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零三十八章:脸皮太厚 - 神兵奶爸

第二千零三十八章:脸皮太厚

眼看着寒光一闪,前后夹击,马欣兰是无处可逃了,众人一时间甚至都无暇顾及到底是谁突然甩出来的这一记飞刀,只是睁大着眼睛盯着马欣兰…… 噗嗤! 一声轻响,只见那道寒光贴着马欣兰的耳边闪过,将那撩起的一缕青丝斩断,然后精准无误的扎入了周典挥劈下来的手腕上,那白花花的刀刃瞬间就穿透了手腕,周典瞬间一声惨叫响起…… “啊!” 声音凄惨凛冽,一瞬间像是痛入骨髓一般,周典那本来扬起的嘴角,满脸的狞笑,在此一瞬间化作了深深的痛苦。 周典一下子踉跄后退,整个人靠在了墙上,而马欣兰挥出的刀子,此时也是噗嗤的一声响,斩在了他的手腕上。 这一刀下去,并没有将他的手腕斩断,而是将他的一只手腕斩的半断,手腕处的血肉斩开,手腕处的筋被斩断…… 鲜血淋漓,惨叫声再一次如同杀猪一般叫了起来,周典的一只胳膊垂下,他的这只手以后即便是医治好,估计也要是废了,他最喜欢张开大手去抓女人的胸,以后怕是再也没有那个力道了。 周典缩在墙角,他这个昔日里吉森省的霸王,此时此刻就如同一个是丧家之犬一样,佝偻着身子满脸的恐惧,甚至连抬起头看向马欣兰的勇气都没有了。 马欣兰继续走过来,手里的刀子继续挥动,周典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,剩下的手筋和脚筋全都被挑断,最终马欣兰停下来,转过身向扈强走了过去。 不用马欣兰开口,扈强会意的点了下头,走到已经仿佛奄奄一息的周典的面前,抬起脚冲着他的裆下便踢了过去…… 砰砰砰! 一连串铿锵有力的声响,周典已经再没有声音惨叫了,他这个夜夜做新郎,换新娘的风流人物,以后不管遇见多么漂亮的女人,只能在一旁有心无力了。 何况…… 就他以后那可以预见的凄惨模样,估摸着最多也只能缩在街角看一看美女了。 周典在最后一声微乎其微的惨叫过后,倒在地上昏死了过去,而他的两个儿子周汉全和周汉堂,此时只能看着父亲被蹂躏,两人却是无能为力。 李贲蔑视的看了一眼周汉全和周汉堂,走到了马欣兰的身旁问道:“马小姐,这两个人你打算怎么办?” 马欣兰看向正一脸恐惧的周汉全和周汉堂两个人道:“养虎留患,斩草除根。” 八个字,淡漠的听不出任何一点的情感,生硬而又冰冷,却又象征着威严。 李贲点了一下头,冲身旁的人招呼了一声,几个小青年围了过去,像对付周典一样,将两个人硬生生的变成了废人。 慕容山鹰瘫软在地上,已经被削的满脑袋是包,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抗力了。 他这个华夏杀手榜的名人,今个也算是栽的彻底,马欣兰并没有要杀他的意思,反倒是让人把他给扶了起来。 慕容山鹰看着马欣兰,眼神里依旧是不屈的傲气,道:“哼,小丫头,你要是敢杀我,华夏杀手联盟的人不会放过你的。” 马欣兰微微一笑,当真有百媚丛般的魅力,看的慕容山鹰的眼睛都有些直了,嘴上却依旧是不依不饶的说:“我在杀手联盟里有许多兄弟,他们一定会替我报仇的,你应该知道我们杀手联盟是有多可怕 的吧,就凭你们这些人……哼,老子我今天这是阴沟里翻了船,否则的话一定杀的你们片甲不留。” 一番话,说的那叫一个趾高气昂,仿佛被削的一脑袋的包根本就不是他慕容山鹰,而是站在他面前的马欣兰。 本来已经躺在地上昏死的周典,这时忍不住的抬起了头,本来一颗顶在脖子上快一辈子的脑袋,这会儿却像是千斤重一般,颤颤巍巍的抬起来之后,冲着慕容山鹰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:“你……你特么 的就别吹牛了,好不?老子我花了那么多的钱,你个草包!” 说完,周典脖子一歪,再次昏死了过去。 慕容山鹰的脸色难看,回过头冲着周典就要说什么,结果却是被马欣兰制止。 马欣兰一副待人友善的模样冲慕容山鹰笑了笑,道:“山鹰先生,我知道你的大名,我们这次如果不是人多,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,你是我尊敬的人,所以我希望你能够暂时留下来帮我的忙。” 马欣兰此番话一出,周围的人全都是一副惊讶的目光看过来,这个慕容山鹰的名头是挺响亮,可就冲他被一群人给围殴了来看,他的名头里很显然是有水分的,真正的华夏杀手榜上的名人就这个水平? 也未免太牵强了吧。 慕容山鹰脸上的表情也是一愣,他是万万没想到马欣兰居然会这么说,他心里的唯一念头就是赶紧保命,没想到还…… “咳咳!” 短暂的愣神过后,慕容山鹰马上拿捏起了态度,下巴都抬高了弧度,道:“我慕容山鹰也是有身份的人,不过马小姐既然这么看重我,那我就暂时的留下来,能帮上马小姐的忙最好,但不管帮上帮不上 ,这佣金……” 够不要脸,都这副德行了人家放你一马,你不感激也就算了,居然还谈起了佣金? 周围的人纷纷投来鄙夷的目光,同时又都看向了马欣兰,想看马欣兰什么反应。 如果是正常人,不大嘴巴子的抽过去就不错了,然而马欣兰的反应却是很出乎人的意料,她竟然微微一笑,:“周典给了慕容先生多少钱,我出双倍。” 慕容山鹰脸上的表情突然一颤,似乎都不敢相信马欣兰这话是真的,重复了一遍,道:“你……你说多少?” 马欣兰微微一笑,道:“我说周典出多少钱,我就付慕容先生双倍的价钱。” “……” 这一下不光是慕容山鹰怔住了,周围的一群人也都瞪大了眼睛,不可思议的看过来。 回到了马家的私人庄园,已经是下半夜近凌晨了,再有不到半个小时就能看见黎明,此时大厅一片热闹庆祝的场面,而顶楼的办公室里,古色古香的屋内,马欣兰坐在那种象征着马家权力的椅子上,扈 强不解的站在她的身旁问:“欣兰,那个慕容山鹰,你为什么……” 马欣兰笑了笑说:“表哥,你觉得这个慕容山鹰最值钱的地方是什么?” 扈强不屑的道:“就他那副德行,有个狗屁值钱的地方,我看就是个沽名钓誉骗钱的货色,这种人就不该留!” 马欣兰笑着摇摇头,“表哥,我看中的自然不是慕容山鹰的为人和身手,而是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