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零三十九章:季家兄弟 - 神兵奶爸

第二千零三十九章:季家兄弟

办公室里空荡荡,只有马欣兰和扈强两个人,扈强是马欣兰的绝对心腹,所以不管她心中有何想法,基本上都是不避讳扈强的。 马欣兰的声音不大,似乎怕除了两人之外的第三个人听到,而扈强也走到了马欣兰的近前,将头微微的低下…… 马欣兰面带微笑的说完,扈强本来疑惑而又不甘的脸上,突然焕发了光彩,就连看向马欣兰的目光也变的敬佩起来。 “欣兰,你果然想的比我多,这么一来的话,林昆的麻烦可就大了,不光是和我们作对,还将引来整个杀手联盟。”扈强笑着说完,话锋又突然一变,道:“欣兰,我还听到一个小道的消息,就在前不久,林昆得罪了十二生肖怪的人,这些人可能比不上杀手联盟,可也是不容能够小觑的存在,林昆现在的麻烦会越来越多 ,而我们……”马欣兰嘴角微微一笑,“当初是我把他请来的,确实帮到了我们,我也不希望和他为敌,可这吉森省是我马家的地盘,我觉不允许一个人外人从中作梗,表哥你最近吩咐手下的人,城北那片地区的场子里, 多去骚扰,但不好发生实质性的大型斗殴,我们现在的处境很敏感,不要让警察盯上了。” 扈强点了一下头,道:“好的心里那,我明白。” 咚咚咚…… 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,扈强直起身来问道:“谁啊?” 门外传来了声音,道:“马小姐,我是季峰。” 马欣兰的脸上露出疑惑,看向扈强,扈强笑着提醒,“黑河一刀,今天周典的那一刀,就是他突然甩出飞刀救的你。” 马欣兰点了一下头,示意扈强去开门。 吱…… 门开了,走进来一个模样颇为潇洒的男人,二十多岁的年纪,一身穿着十分得体。 “马小姐,打扰了。”季峰走进来,笑着说。 马欣兰站了起来,笑着说:“季先生不要客气,今天多亏你救下了我一命。” 季峰笑着摆手,说:“马小姐也不用客气,我们季家两兄弟受雇于你,自然应该替你卖命出力,我这次过来不是邀功的,而是有件事希望马小姐帮忙。” 马欣兰笑道:“季先生有什么事尽管说。” 季峰道:“我的弟弟季让出去行动,到现在都没回来,好像是进了警察局,这要是落在普通人的手里,我还能去营救,可在吉森省人生地不熟,警察系统里也没人,所以恳请马小姐……” 不等季峰说完,马欣兰马上笑着打断,“季先生你放心,季让兄弟的事我一定会解决,我现在就打电话联系人。” 季峰拱起双手,“那就谢谢马小姐了,我不打扰了二位了,先去楼下了。”季峰告辞离开,马欣兰脸上的笑容也平静了下来,她对楼下的一群人没有太深的印象,都是她仗着人情账本上的关系,花钱雇来的,她最初也没想到这些人居然这么威猛,一出手就将周家给连根摧毁,现 在这些人她打算继续留用,直到将林昆从吉森省赶出去。 扈强在一旁笑道:“欣兰,我怎么看这个季峰好像对你……” 马欣兰脸上表情微微一愣,旋即笑道:“我可不喜欢他这样的白面小生。” 扈强哈哈笑道:“季家的老爷子和你父亲交往颇深,老爷子过世,这次季家兄弟里的老二老三能过来,也算是给了马家面子,季家的老大在黑河省可是一霸,这个关系我们可以利用一下。” 马欣兰笑着点点头,“走吧,表哥,我们也下楼去喝一杯,和大家伙庆祝一下,另外你再多取一些现金,犒劳众人,既然这些人多数是爱财的,我就用钱喂饱他们,再让他们替我卖命。” 扈强笑着说:“好的,欣兰,赏罚分明!” …… 天亮了,林昆这一夜睡的也是十分的踏实,大早上的刘幸福的电话就打来了。 “喂……” 林昆翻了个身,将电话压在了耳朵底下,“刘哥,你这早上也不睡个回笼觉啥的?” 刘幸福的声音急火火的道:“还睡回笼觉,你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事了么?” 林昆道:“啥事?不会周典已经被马欣兰给干掉了吧,这女人有点疯狂啊。” 刘幸福道:“比干掉了还狠呢,周典现在正在吉森市的大街上要犯呢,也不光他一个人,还有他的两个儿子。” “两个儿子?” “本来是仨,昨天晚上就挂了一个,剩下的是老二和老三,别提有多惨了。” “哈哈,刘哥,你还挺替周典惋惜的?” “惋惜个屁,那个老混蛋的一家没一个好东西,我是在替你担心,事实证明马欣兰这个女人不一般,你必须要小心了。” “嗯,我知道了,等有空去你那喝茶。” 林昆挂了电话,便起床了,简单的洗漱之后,到楼下散步,不管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,小区里的环境都依旧怡人。 林昆在楼下也没啥事,都试着打起了太极拳,就是老年人打的那种,这种太极拳对于普通人来说是强身健体,可真要能领略其中的精髓,那就是高手了。 没多大一会儿,李春生就从别墅里出来了,还打着呵欠,道:“师傅,昨晚上我去城北那边,那个张金还真挺够意思的,替咱把城北管理的很有秩序,那些昔日里周典的老部下,也都归顺了。” 林昆笑着说:“张金是一个不错的人,你得试着和他做朋友,至于周典的那些老部下,这么多年周典虽说对他们不差,可这些人多数都是靠不住的。” 李春生疑惑道:“那咱们接下来该咋办?” 林昆停下了打拳,看着李春生说:“你觉得呢?” 李春生脸上的惺忪散去,知道林昆这是在考他,师傅有意将吉森省交到他的手上打理,他必须要学会拿主意。 李春生想了一下,说:“直接从中港市调一些靠得住的兄弟过来,接替他们?” 林昆笑着说:“对于本地人来说,我们终归是外来的,我们中港市的兄弟在中港市可以呼风唤雨,可来这儿呢?” 李春生道:“肯定会被当地的人排斥……师傅,那咋办啊,难不成放任他们?” 林昆笑着说:“既然没有好的办法,那就先放任着他们来,总会有解决办法的。”李春生疑惑的道:“师傅,到底啥办法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