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零二十七章:周夫人 - 神兵奶爸

第二千零二十七章:周夫人

林昆的这一觉睡的可是美了,不过中间还是被电话给吵醒,来电的是一个陌生号码,他盘腿坐在床上接听了电话。 “喂……” 林昆懒洋洋的说了一声,电话里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,“你是林昆么?” 女人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,但也很不对劲儿。 林昆疑惑了一声,“我是,你哪位?” 女人说:“两天前我们见过的,在酒吧。” 林昆一时间没想起来,笑了一下说:“不好意思,我没想起来,有事儿么?” 女人道:“我想你帮我杀一个人。” 林昆有些意外,道:“杀人?这可是犯法的。” 女人道:“你的底细我知道,你是辽疆省地下世界的教父,我让你杀的这个人,是一个穷凶恶极的家伙,而且你不白帮我,我知道你在和洪林门开战。” 林昆的兴致一下子提了起来,道:“你到底是谁?” 女人道:“我只是一个没有靠山的可怜女人,我可以给你周典的许多把柄,如果你感兴趣的话,我们见个面吧。” 林昆快速的琢磨了一下,道:“见面可以,不过我有一个问题,和洪林门开战的,不光是我,马家的实力似乎更大。” 女人直截了当的道:“我没有兴趣和马欣兰合作,感兴趣的话,北铁咖啡厅,我会在二楼最靠窗里面的位置等你。” 不等林昆再说话,手机里传来嘟嘟嘟的忙音。 来电话的是谁? 两天前,酒吧里遇见…… 林昆坐在床上摸索着下巴,不禁的想到了夏蓉,那个格调不错酒吧的女经理。 可听刚才的声音…… 算了,不去多想,林昆穿上衣服洗了把脸,揣上车钥匙就出门了,临出门前对家里的女人们叮嘱了一番,不要轻易出去,就算出去也要有保镖陪着。 现在整个吉森省都处在动荡不安之中,暗中不知道多少人盯着他和身边的人,林昆一个人倒不害怕,但身边的朋友他不得不考虑,即便真是身陷险境,他也希望那是他自己而不是别人。 北铁咖啡厅在一条僻静的街区,周围的建筑复古,随处都可见历史的痕迹。 这条街是当初抗战时期的侵略者建的,如今整条街还保存着比较完好的形象,一方面希望老百姓能记住这条街,记住曾经的耻辱,另外这条街上的建筑虽然有些老了,但也可以来作为利用。 北铁咖啡厅,是在一栋老式的三层别墅里,别墅的面积不小,客厅、阳台、卧室等地方都做了不小的改动,充满了现代的气息,看这房子的规模,过去应该是一位侵略者的高官的住所。 叮铃铃…… 林昆推开门,马上就传来了一阵风铃声,时间临近傍晚,咖啡厅的生意还好,三三两两的顾客,喝着咖啡吃着甜点。 “欢迎光临!” 一个穿着工作装的小姑娘笑着迎过来。 “二楼最靠窗的位子,麻烦带过我去。”林昆笑着说。 “好的,先生跟我来。”小姑娘在前面带路。 噔噔噔…… 踩着老式的木质楼梯,每一声都带着历史的节奏感,二楼最里面的靠窗角落,此时一个秀发披肩的背影出现在眼前。 “先生,就是那儿了。”小姑娘笑着说。 “谢谢。” 林昆笑着说了一声谢,掏出小费给小姑娘,小姑娘脸上的笑容更是灿烂几分,双手接过钱道谢之后转身离开了。 林昆走过去,直接坐在了女人对面的沙发椅上,眼前的女人戴着一个大大的墨镜,半张脸都被遮在后面,而且脸颊上有明显的几处伤痕,此时两只手抱着咖啡杯子,修长的手指不停的摩挲着。 “是你约的我?”林昆打量了一眼,实在没认出这个女人,主要是这遮了半张脸的墨镜太碍事了。 “你能帮我么?”女人直截了当的说。 “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,怎么帮你?”林昆笑着说,冲一旁的服务员打了个响指,让服务员送了一杯白水过来。 女人摘下墨镜,露出了一张本来好看,但此时却满是伤痕的脸,她的左眼眶是黑的,是被拳头砸在上面的黑,右边的脸颊上有明显的擦伤,而且脸颊也肿了起来,一看就是被毒打过的。 “是你……” 林昆认出了这个女人,正是那天晚上奇葩三角恋的那个没啥骨气的小子的妈。 这女人看起来很年轻,四十左右却有着一副三十多岁女人的少妇韵味,再加上身材不错,随便放在哪儿都是少男杀手,只不过此时的模样太过狼狈。 “徐女士,你这是?”林昆记得这个女人姓徐,但具体什么名字记不起来了,毕竟只是一面之缘,也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,而且对方主动有事求他。 “我叫徐雅芳,林先生的底细我都知道,我也不瞒你了,我是周典的老婆。” “嗯?” 林昆眉头马上轻蹙了一下,心中惊讶疑惑,但脸上的表情依旧保持着淡定,笑道:“周夫人,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。” 徐雅芳轻抿了一下嘴唇,道:“我不是周典的正室,只是他在外面养的一个小妾,要不是有了儿子,恐怕早已经被他甩了,现在他也很久不去我那了,所有我和周典的关系你不用担心。” “你脸上的伤怎么回事?即便你和周典没什么来往,但凭你和他的关系,有人敢对你下手,他应该不会坐视不管吧?” 林昆笑着问道,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。 “我不光是被打了,我还被那个混蛋给……” 徐雅芳的情绪有些激动,拳头攥紧,端起桌子上的咖啡,咕咚的喝了一大口,杯子重重的摁在了桌子上,才继续开口道:“那个混蛋不但打了我,还把我给强暴了,还把我儿子也打了。” 徐雅芳一提到儿子,林昆自然就想到了那个窝囊的小子,估计周典的几个儿子里,除了周汉亚之外,就属他最没出息吧,俗话说母凭子贵,生了这么一个不争气的儿子出来,遭受周典的冷落也是正常, 若是儿子出类拔萃,就是看在儿子的面子上,周典也应该不会冷落她。 当然,这些都是外话…… 林昆笑着说:“既然这样,你为什么不去找周典,就算他不在乎你,可被打的也是他的儿子,他这个做父亲的……” 不等林昆说完,徐雅芳要切齿的说:“因为把我强暴的不是别人,是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