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零三十四章:深藏的管家 - 神兵奶爸

第二千零三十四章:深藏的管家

阿福这突然的一抬头,周典马上感受到了一股迎面而来的强大的压力感,阿福的眼眶里充满了怨毒与冰冷,就像是积压已久的仇怨,即将爆发一般。 “阿福,你怎么这么看我?”周典语气平静,脸上的表情疑惑,心里却是发虚。 “老爷,你难道不觉得,你欠我一个公道么?”管家阿福的目光愈发恶毒起来,一只手慢慢的摸向了腰间,一把黑黢黢的枪柄露出来。 “阿福,你听我解释,当年的事情我也很懊悔,我和小翠之间,不不不,都是小翠勾引我的,我和你从小一起长大,我怎么也不会去做那般禽兽的事情……” 周典慌里慌张的解释,冷汗已经渗出了额头,他身子也从椅子上站了一起来,慢慢的向后靠去。 “老爷,我果然猜的没错,呵呵……你终于说出了实话,我也跟你说了吧,其实小翠根本什么都没留下,我只是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,没想到都是真的。” “阿福,你……” “周典,枉我跟了你这么多年,一直忠心耿耿,你却对我做出了这般的事情。” 管家阿福突然站起来,腰间的手枪拔了出来,黑黢黢的枪口对准了周典的胸口,“本来我还不相信,你会做出那么禽兽不如的事,但一想到你的几个兄弟都在你的手上死的死,残的残,你这个人还有什 么做不出来的?” “阿福,你别冲动,把枪放下,我们有话好说,我……我可以补偿你,女人要多少有多少,你随便挑,随便选,钱我也有的是,你想要多少我都满足你。” 周典一边紧张的说着,一边吞着唾沫,他已经退到了墙角,再也没有路可退了。 “小翠在我心里的位置,你应该知道,随便一个女人就能替代?”管家阿福逼了过来,“我这么多年也没有再娶,甚至连个孩子都没留下来,就是因为我心里放不下小翠,我在你身边这么多年,其实我早 就想杀你了,只不过现在才有机会,周典,你去死吧!” 随着话音落罢,管家阿福扣动了扳机…… 嘭! 一声沉闷的枪响起来,周家第一次感觉到死亡如此之近,一双眼珠子瞪的老大,他杀过太多的人,可从未感觉到过死亡逼近的一刹那,那股深深的绝望。 此时此刻,他的浑身上下就被这股绝望包围,只是他并感觉到任何的疼痛。 “额……” 管家阿福脸上的表情僵硬,唇角抽搐了两下,手中擎着的手枪突然落下,吧嗒一声掉在了地上,他慢慢的回过头,眼神不甘的望向黑暗里走出的人影。 “你,你……” “呵呵,我早就看你行为不正常了。” 慕容山鹰从黑暗处走出来,抬起手中的枪,吹了吹微微发烫的枪口,看向周典,嘴角阴森的一笑,“周先生,我救了你一命,不用谢我,我只要钱。” 周典长长的呼出一口气,而此时的管家阿福,嘴唇哆嗦的说了两句话之后,身体再也站立不住,砰的倒在了地上。 血水顺着他的后背流了出来,在本来就颜色深沉的地板上,晕染开了一大片,空气中血腥弥漫,他依旧眼神不甘。 “哈,哈哈……” 管家阿福狰狞的笑着,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周典,“周典,我是没能杀了你,不过有件事情我要告诉你,你不是一直想找宇文晨么,其实那个胖子是一个叛徒,他是马万元生前买通在你身边的,这件事 我早就知道,但我一直没告诉你……” “咳咳!” 管家阿福深吸了一口气,脸上的表情虚脱无力,“而且,我知道他对你的小老婆有意思,所以我就暗中帮了他几次,前天晚上他就是去你小老婆那了,而且还把你那冷落的小老婆给强x了,你那个没出 息的儿子,也被他给打的差点半死,哈哈,怎么样,你也感受到了一把,自己的女人被强x的感觉了吧?” “你……” 周典闻言皱起了眉头,脸上的惊慌与绝望,瞬间化作了炯炯的愤怒,“md,你居然这么阴险,我杀了你!” 说着,周典猛的一个转身,从旁边的书架上,抽出了一把手枪,对着地上的管家阿福,嘭嘭嘭的就是一连串的射下去,直到将弹夹里的子弹打光才停下。 管家阿福彻底的死了,血水已经大片的晕染,房间里的血腥透着死亡的味道,嗅到鼻腔里,令人忍不住的发呕,至此他都一直睁大着眼睛死死的盯着周典,似乎要将他的脸带到阴曹地府。 慕容山鹰面无表情的看着这出闹剧,脸上的表情不咸不淡,“周先生,没想到你的家务事这么复杂呢,身边养了一条狗,还差一点被这狗给咬了。” 周典面色阴沉的说:“慕容先生,钱我会付给你,但有些事情希望你不要声张。” 慕容山鹰呵呵一笑,道:“周先生,这个你尽管放心,我慕容山鹰出来混的,基本的江湖规矩必须懂得,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,你的这条狗刚才说你身边有一个马万元买通的眼线,那你的这个地方 ,会不会泄露出去?” 周典刚才被恐惧、绝望、愤怒搞的乱了心神,此刻经慕容山鹰这么一提醒,马上警惕起来,这个地方虽然秘密,但宇文晨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应该知道,何况就凭管家阿福对他的仇恨,即便宇文晨不知 道,管家阿福也会通过故意将消息透露给宇文晨,从而让马家的人知道,他的这个私密的避难所。 事不宜迟,周典赶紧拿起手机给三个儿子打电话,另外也让廖群一起过来,不管怎么样,必须要先离开这个地方。 看着周典慌里慌张的模样,慕容山鹰倒是淡定依旧,道:“那个马家的小妞,真有这么厉害么,至于你周先生这么紧张,大不了他们来一个杀一个,来两个杀一双,我们又不是没有战斗力。” 周典没有理会慕容山鹰的话,先是给周汉全打了电话,现在又给周汉文打,这紧要关头的电话顺序,也是看的出在他的心目中,到底哪个儿子更重要一些。 周汉文的电话响了好长时间,也没人接听,就在这时楼下突然传来了一声惨叫,初步辨识方向,应该就是周汉文的房间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