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三章 - 神兵奶爸

第二百零三章

第二百零三章 一群人云散,偌大的大厅里突然显得空旷起来,林昆坐在沙发上,手里夹着根烟,笑着对蒋叶丽说:“姐,那个金凯是个有头脑的人物啊。” “哦?” “地下赛车是他举办的,本来他就赚钱,现在又拉了这么多人一起参加,表面上是解决事情的争端,实际上不管最终赢家是谁,他都稳赚一笔。” “呵呵,确实。”蒋叶丽笑着说:“金老爷子的孙子有头脑不足为奇。金凯是一个极具自信的人,自信过头了也是自负,他提议通过赛车解决争端,我想他心里一定很有把握,至于这把握有多大就不知道了。” 龙大相在一旁插嘴道:“大姐头你放心,那小子赛车再牛逼,也不可能是昆哥的对手,从小越野到装甲车再到坦克,我昆哥哪一个没开过!” 林昆哈哈笑道:“大相,你可别捧我了,赛车和装甲车坦克那东西不一样。” 龙大相咧嘴一笑,这个平时威风八面的大汉此时说不出的憨厚,“俺不管那些,反正在俺的眼里,昆哥你不管干啥都是最牛逼的,嘿嘿。” 蒋叶丽微笑着说:“昆子,你心里不要有什么压力,大不了疯皇集团咱们不要了,咱们还像现在这样慢慢发展,只要别人一脚踩不死百凤门,姐相信只要你有在,咱们百凤门早晚会有扬眉吐气的那一天。” 林昆目光中突然透露出一丝少见的贪婪,道:“姐,你放心吧,只要是我林昆的东西,还从来没有白白从手里流失过,疯皇集团是我们的!” 从百凤门出来,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,林昆没有马上开车回家,而是给秦雪打了个电话,说是要请她秦大美女喝东西,两人约在海边的冷饮店见面。 秦雪开着一辆崭新的红色奔驰轿跑赴约,从车上下来的一瞬间,立马吸引了无数的目光,她穿着一双至少十厘米的高跟鞋,嫩白的大腿暴露在空气中,屁股上只裹了一条黑色的职业窄裙,上半身穿着一件修身的半截t恤,平坦的小腹若隐若现的露在外面,胸前的弧度傲然诱人。 “我说秦大美女,你就不能穿的保守一点?你这一出现,周围所有雄性的睾丸素都飙升了,这大热天的睾丸素飙升可是容易出人命的,到时候你可就成了杀人凶手了,你现在这大好的青春年华可就要在铁窗里度过了。”林昆笑着打趣道,眼神滴溜溜的在秦雪的身上转了一圈。 秦雪笑骂一句:“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。” 林昆喝了一口事先点好的饮料,哈哈笑道:“你说的太对了,我们男人根本就不是东西。”此话一出,周围立马头来无数寒光凛凛的眼神。 林昆迎着众人的眼神骂了句:“都看什么看,我说的有错么,难道你们是东西么?放着好好的男人不做,非要做东西,大热天的脑袋坏了吧?” 有几个男人冲林昆瞪眼,似乎很是不满,眼神里除了不满还有说不出的厌恶,这大热天的肯在冷饮店这种有情调的地方喝冷饮的,多数都是白领阶层和学生,在这些人的眼里,一身痞气的林昆显然是不受待见的,尤其这吊丝的对面还霸占着一个女神一般的大美女,妒忌的很呐。 砰的一声响,林昆突然拍了一把桌子站了起来,冲着那几个恶眼相加的男人就吼道:“都看什么看,再看信不信老子把你们的眼珠都给挖出来,昂!” 说完,林昆又将目光横向吧台后想要开口的服务员,直接把人小服务员吓的不敢吭声,而那几个被他吼的男人,马上就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下去,眼神赶紧收了回去。 “呵,真没看出来,你还喜欢吓唬人呢?”秦雪笑着冲林昆揶揄道。 林昆嘿嘿一笑,小声的对秦雪说:“有些人你就得吓唬他,不吓唬他不老实。” 秦雪点点头笑着说:“我记得有一句话,民怕匪,匪怕官,好像真是这么回事。” 林昆马上脑门一黑,咂巴了一下嘴道:“我说秦大美女,你这话怎么听起来好像是在骂我是匪呢?你看我这一身清秀之气的,像匪么?” 秦雪掩嘴轻笑,道:“行了,你就别贫了,赶紧给本姑娘点杯喝的吧。” 林昆又叫了一杯冰水,秦雪点了一杯冰心柠檬,喝了一口柠檬水后,秦雪问道:“说吧,突然把我约出来到底什么事,我记得我们不是很熟吧。” 林昆哈哈笑道:“秦大美女,瞧你这伶牙俐齿,咱们怎么就不熟了,怎么说也见过好几次面,打过好几次交道了吧。今个把你喊出来确实有事。” “说。” “也不是啥大事,就是前两天你跟我说的那个地下赛车,我恐怕参加不了了,你看这……”林昆两手一摊,一副歉意的表情。 “为什么参加不了了,我可是把名都替你报了,你这人怎么能出尔反尔。”