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零三十二章:月黑风高 - 神兵奶爸

第二千零三十二章:月黑风高

周典一向自诩精明有魄力,他现在最后的一件事,就是当初没有果断的灭了马家,更是万万没料到在马家最不起眼的女人面前翻了船,还翻则很彻底。 宇文晨始终没联系上,他也不去想了,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,夫妻都是如此,自己手下养的一条狗,在这危急的时刻离开自己也可以理解。 车窗外的风景越来越远,夜色也越来越浓,周典此时落寞的心情,就像是丢了江山的帝王一样无处安放,是悲伤,还是悲伤过度之后残留下的空虚? 吉森市到长宁市,差不多四个小时的车程,路上加快了速度,也用了三个半小时,一路的颠簸下来,从不晕车的周典,下车后也蹲在了路边吐了起来。 夜色很深,眼前的这处私密的庄园,在夜色亮着微弱的灯光,像是一个监牢一样矗立在这里,周典的心里明白,一旦他踏入了进去,就不一定什么时候能光明正大的再出来,他周家的产业,一辈子辛苦 的打拼,最后都成了一场空。 管家福伯关心的走过来,递过来一瓶水,“老爷,你没事吧,快进去休息吧?” 周典接过水漱了一下口,回过头看了三个儿子一眼,道:“汉文,汉全,汉堂,你们知道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是什么么?” 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,都沉默的摇头。 周典直起了腰,一下子他仿佛苍老了太多,前天晚上,他还是那个能在床上一男战二女的英雄,这会儿却像是一个步子都难以挪动的行将就木的老人。 “不应和你们的几个叔叔、大伯窝里斗,一家兄弟齐心协力本来可以断金的,结果我却将一窝兄弟全都给断了。” 周典抬步向庄园的大院里走去,那厚重的门已经开了,门口的负责人躬身行礼,恭敬的喊了一句:“周先生。” 周典也懒得看这个人了,他迈步走进大院的一瞬间,感觉自己像是进入了深渊牢房,忍不住的两行眼泪落下。 周汉文、周汉全、周汉堂三人怔了一下神,并没有对父亲的话有任何感想,还是一副不对头的目光跟着走了进去。 慕容山鹰心情不错,从出山到现在,钱收了不少,可一点力也没有出,眼下这庄园看起来很不错,可以好好的玩玩。 廖群的脸色凝重,他跟在周典的身旁这么多年,从来也没见过他像今天这般苍老,不过他是一个愚忠的人,既然周典给过他恩惠,他就要用生命报答。 …… 马家,马欣兰看过了扈强带回来的材料后,一直坐在太师椅上闭目养神,材料扈强已经看了,此时正静静的坐在一旁,等待马欣兰接下来的部署。 扈强的手机响了起来,接听之后小声的对马欣兰说:“欣兰,周典离开吉森市了。” 马欣兰睁开了眼睛,唇角淡淡的一笑,“马家被周家压了这么多年,父亲没完成的事情,我终于要完成了。” 扈强谨慎的说:“欣兰,真的要赶尽杀绝么?” 马欣兰嘴角的笑容更生动了,“周典叛逃,就证明林昆没有跟他合作,而林浩不可能不救他的那些女人,双方既然也没发生冲突,那只能说明一件事。” 扈强马上恍然,道:“我们都中林昆的计了,我们派去的人都被他给控制了?” 马欣兰道:“我最后悔的事情,就是把他请来了吉森市,但现在我也要感谢他,如果没有他,我们这次和周家之争,未必会有这么大的胜算,我决不能再犯父亲以前优柔寡断的错误,必须当机立断,将 这一切都给终结了。” 扈强道:“你的意思是,不光要对周典动手,还要把林昆列入到攻击的目标?” 马欣兰道:“先解决了周典,再对付林昆,我们现在要人有人,要钱有钱,趁着他没在吉森市站稳脚跟,我们解决了周典之后,马上可以解决了他。” 扈强道:“欣兰,恕我直言,我们这么做会不会有点太过冒险了,毕竟……” “表哥,不用多说了,地址我们已经知道了,你马上派人过去,把李贲也带上,马家和周家的恩怨,今天晚上要有一个了解了,不能给周家留有余地。” “那……” “杀!” 马欣兰斩钉截铁,眼神里仇恨的火焰再翻滚,如果不是周家从中作梗,他的大哥二哥就不会死,父亲更不会死。 扈强点了一下,道:“明白,我这就去安排。” 平静的夜,吹起一阵冰凉的风…… 林昆坐在二楼的阳台上,来别墅里绑架的那群人,都让李春生给送到公安局了。 穆正仁傍晚的时候来电话,说了一些客气的话,林昆提供给他的那些情报,不光涉及到了周典,还涉及到了许多黑幕,使得他的这次反腐之行变的更有意义了。 挂了电话,林昆继续看着平静的夜色,李春生走过来说:“师傅,刚得到消息,周典已经离开吉森市了,没想到周家这么大的家业,竟然……” 林昆笑着说:“怎么,觉得挺惋惜的?” 说着,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撑着栏杆望着眼前的一切,远处能看的到星光一片,那是来自繁华城区的地界。 李春生道:“确实觉得惋惜,毕竟那么大的家业,几乎就是一个晚上就崩塌了。” 林昆笑着说:“春生,你一定要记住,我们不管做什么生意,干什么买卖,都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,对得起国家和社会,否则的话就会和周家一样,看似繁华的背后,顷刻间就坍塌了。” 李春生重重的点了下头,道:“师傅你放心,我李春生做人一定堂堂正正。” 林昆忽然转过身,笑着说:“你觉得,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?” 李春生琢磨了一阵,马上犯难的皱起眉头,道:“师傅,这,这我真说不好。” 林昆看着李春生,李春生道:“去追击周典?趁着他落荒而逃,彻底的把他给废了?还是集中兄弟们,去对付马家,反正我对马欣兰那个女人没啥好印象?要不,咱们再……师傅,我实在不知道接下来 该干啥了,你还是别考我了吧。” 林昆笑了一下,道:“去拿两罐啤酒来,再拿两个小菜过来,咱们喝一个。” “昂?” 李春生愣了一声,道:“师傅,这是啥意思啊?” 林昆笑着说:“当你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,就静心的坐下来,以不变应万变。” 李春生咧嘴一笑,马上就去准备了,师徒俩边喝边聊,不知不觉的就夜深了,林昆抬起头看了一眼漆黑的夜空,笑了一声说:“月黑风高,杀人夜啊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