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零三十七章:败的彻底 - 神兵奶爸

第二千零三十七章:败的彻底

一记闷棍抽在了廖群的后背上,廖群猛的一回头,抡起了手里的铁棍,就想要把冲他动手的这个人给打趴下,结果手中的棍子刚抡到一半,突然又是一记闷响传来,又一根钢管抽在了他的膝盖上,同时伴 随着一阵骨裂的声音…… 喀嚓! 声音清脆,一阵剧烈的疼痛,瞬间让廖群的额头上渗出一层冷汗,一双眼珠子瞪大,嘴巴撑开的老大一声大叫…… “啊!” 扑腾…… 廖群身体猛的一个趔趄,从楼梯上摔了下来,倒在地上挣扎着想要站起来,只是刚刚佝偻起腰一抬头,眼前便有三五个男人,拍打着钢管将他围住。 廖群脸上的表情一滞,脸上忽然间化作狰狞状,就要抡起手中的家伙什,可周围的几个人男人同时发动,手中的钢管冲着他的身上便是嗖嗖嗖的抽下。 也就是眨眼的功夫,廖群这个昔日里周典手下的悍将,被一通乱棍打的命丧大半,整个人瘫软在地上淌着血水,目光呆滞、不甘而又涣散,抽搐了几下之后,便翻了个白眼晕死了过去。楼下,庄园里的守卫小弟们,没抵挡几分钟,就全都被打的溃散,尤其此时廖群躺在地上生死未卜,一群小弟哪还有继续缠斗下去的心思,能逃的撇掉了手里的家伙什蹿出门外,一些被围住的则干脆蹲在 地上黄手捂着头。 马家带来的一群人,这些个手持钢管器械的悍将,踩着楼梯涌上了二楼,一时间喊杀声大起,似乎在起义闹革命。 楼上的战斗愈发激烈,周汉堂、周汉全兄弟俩,以及后上来的周汉文的贴身保镖,全都手里操持着钢管砍刀,跟周围的一群人拼的一副不死不休的状态。 李贲的功夫不浅,对上了周典高价雇来的慕容山鹰,一连十余招竟然不落下风,但很快就被慕容山鹰给压制,并且慕容山鹰的几次出刀,都险些将他的喉咙割开。 眼看着李贲就要抵挡不住,扈强赶紧过来增员,两人也不是慕容山鹰的对手,慕容山鹰战意高昂,那一对锋利的子母刀,在空气中铺张开一片大网,向着李贲和扈强的头顶就笼罩了下来。 李贲和扈强眼看着抵挡不住,这时楼下一窝蜂的一群人涌了上来,那刀枪棍棒的乱成一团,向着慕容山鹰就砸了过来。 慕容山鹰是厉害,华夏杀手榜上的名人,这一出手动辄就是几百万上千万的佣金,可他一个人再牛,手里的一把子母刀,对上二三十把一起劈砸下来的钢管铁棍,他也是打心底打怵…… 叮叮当当的一阵响声之后,慕容山鹰手里的这对精湛的子母刀,已经被一大群的钢管铁棍给劈的崩掉了好几个牙,慕容山鹰来不及心疼他的宝贝双刀,这时周围的一群人再一次涌上来。 啥叫双拳不敌四手? 狗屁的杀手傲气! 就在今天晚上,慕容山鹰还打算这次要会一会那传说中的漠北狼王,结果这会儿功夫,却是被削成了满脑袋的包。 慕容山鹰倒下了,周汉全和周汉堂也倒下了,这两兄弟的身手都不错,尤其是周汉堂,那绝对是武力值刚劲,然而在面对一群气势如狼的昔日里江湖上的高手的情况下,一点卵用也没有。周典靠在墙角,窗口歪埋伏着枪手,屋里又是一群气势汹汹、目光凶残的人,他的脑门上一层冷汗渗了出来,两条腿已经开始打哆嗦了,从他年轻的时候出来混的第一天到现在,这是他第一次这么狼狈, 而且还是面对一个女人。马欣兰站在周典的面前,脸上的笑容平静,浑身上下透着一抹上位者的范儿,如今的马欣兰绝对是今非昔比,在她没有掌控马家之前,她只是一个睿智精明的女人,可在她掌控马家之后,她的雄心和底气 马上溢出了胸膛,成为了眼前这个行为果断的女老大。 “马,马欣兰,你不能杀我,不能杀我……” 周典语气哆嗦的开口,牙齿都打着颤儿。 “我说过要杀你了么?”马欣兰嘴角含笑,目光却是透着阴森的冰冷,看了一眼周典的同时,也瞥了一眼他地上的两个儿子,“我也没说要杀他们。” 周典道:“那,那你想要干什么?” 马欣兰道:“我费了这么大的劲儿追你到这儿来,总不会是和你聊聊天的吧,周典,你这辈子干了多少坏事,你比谁都清楚,我今天来替天行道。” “你……” 周典要呀切齿,“马欣兰你居然说话不算话!” 马欣兰冷笑一声,“我为什么要算话?再说了,我说过不杀你,可我没说过要让你生不如死,我也是一个守诺言的人吧。”说着,马欣兰脸上的表情突然一冷,“周典,你害死了我的两个哥哥,还有我的父亲,我让你血债血偿,这不过分,以后你的产业我会接手,而我也不会让你离开吉森市,你不是喜欢这吉森市的大街小巷么 ,你不是喜欢女人和钱财么,我就让你在吉森市最繁华的地方,每天看着别人挥金如土,搂着各种各样的美女玩弄戏笑……”“马欣兰,我们可以谈谈,你如果杀了我,或者废了我,那你们马家在吉森省也将会面对绝境,你以为姓林的那小子是白给的么,我都一把年纪了,钱财和女人也都享受够了,只要你放我一条生路,我愿意 做你的傀儡,到时候我们吉森省还是三足鼎立,姓林的不敢怎么样,不不不,我可以帮你……” “呵呵,我会信你这只老狐狸?”马欣兰一伸手,扈强将一把刀子递过来,马欣兰抓住了刀子,冲着周典的一只手就划了过去。森寒的刀刃在空气中一闪,那冰冷窒息的杀气,让周典整个人顿时浑身绷紧想要躲闪,可身后已经是墙角,在绝境与绝望之中,他怒吼了一声掏出腰间别着的一把砍刀,向着马欣兰就劈下,口中怒吼着大 骂:“马欣兰,你个毛都没长齐的贱女人,老子我跟你……” 周典的话不等说完,他手中的看到已经奔着马欣兰的头劈了下来,马欣兰却似毫不察觉一般,眼中只有周典的一只手。 周典扯着嗓门大叫之余,似乎看见了他劈开了马欣兰脑门的一幕,兴奋之余已经忘记了身陷险境,或许在此时的他看来,只要能杀死马欣兰,一切都是值得的,哪怕他下一秒便会被乱棍抽死,也值了! “欣兰,小心!”扈强急声的大喊道。 “马小姐……”周围的人也跟着一起大喊。就在那锋利的刀刃,眼瞅着就要将马欣兰那白皙的脑门劈开的一刹那,空气中寒光一闪,一把飞刀直接向马欣兰射来,一下子并成了前后夹击之势,这一下马欣兰似乎更没有任何生路了,她散落在鬓角的长发被撩了起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