,张金的脸上又流露出一阵惋惜,道:“周典也算是英明一世,在吉森省这么多年的家业,竟然就这样被马家击溃了,还是马家那最不起眼的姑娘,唉……” 张金虽然恨周典,但对于周典,他心里还是有着一份感激的,不管当初周典是有心利用他也好,还是对他另眼相加也罢,总之都是在他最困难的时候帮了他,而此时的林昆也是同样。 他张金是一个记得人恩情的人,对于周典已经是两不相欠了,但对于林昆,他在心里暗暗发誓,只要妹妹这次真的能够得到一直,他的命就是林昆的了。 林昆等张金感叹完,接着说:“马欣兰现在是吉森省的女霸王了,他不可能容许我这个外人继续留在这儿,所以城北的这块地方,她很快就会干涉进来。” “哼!这个马家的女人,她要是敢干涉进来,我张金第一个不服,要跟她拼命。” “张哥,我知道你的立场,可其他人的呢?城北这边大大小小的头目也有快二十个人吧,这些人会站在哪一边呢?”林昆笑着问。 “这些人……” 张金默然不语,思忖片刻后说:“其中有几个人和我关系不错,我先把他们叫来,正好昆子你也在这儿,咱们敞开了谈,先把这几个人给笼络住了。” 李春生在一旁想说什么,被林昆给制止了,林昆笑着说:“好,那就先按照张哥的意思办。” 张金马上就掏出手机拨了出去,等了不到半个小时,便陆陆续续的来了六个人,这六个人都是张金平时的好兄弟,各自分管着城北不同的场子。 其中一个四十多岁,面膛黝黑的叫张彪,个头不高身材结实,手下管着两家ktv,也有二十多个小弟,势力不小。 薛一川,三十几岁,人长的有些胖,手里管着一下见不得光的地下拳场,手底下有十几个常驻的拳手和一些小弟。 那些拳手都是半职业级别的,战斗力很强。 罗海涛,二十多岁,是去年新晋的头目,以前是张金身边小弟,现在已经能独当一面了。 程峰,也是二十多岁,和罗海涛几乎同时跟着张金,如今也都是一方小诸侯了。 剩下的两个是徐千一和王大骆,这两人三十多岁,同期跟着张金一起混的,后来又先后的来到了城北,分管着几个酒吧。 张金在这些人的眼里,一直都是城北的大哥大,城北最火的酒吧就是皇爵酒吧,而名望最高实力最强的就是张金。 一群人来到屋里坐下,见到张金都是笑着寒暄,可一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林昆和李春生,这些人的脸色马上就变的不好看起来,甚至眼神里都带着敌意。 张彪仗着年纪长,平时就喜欢端着几分架子,直接就冲张金冷声说道:“张金,你这是什么意思,咱们几个兄弟聚在一起热闹,叫上两个外人?” 张金脸色尴尬了一下,道:“彪哥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两位是……” “不用介绍,我对外人没什么兴趣。”张彪冷言打断,冷哼一声:“吉森省是我们这些土著的地盘,和外人无关!” 说着,张彪目光冰冷的射向了林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