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零三十五章:深夜潜入 - 神兵奶爸

第二千零三十五章:深夜潜入

听到惨叫声,周典脸上的表情突然紧张起来,声音初步的判断,就是从大儿子周汉文的房间传来的,而且听声音好像就是周汉文的。 慕容山鹰脸上的表情也是一紧,不由分说,跟在了周典的身后就向楼下奔去。 至于地上倒在血泊中,身上被打了好几个血窟窿的管家阿福,则暂时无人处理。 这处藏身的庄园,处在地脚偏远的地带,距离最近的城区,也要二十分钟的车程,周边几乎是一片荒芜,只有周边山村里零星的灯光遥遥相望。 此时,整个庄园里都蒙上了一层紧张的氛围,不光是周典和慕容山鹰,其他所有人也都向周汉文的方向赶了过去。 “慢着……” 慕容山鹰突然一把拉住了急火火的奔向儿子房间的周典,“周先生,小心为妙。” 周典本来是脑袋一热,想要过来救儿子,经慕容山鹰这么一提醒冷静了下来。 身后紧跟着赶过来了十几个人其中有周汉全、周汉堂兄弟俩,还有廖群,以及山庄里长期把守在此的精锐手下。 周典和慕容山鹰在最前面,慢慢的向周汉文的房间靠近,走廊里的灯光突然忽闪了两下发出滋滋滋的电流声,氛围一下子更诡异起来,不过这倒可以用科学解释的通,这山庄平时久无人打理,再加上附 近的环境湿热,点灯时间久了不用,出现状况也是正常的。 “额啊……” 周汉文的房间里,又传出了一声惨叫。 门外的众人,一下子将呼吸屏住到了极致,周典的脑门上已经渗出了汗珠。 在他的心里,大儿子明显不如二儿子优秀,可手心手背都是肉,大儿子现在的情况紧急,他这个当爹的怎能不急。 啪! 像是什么尖锐的东西,抽打下来的声音。 “啊……” 紧接着,房间里又传出了周汉文的惨叫声。 砰! 周典再也忍不住了,直接一脚将房间的门给踹开了,一群人马上跟着涌了进来。 房间里…… 亮着灯,灯光温暖,一张偌大的床上,周汉文正被捆绑在床上,旁边的一张桌子上放着点着的蜡,还有各种皮鞭等器具,这些都是某种特殊x爱的用具。 床上有两个女人,一个手里拿着鞭子,一个手里拎着辣,正在那儿享受的蹂躏着周汉文,而周汉文虽然一脸的惨叫,但此时脸上的表情却是享受的。 门突然被撞开了,床上的两个女人顿时惊叫了一声,手里拎着皮鞭的女人直接将鞭子丢掉,同时出于本能的护住了光溜溜的身子,手上拿着蜡的女人,手上一滑,那蜡直接掉在了周汉文的身上。 周汉文顿时杀猪一般的惨叫,声音格外响亮。 周典的脸一下子绿了,进屋的人也全都愣住了,床上的周汉文见状,表情也是忽然的一愣,紧跟着破口大骂:“阿福,你这个王八蛋,你不是说这门是隔音的么,你特么的给老子滚出来!” 管家阿福,此时正躺在楼上周典房间的地板上,睁着一双眼睛毫无生机,不过嘴角挂着的那抹临终的笑似乎更阴森了。 啪、啪! 周典怒汹汹的走过来,一人一个耳刮子的打在了两个女人的脸上,两个女人被打的惨叫,脸颊肿起来,血也顺着嘴角流来。 “滚!” 周典冷声喝斥,两个女人赶紧从床上下来,也顾不得穿衣服,便跑出了房间。 “爸,我……”周汉文一脸尴尬,他有这个特殊被虐的癖好,可一直不被外人知道,今天这一下可倒好,都看到了。 “给我闭嘴!”周典黑着一张脸,回过头冲身后的众人喝道:“都出去!” 一群人自然没有继续停留,纷纷出了房间。 周典解开了周汉文身上的绳子,冷喝一声,“赶紧把衣服穿好,去外面的大厅里。” …… 庄园的大门口,两个周家的小弟正在执勤,他们的手里都拿着长筒猎枪,枪在国内是明令禁止的,这枪都是周典托人从国外搞来的,威力巨大。 今天晚上,庄园里所有的小弟,几乎都领了武器,但凡遇到异常的情况,格杀勿论。 事到如今,周典也顾不得错杀不错杀,犯不犯法的,只要是一切有可能危机到他生命的,他必须第一时间除掉。 哗啦啦…… 铁门旁边的栏杆上,传来一阵响动,两个本来抽烟聊天的小弟,突然紧张起来,互相看了一眼,道:“过去看看?” 两人没有任何的异议,端着枪就向围栏走去,围栏能有两米多高,是用铁丝网围着的,两人打开了手电四处照了照,马上笑了起来,“原来是个野猫啊。” 其中的一个小弟话音刚落,空气中突然就听嗖的一声,一根三寸长的弓弩,直接透过了围栏的缝隙,扎进了他的喉咙里。 “额……” 这小弟眼珠子瞪大,一只手捂着脖子,想要发出声音,结果愣是没发出来,身形在黑暗中一晃,扑腾一声倒了下去。 “啊……” 旁边的小弟惊叫了一声,刚想要大声的呼喊,空气中冷冷的声音传来,“不想死,就给我放老实点。” 这小弟闻声,立马四处看,想要看清楚说话到底方向,结果这时就在围栏的外面,他刚才正对的位置,一张冰冷的脸出现在眼前,手里拿着一把手枪。 手枪是加了消音器的,这个拿枪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马欣兰,枪口对准了小弟的喉咙,这小弟马上一脸惊慌的说:“求,求求你别开枪,我……” 嗖! 子弹破空的声音响起,这小弟抬起手捂着脖子,身子原地一个摇晃,倒了下去。 马欣兰不是一个人来的,她身后跟了至少三四十号的人,这些人围绕着庄园能进入的地方,将周边巡视的小弟全部解决。 马欣兰一抬手,身后走过来一个小弟,手里拿着一个大钳子,对着铁网就剪了起来,没几下的功夫铁网就被剪出了个大洞。 马欣兰等人猫着腰,从这个洞里进入,走了没多远,就看见了一只大狼狗,这大狼狗见到陌生人,竖起了耳朵就想要叫唤,这时一个肉包子丢了过来,正好打在了大狼狗的身上,大狼狗恼火的冲包子咬 了过来,然后每几秒钟的功夫,别呜的一声低叫倒了下去。 庄园的正楼就在眼前,马欣兰带着的一群人,已经解决了外面所有巡视的小弟,来到了庄园的门口,马欣兰聆听了一下屋内的情况,冲身后的一行人点点头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