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零三十六章:热血斗杀 - 神兵奶爸

第二千零三十六章:热血斗杀

(斗哥今天请个假,孩子生病了,一连两天晚上没怎么睡,今天傍晚的飞机去上海,今天欠一更,预计三天以后上海归来,月底之前至少爆更三天……谢谢大家的支持,更新的慢,请大家见谅。) 马欣兰带来的这些人,除了扈强以及少数的马家原本的手下之外,全都是人情账本上的高手,这人情账本上的高手,都曾是吉森省退隐的江湖人士,想当年一个个在吉森省的江湖上,那也都是名字一抖 ,能震慑一方的狠茬。 马欣兰一点头,所有人全都如同那离弦之箭一般,撞开了庄园主舍的大门,全都冲了进去。 这些人的手上都是拿着家伙什的,其中不乏‘火器’,主舍的大厅里,周典正召集所有人商议,结果突然冲进来的一大群人,顿时让所有人乱你了阵脚。 咣! 砰! …… 枪声响起,一下子整个大厅里乱做了一团,近身战斗火器不占优势,于是一群人抄起了冷兵器,什么刀枪滚棍棒的,刹那间整个大厅里杀气肆意。 叮叮当当…… 伴随着阵阵的交击声,惨叫声也一声接着一声的响起,双方混乱的战斗,马上便有人倒在地上躺在血泊中当中惨叫。 场面混乱,激烈无比,绝对堪比任何一部屏幕上所看到的战争大片的规模。 周典掏出手枪,开了两枪之后,马上便在三个儿子,以及慕容山鹰的护送下向楼上跑去。 马欣兰瞅准了之后,带着李贲以及扈强,还有另外的一些个好手紧跟着追了上去。 “爸,怎么办?”周汉文一脸的慌张,平时咋咋呼呼的嗓门贼大,这会儿却是最慌乱的。 周典气喘吁吁,显然楼下的情况大大的超乎了他的意料,不等他开口说话,性格莽撞的周汉堂大声道:“md,跟他们拼了,亲手宰了马家那娘们!” 周典马上厉喝一声,“都给我消停点,难道还看不出来么,马欣兰这个娘们早有准备,来的都是一些好手,现在冲下去,跟送死有什么区别?” 周汉全还算沉稳,道:“廖群在下面扛着,我们应该还有时间逃走,从二楼的阳台跳下去,后院有越野车。” “老二,还是你精明,这都是你备好的?” 周汉文马上情绪激动的夸赞了一声,就像是绝境之中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,说话的同时第一个冲到了窗边。 周典瞥了一眼,心中顿时万分的鄙夷,这个混蛋儿子,平日里孝心表的不错,可一到了这关键时候,居然撇下他自己先逃。 周典也没工夫计较这些,带着两个儿子,还有慕容山鹰就跟在后面准备跳下去。 咣! 周汉文刚探出个头,楼下就传来了一声枪响,紧跟着就听周汉文一声闷哼,额头正中的地方,多了一个小拇指盖大小的血洞,整个人身子一晃,扑通的一声就摔了下去。 周典紧跟在后面倒吸一口气,嘴里大声的喊道:“我的儿啊……”模样悲愤至极。 “周先生,这么急着走么?”几个人犹豫的功夫,楼梯口传来了马欣兰的声音。 马欣兰从容不迫,身后跟着十多个人。 周典猛的回过头,恶狠狠的瞪着马欣兰,“你杀了我儿子,我要你偿命!” 马欣兰淡然的笑道:“周先生,你还是顾忌好自己的安危吧,俗话说有仇报仇有怨报怨,如果你不对我们马家动手,我又何必今天追杀到这儿来?” 周典语气阴冷的道:“看来你是什么都知道了,不错,你大哥的死确实不是你二哥所谓,他只是打晕了你大哥,是我让安全派人接应,弄死了你大哥。” 马欣兰面色平静,这些她已经调查清楚了,淡淡的道:“你不用重复,我和两个哥哥不睦,他们的死我悲伤,但不至于让我如今充满杀性,我只有一个父亲,若不是你从中做梗,我还是有一个有父亲可 以依靠的小姑娘,但现在……你让我变成了一个独立而又充满仇恨的女人,这笔账该算了。” “哈哈……” 周典大笑了一声,“马家的小丫头,你真以为你带来的这些人能杀的了我?” 周典说完,目光向慕容山鹰看去,“慕容先生,杀了这个女人,两千万!” 慕容山鹰嘴角鬼魅的一笑,从腰间摸出了一把短刀,不急不慢的向着马欣兰就走了过来,“不错么,值两千万。” 马欣兰表情不为所动,她身后的李贲站了出来,目光如同猛虎下山一般盯着走过来的慕容山鹰,朗声吼道:“小子,你最好是考虑清楚,别怪我老头子的拳头不长眼睛,砸的你去见阎王!” “真特么够废话的,拿真正的实力来说话吧!”慕容山鹰一声厉喝,手上挥舞着刀子,向着李贲就扎了过来。 李贲也不是空手而来,瞬间套上了两个指虎,和慕容山鹰硬碰硬的斗在了一起。 李贲也是吉森省老一派的高手,一时间和慕容山鹰互不相让,谁也不占上风。 马欣兰的一方优势在于人多,这边慕容山鹰和李贲斗上了,剩下的一群人马上就向着周典扑了过来。 周汉堂是一个武功造诣的高手,可即便他再牛x,面对一群势如破竹的江湖人士,也是双拳难敌四手,没几个来回,就被众人的拳头,打的趴在了地上。 噗嗤…… 其中的一个身形彪悍的大汉,直接拿出钢管猛的冲他的肋骨下一戳,这一下势如破竹,钢管的钝头,顿时扎进了他的肋骨里,周汉堂顿时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。 “啊!” 声浪极大,震的人耳朵都跟着发麻。 “老三!” 周汉全急声大叫,周典也是一脸心痛的喊了一声,“儿子……” 周典抬起了手枪就准备开枪,奈何扈强先一步冲过来,一把匕首直接抹向他的脖子,周典慌乱之下只好躲闪,旁边的周汉全有心过来帮父亲解围,奈何被三五个大汉一起过来将其围住。 楼下的大厅里,廖群浴血厮杀,整个人的脸上都沾满了血水,像是一个血修罗一样,他的武功精湛,对周典忠心耿耿,听到了楼上的惨叫之后,连忙一记铁棍,抽倒了扑上来的一个大汉,向着楼梯上就 奔了过去,要去救周典。 周典刚才带着三个儿子想要弃车保帅,把他给丢到这儿,廖群似乎一点也不在乎,仿佛他的命就是周典的一样。 砰! 廖群刚迈上楼梯,身后突然一记闷棍抽在了他的后背上,他强忍着疼痛回过头,手上的铁棍刚要抡起来,突然又是砰的一声响起,伴随着骨裂的声音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