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零二十八章:暗中人 - 神兵奶爸

第二千零二十八章:暗中人

“……是宇文臣那个畜生!”徐雅芳咬牙切齿的说:“周典对待女人一般,但对待他的左膀右臂尤为的看重,即便我把今天的事情告诉他,他也不会为了我和儿子,把宇文臣怎么样的。” 说着,徐雅芳脸上的表情恍惚了一下,一抹浓稠的忧伤表情绽放开来,道:“我这一辈子最后悔的事情,就是当初看中了周典的钱势跟了他,当初怀孕的时候,我就不应该把孩子生下来,还幻想着能因 为孩子嫁进周家……” “周典就是个混蛋,我当初也是傻,像他这么一个坏事做的太多的大魔头,老天爷怎么会让他生出来有出息的孩子,唯一的一个有出息的周汉涛,还是被你给杀死了,其他的几个儿子,要么就是心机过 重心胸狭隘,要么就是脑袋一根筋,没一个能担当大任的。” 提到周汉涛的死,林昆并没有否认,笑了一下说:“你要让我杀的人就是宇文臣?” 徐雅芳重重的点头,“在吉森省,除了你我想不到有别的合适的人选了。” 林昆笑着说:“杀他不太可能,不过我能让他对自己所做的事付出足够的代价,而且应该比杀死他更让他痛苦。” 徐雅芳沉默了片刻,“好,那也行!但是我有一个要求,必须要让他足够的惨。” 林昆道:“不过,我总得有一个理由,他对你怎么样,这应该算是周家的家务事。” 徐雅芳道:“这个禽兽跟在周典身边这么多年,逼良为娼、放高利贷、害的别人家破人亡的事没少干,你要是想知道,我就一五一十的跟你说说。” “愿闻一二。” “远的不说,就说近三年,我知道的……” 徐雅芳娓娓道来,林昆相信她不会说谎,这个宇文臣生的一个圆脸,眉心处有一颗硕大的黑痣,无论见了谁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,这种人天生的奸人贼相,放在哪儿都不会是好东西。 “够了。” 不等徐雅芳说完,林昆笑着打断,“徐女士,这个忙我帮你了,不但是帮你,也当是替天行道为民除害了。” 徐雅芳的脸上涌起一阵感激,“谢谢你!” “先告辞了。” 林昆笑着站了起来,既然决定动手,那就趁早,否则以吉森省现在的状况来看,这个宇文臣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溜了。 溜的不光是宇文臣,周典可能也在策划了。 “林先生,请留步。”徐雅芳突然喊住林昆。 林昆停下来,徐雅芳从包里掏出了一个小u盘,还有一个牛皮纸袋递给塞给林昆。 “这?” “这是我跟在周典身边的这些年,搜罗的一些证据,都是好些年前的了,最近这些年周典也不怎么和我有交集,这些证据材料对于我来说没有用,但对于需要他的人来说,会有用的。” “谢了!” 林昆笑着说了一声,将东西收了下来。 徐雅芳目光坚定的看着林昆,道:“林先生,希望你能够说到做到。” …… 离开了北铁咖啡厅,林昆驱车向龙兴茶楼驶去,昨天晚上正是周家和马家斗的最凶的时候,宇文臣居然跑到了周典的小妾那儿,可见这厮没有参与战斗,那这会儿他也不一定在周典身旁。 到了龙兴茶楼,见到刘幸福之后,刘幸福第一句话就是问昨晚的情况怎么样。 林昆大致的说了一番,刘幸福还抱怨林昆不让他和手下的兄弟们参与进来。 林昆笑着说:“这种斗争是江湖的事,我能搞的定,你和兄弟们代表的是国安局,这种事还是不要正面插手的好。” 刘幸福给林昆递过来一杯茶,林昆嗅着茶香,抿了一口,放下杯子道:“刘哥,让手底下的兄弟帮我查一个人,周典的手下宇文臣,看他现在在哪。” 刘幸福道:“那个宇文臣?我知道这个混蛋,坏事没少干,我一直在等一个机会弄他,只是考虑这厮的神出鬼没,而且身手不一般,怕打草惊蛇了。昆子,你这是要对这混蛋动手了?” 林昆简单的将徐雅芳的事跟刘幸福说了一番,并将徐雅芳跟的东西给了刘幸福,“这里面涉及到周典的许多犯罪证据,你帮我给穆先生送过去吧。” 刘幸福听完之后,先是骂了一句宇文臣,另外又叮嘱林昆,要小心徐雅芳这个女人,这女的表面上看起来挺优雅的,实际上多年以前是吉森市的夜场一枝花儿,当时周典可是被她迷的不轻。 林昆笑着说:“放心,我和她只是做生意,反正这个宇文臣罪大恶极的,这种祸害不管出于什么身份,我是不会允许他继续这么逍遥法外的,好人不一定有好报,但是恶人一定要有恶报。” 刘幸福将档案袋和u盘收好,道:“好,我这就让手下的小弟们全城搜索,但愿你这个混蛋这会儿没跟周典在一块,否则的话要对他动手还真有点困难。” 林昆笑着说:“周典怕是也没几天蹦跶的了。” 刘幸福打了几个电话之后,手下的那些负责搜罗消息的小弟们全都行动了起来。 此时,马家的私人庄园里,马欣兰坐在父亲曾经坐着的椅子上,面色沉寂,时间已经是下午临近黄昏,她这一天几乎都是这么坐着,饭没吃,水也没喝,甚至通宵熬夜之后仍无丝毫困意。 她在等待天黑,同时也在等一个电话。 马家在周家有一个绝对隐秘的眼线,这个眼线之前一直都是马万元单独联系,马欣兰过去一直只知道有这么一个人,但从来都不知道对方的身份是谁。 昨天夜里有人主动给她发了信息,声称自己就是那个人,并且不会帮助周家对付马家,而且还有重要的情报要告诉马欣兰,让马欣兰提前准备好现金。 对方的要价是高昂的,马家怎么说也是家大业大,真正有价值的东西,价格不是问题。 对方承诺的是天黑之前来电,马欣兰有直觉,这个人即将带来的情报,将会对周典造成致命的一击。 现金已经准备好,随时都可以派人送过去,除此之外马欣兰还想从这个人的口中得知,周家安排在马家的眼线有多少,谁都不喜欢被暗中盯着,尤其是被自己身边的人。 当最后的一束阳光,即将消失的时候,马欣兰的手机终于响了,这一次是另外的一个陌生号码,但直觉告诉马欣兰,打电话的这个人就是她等的人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