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零三十三章:恶贯满盈 - 神兵奶爸

第二千零三十三章:恶贯满盈

李春生听完之后,也抬头望了一眼寂静幽深的夜空,三两点的星光惨淡,月光似乎也蒙在了一层薄啥的后面,这样的夜晚,氛围总是说不出的诡异。 “是啊,杀人夜,必定会是血雨腥风。” 李春生一本正经的跟着附和,林昆心里一阵的感动,这徒弟总算和自己聊天能在一个频道上了,以前总是跳频。 林昆这心里头一高兴,举起易拉罐就要和李春生走一个,结果易拉罐还不等举起来了,李春生就收回了目光,皱着眉头一副疑惑的模样看着林昆,“师傅,你说这杀人夜,谁杀谁啊?” 林昆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怔,抬起巴掌拍了一下脑门,嘴角那一抹笑容,也变的苦巴巴起来,放下了易拉罐道:“春生,咱不喝了,还是回屋里睡觉吧。” “啊?” 李春生一脸茫然,瞅着林昆上楼的背影喊道:“师傅,师傅你还没告诉我谁杀谁呢,不告诉我,我睡不着啊。” “周典……” 林昆丢下了一句话,就关上了房门。 “周典……这到底是周典杀马欣兰呢,还是马欣兰杀周典,太血腥了,咱还是赶紧睡觉吧,啊……”李春生自言自语,打了个哈欠,伸了个拦腰回房间。 林昆说的没错,月黑风高杀人夜…… 此时,长宁市的一处僻静庄园内,周典夜不能眠,望着窗外的星空发呆。 惨淡的月光,更为惨淡的月光,让他想起了小时候老人们常说的一句话,这样的夜里多杀戮,鬼魅经常出来活动。 已经过了午夜,周典没有困意,这心里头七上八下的,总觉得不踏实,他掏出了手机给管家阿福打了过去,想着要阿福过来陪他说说话,打发一下时间。 他现在特别害怕晚上,就好似每一个夜晚,都会有死神背着镰刀来向他索命。 常言道: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,他这一辈子做了太多的亏心事,本以为一辈子都能平平安安,没想到到了现在,该来的报应还是统统的都来了。 管家阿福没接电话,可能是这一路上过来,太过劳累睡过去了吧,想到管家阿福,周典的心里也觉得十分亏欠,小时候就陪着他一起玩到大,有一件事一直都藏在他的心里,到现在阿福也不知道。 阿福曾经有一个非常喜欢的姑娘,两人在一起多年之后,终于结婚在一起,他看阿福的媳妇漂亮,一次趁着把阿福支开去外地,就把这女人给强了。 这女人当时不从,他就拿阿福的命来要挟她,他喜欢这种要挟而得到女人的感觉,否则的话花钱能够买来的女人,即便是躺在了床上,也没什么感觉。 男人喜欢女人,更多的时候是喜欢征服的感觉,满足自己内心强大的征服欲。 后来那个女人一直从着他,只要一有机会,他就去把阿福的女人压在身子下面。 也就两年不到的时间,女人经受不住内心的折磨,突然有一天抑郁症自杀了。 “唉……” 周典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脸庞一下子苍老了太多,要说他这些年干过的坏事,多的有一些太自己都想不起来了。 他对管家阿福一直很好,许是心中的亏欠吧,他现在真想将这个秘密说出来,乞求阿福的原谅,可他会原谅他么? 周典摇头苦笑,换做任何一个人,都不会原谅他,而他这时居然还叹起了气。 “周典啊周典,你怎么像个娘们的似的?”周典自言自语,自嘲的骂了一句。 他不想让自己去想那些良心受谴责的事,许是英雄末路的缘故,他过去可从来也不想,即便想也不像今天这样控制不住的去想,除了阿福的这件事,他又想到了自己的几个兄弟,当初继承了父亲的万贯 家业,众兄弟一起打拼,最终洪林门愈发壮大,他却用各种手段,将自己的亲兄弟一个个…… 有的残,有的死,到现在每天夜里睡觉的时候,他还会时不时的梦见对方。 一步错,步步错,周典又是一番兀自的叹息,再想到自己的几个儿子争雄斗狠的,已经夭折了两个,他仿佛又更深的体会到‘报应’这两个字了。 咚咚咚…… 门口传来了敲门声,周典收回了心神,回过头说了一声:“门没锁,进来吧。” 吱…… 房间的木门打开了,管家阿福走佝偻着身子走了进来,嘴里不时的咳嗽两声。 “阿福,你这是怎么了?”周典起身问道。 “岁数大了,不经折腾了,有点感冒了。”管家阿福咧嘴笑道,模样也是苍老。 “陪我说说话吧,从来没觉得这夜这么难熬。”周典抽出了一张椅子摆在了面前,示意阿福坐到他的对面。 “是啊,我也觉得这夜晚难熬。”管家阿福笑着,不知道为何,周典觉得他此时的牙齿格外的白,像是野兽一样。 “老爷,怎么了?”见周典怔神,阿福疑惑的道。 “没什么,跟了我这么多年,你也辛苦了。”周典连忙回过神,笑了笑说。 “老爷,你为什么睡不着?是不是没有女人,这山庄里有几个女人不错,我其实已经替老爷安排好了,要不要把他们叫过来,好好服侍老爷休息?” “不必了,我就想和你说说话。” 周典笑了笑,此时的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普通人家的老人,身上没有任何的戾气,言谈笑语之间都是慈祥的感觉。 “阿福,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去街上放风筝呢,当时有一个民办小学的老师,可能也就一米六的个头,喜欢穿一身白色的连衣裙,她模样一般,但是身材丰满的很,每次都看的我们流口水。” “啊,记得,那老师的胸那么大,屁股那么圆,当时老爷你还壮着胆子上去摸了一把,结果我们被她追的跑了好几条街,打那以后你每天都要去摸她。” “唉……” 周典笑着叹了一声,“那时候年幼无知啊,摸了那么多次,不就是想抱到床上么,被她追的满街跑,还不如花点钱,直接把她弄到床上,也省的每天都去想了。” “我这辈子玩过的女人无数,说实话,也是有些腻了,什么样的女人在我的眼里也就那么回事,但当初去摸那女老师屁股时候的紧张心情,是真的刺激,现在回想起来还有些怀念呢。” 周典回过头,目光重新看向了窗外,似乎要在这无边的夜色中,寻找更深处的回忆。 “老爷,你这辈子是有过太多的女人,可我阿福没啥大的本事,只真心的爱过一个女人,可惜小翠死的早……” 阿福一副黯然神伤的模样,事情已经过去多年,心结至今仍没有解开,他一生没有再婚,就是心底这个人放不下。 听到小翠,周典脸上的表情明显不自然起来,尴尬的笑了一声,“唉……要说你也是个对爱情专一的人,佩服啊。” 管家阿福自言自语道:“老爷,小翠当初死的时候,给我留下了一个日记本……” 说着管家阿福突然抬起头,瞪着周典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