秦雪眉头一蹙,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架势。 “这个真不是我有心要爽约,实在是还有别的事要处理,所以就……” “澄澄的事?” “不是。” “那我可就不管了,只要不是澄澄的事,你说什么都得给我参加,否则的话我饶不了你!”秦雪的态度很坚决,坚决的像是一块生硬的冰雕。 林昆不解的看着秦雪,按照他的预料,把秦大美女请出来喝个冷饮,然后再解释一下,秦大美女应该不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人,可现在…… 看出了林昆眼神中的疑惑,秦雪也毫不隐藏,开门见山的道:“实话跟你说吧,我不但替你报了名,还在你身上押了十万块,你要是不参加了,那我的十万块可就打水漂了。” 林昆表情微微一怔,然后哭笑不得:“我说秦大美女,你对我就这么有信心,一下子押十万,万一我要是输了你这十万块不也一样打水漂!” “不一样!”秦雪道:“我之所以下你的注,不是因为我对你有信心,而是你的赔率最高,你万一要是赢了的话,我就能有一百万进账,你要是参赛的话,我至少还有赢的可能,你要是直接不参赛的话,我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!” 林昆马上不干了,“靠,这谁特么定的赔率,凭啥把我给定的最高啊!” 秦雪淡定的道:“因为你是新人啊,而且你开的又是老捷达,傻子才不给你定高赔率!” 林昆脑门上无数道小黑线垂落,都说人怕出名猪怕壮,看来这不出名也不行啊,容易被人瞧扁了,不过现在不是瞧扁不瞧扁的问题,而是他真的不能参加秦雪给他报名的那个地下赛车了,周末他要和金凯以及那帮大佬们比呢,跟疯皇集团的承包权比起来,秦雪的十万块实在是微不足道。 “这样吧,报名费和你下注的十万块我给你,周末我真的不能参加那个贫民赛车,秦大美女你就高抬贵手,饶了我这一次吧。”林昆可怜巴巴的道。 秦雪盯着林昆的眼睛看,这厮倒不像是在做戏,随口说道:“要我高抬贵手也行,你总得把理由告诉我吧,你要是有合理的理由,我马上高抬贵手,报名费和那十万块你也不用给我,我可不是那么小气的人。” “这你得听我慢慢说……”林昆从简说来,将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,秦雪听完之后一副很惊讶的表情看着林昆:“真没看出来啊,你现在居然是百凤门的二当家,可以啊林先生,以后我到百凤门消费可得打折啊!” 林昆摆摆手道:“还打什么折啊,给你免单都成,只要你能高抬贵手,放了我这次。” “你记住你刚才说的话,以后我到百凤门消费你得给我免单,不准反悔。” “放心吧,我林昆说话一向是顶天立地。” “好!”秦雪嘴角狡黠的一笑,林昆马上意识到有一丝阴谋的气息,但已经晚了,只听秦雪咯咯的笑了起来,道:“实话告诉你吧,我说的那个贫民赛车就是金凯主办的,你要参加的和我给你报名的是一个。” “……”林昆一阵的无语,低下头看看杯里剩下的冰水,这白白请人喝了饮料不说,还搭上了以后的免单,心里头叹了一口气,心底喃喃自语道:“哎,想我林昆英明一世,咋就这么轻易的在一个女人的面前栽了跟头,不过也罢了,看在她是一个大美女的份儿上,我也就认了。” 秦雪抿了一口杯中的柠檬水,又笑着道:“我一向都不是轻易占便宜的人,看在你答应给我免单的份儿上,明天我带你去见一个人,他能让你的车变的更厉害,你不用感激我,我这也是在帮我自己,你要是赢了,我可额外有一百万的赌注收入哦。” 林昆眼皮一耷拉,好吧,咱还能再说啥。和秦雪约好了明天的时间,林昆开着老捷达回到了别墅区,已经是六点多钟了,天边的黄昏烧的正浓,澄澄正在院子里和小海东青玩,看见林昆回来,两个小家伙一起蹦蹦跳跳的跑过来,正好楚静瑶从别墅里出来,身上围着个围裙,看见林昆后脸上露出一丝不开心来,是怪他周末都没能好好陪儿子。 楚静瑶冲澄澄喊道:“澄澄,带着红叶吃饭了。” 澄澄开心的笑道:“好哦!”跟在旁边的小海东青也跟着开心的叫了一声,鹰隼的叫声不好听,不过红叶的叫声却算是另类,听起来还不错。 见楚静瑶没有叫自己吃饭的意思,林昆露出一个可怜巴巴的笑容,道:“老婆,我错了,这大周末的也没好好陪陪你们娘俩,我检讨。” 楚静瑶身子刚转过一半,停了下来,侧对着林昆道:“赶紧洗手吃饭吧。” 林昆马上咧嘴笑了起来,道:“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