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零三十一章:出逃 - 神兵奶爸

第二千零三十一章:出逃

宇文晨红着一双眼睛突然发难,手中一把明晃晃的左轮手枪,对准了林昆,同时扳机扣动就想要将林昆打出个血窟窿。 林昆也是早有防备,他如果这点警惕的意识都没有,那他这匹漠北的狼王,估计早就在战场上死了千八百回了。 咔嗒…… 枪并没有打响,就在宇文晨掏出枪的一刹那,林昆一步迈了过来,速度快的像是一阵风,同时大手一张,直接将左轮手枪的左轮给死死的抓住了。 宇文晨脸上的表情大惊,他没料到自己隐秘的一举一动,竟然都落在对方的眼里,不等他进一步的做出反应,林昆一记重拳冲着他的胸口凿了过去。 砰! 宇文晨下意识的向后躲闪,可速度根本快不过林昆,他跟在周典身边这么多年,向来是以阴谋诡计见长,手上的功夫不弱,但真和林昆这种级别的对上了,几乎只有被碾压的份儿了。 “啊……” 宇文晨咧开大嘴一声痛叫,整个人凌空的向后倒飞出去,砰的一声撞在了身后的墙上停下,手里的手枪还攥着呢,顾不上胸口的憋闷,想要喷出的血水,猛的抬起了手枪,对准了林昆就要再次开火,只 要子弹射出去,任凭身手再厉害的高手,也是要嗝屁了。 只是,这一次不等他扣动扳机,林昆又是一个箭步冲过来,脚底下冲着他的手腕一个劲踢,脚尖直接踢在了他的手腕上,宇文晨的嘴里顿时一声惨呼,银色发亮的左轮手枪直接飞了出去,手腕处传来了 一声断骨的脆响。 林昆出手就没打算留有余地,这一脚直接将宇文晨的手腕给踢断了,紧跟着一把抓住了宇文晨的胸口,将他那肥胖的身材,直接像是拎小鸡一样拎了起来。 宇文晨哪里经历过这种阵仗,顿时惨呼了起来,那一脸骇然的表情,再配合上那惊骇至极的吼叫声,就像是杀猪一样。 “啊……林昆,你不能杀我,不能杀我……” 砰! 林昆才懒得跟他废话呢,直接手上一用力,把宇文晨整个人给摔在了地上。 那大身板子,至少也有个一百七八十斤,这砸在地上,感觉整个房间都跟着颤了。 宇文晨的战力本来也不俗,刚才要不是执迷不悟的非要用枪解决林昆,估摸着也应该能抵挡了一两下,但现在完全就是毫无还手之力只能被虐了。 “林昆,你,你不能杀我,我可以给你有用的情报,是关于周典的,我知道他很多的秘密,只要你放我一马,我就……” 喀嚓! 林昆脚底下冲着宇文晨的另一只手猛的一跺,骨头被踩碎的声音清晰的响起,回荡在空气中光是让人听了心里都发麻,宇文晨再一次惨叫了起来,声音之大,怕是都要将整个楼层惊动了。 林昆不想惹来额外的麻烦,踢断了宇文晨的一只手,紧接着又裁断了一只以后,紧跟着又将他的两只脚给踩断了。 林昆的脚底下,那可是有着巨大的力量,他这么硬生生的踩断了宇文晨的手脚,即便宇文晨以后恢复了,也是废人一个,再也不能像正常人那么行动了。 即便是这样还不够呢,林昆抬脚冲着宇文晨的裤裆,砰砰砰就是几脚踢了过去。 每一声过后,都会激起一阵惨叫声,惨叫声一声高过一声,最终彻底没了力气。 林昆停下来之后,宇文晨已经浑身冒起了冷汗,倒在地上像一摊烂泥一样直抽搐,就他现在的这副模样,绝对比死了更凄惨,死了还能一了百了,他这以后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是纯受罪了。 林昆掏出手机,对着地上的宇文晨拍了两张照片,然后发给了徐雅芳。 砰砰砰…… 包间的外面有剧烈的敲门声,茶楼的保安在外面大吼着,“快开门,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再不开门,我们要强行进去了!” 正门是走不了了,林昆懒得跟这些保安墨迹,反正这里是三楼,他直接打开了窗户,顺着窗户跳在了二楼的窗台上,紧跟着一个反身跳,落在了地上。 楼下一个保洁的阿姨正在打扫周边的卫生,林昆突然从楼上下来了,吓了这个阿姨一跳,林昆冲阿姨微笑了一下,然后从容不迫的向停车的地方走去。 楼上302包间的门,被一群保安强行的撞开了,看到屋里的场景之后,几个保安马上打电话报警,同时叫了救护车。 林昆开着车离开,对于宇文晨的出手,他不觉得自己残忍,反倒觉得自己太过仁慈了,应该再让这个干尽了坏事的混蛋,遭受更严厉、凄惨的惩罚。 夜幕降临,林昆回到了别墅区,今天晚上他不打算有任何的行动,只想静观其变,除了他以外,不管是马欣兰还是周典,肯定都难以像他这么淡定。 马欣兰一边要提防着林昆和周典联手,另一方面心里一直想要计划着将周家给一举摧毁。 而周典此时的状况,要比他自己预料的还要糟糕,下午的时候相关部门去他的一些产业里调查,结果封了大半,许多的负责人都直接被带走了,那些人都是他养的傀儡,估计承受不过两轮的审讯,就会 把他给供出来,虽然没有什么物证,但相关部门可以根据人证,把他暂时给控制起来,然后再慢慢的查。 周典闭上眼睛,他这么多年来干了多少违法乱纪的勾搭,他自己都记不清楚的,这些罪名加在一起都够他枪毙好几个来回了。 傍晚夜幕降临的一刹那,周典终于睁开眼睛,做了他这一辈子最痛苦的决定,暂时离开吉森市,出去躲避一段日子。 他心里头比谁都明白,他这一出去,周家在吉森省多年的实力,恐怕要就此瓦解了,周边那些城市里昔日对他俯首称臣的小混混们,也不会再尊他了。 秘密的离开周家大院,周典只带了三个儿子、管家福伯、廖群以及高价雇来的慕容山鹰,他雇慕容山鹰过来,本来是想要林昆的命,但现在看来,能保住他自己的命就已经不错了。 周家在吉森省扎根这么多年,周典还是给自己留过不少后路的,他的这次离开并不是离开吉森省,而是去了长宁市,那儿有他的一个私密庄园,这么多年来一直不被外人知道,只有他的几个心腹知道, 他的几个儿子都不知道。 周汉全是一个谨慎的人,带着自己的贴身保镖,并对吉森市的一些产业,打电话做了安排。 周汉堂一向都是以二哥唯命是听,周汉文则在一旁嘲讽,“老二,你想的可真够多,咱们这一走不知道杀时候能回来,你难不成还惦记着千秋大业呢?” 车上,周典一直闭着眼睛,往常这个时候,他一定会教训大儿子一番,不能主动引起兄弟矛盾,但他此时却没心情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