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零二十六章:坐立难安 - 神兵奶爸

第二千零二十六章:坐立难安

马欣兰的语气很平稳,似乎不管什么时候,她都是这么一副办事的风格,她可以气急的握紧拳头,但说话的语气,绝对不会透露给对手半点的破绽。 随着周家实力一夜之间的土崩瓦解,马欣兰正在她的方式,证明着她是多么的优秀,只要这一次能一举统一下吉森省的地下势力,她将会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到父亲的坟前敬一杯酒…… 然而此时,对于她来说最大的问题,最大的威胁不是洪林门的周典,而是被她亲自招揽到吉森省的林昆。 马欣兰的语气很平静,“我帮你将你的朋友救出来,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 林昆没有问条件,而是直接笑着说:“我要是不答应呢?” 马欣兰道:“周典的手下,有着各种的生意行当,甚至我还知道他贩卖过年轻漂亮的姑娘,到一些落后的国家。” 林昆笑着说:“马小姐,你认为周典绑架了我的朋友,只是为了去贩卖?或者他真的敢做什么队她们不利的事?” “洪林门一夜之间,实力几乎是崩塌状,周典现在最想看到的,应该是能和我站在统一战线上吧,你应该是怕我和周典合作吧?” 马欣兰语塞,同时也在心里暗骂了一句自己太蠢,她总是习惯性的太低估林昆,这倒不是她看不起林昆,而是林昆平常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,总让她对他重视不起来。 即便如此,马欣兰还是强自镇定的说:“我的条件就是,你离开吉森省。” 林昆听完之后,笑了,“马小姐,做人可是要厚道,昨天你刚跟我说,要一起联合对付周典,并且城北的地界归我,现在眼看着胜利在即,就要赶我走了?” 马欣兰道:“林昆,你不要逼我。” 林昆笑着说:“我要是不答应呢?” 马欣兰道:“你的朋友虽然在周家人的手上,但我在周家是有内应的,要是动手杀了你的几个朋友也不是不可能,当然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我不会这么做。” “好啊,那你就让你的内应动手吧。” 林昆笑着说,边直接挂断了电话,他的脸色突然一愣,旋即无奈的笑了起来。 李春生在一旁问:“师傅,怎么样?” 林昆笑着说:“最毒妇人心,没错。” 陆婷等人都坐在餐桌旁,一副好奇的模样。 林昆满足了众人的好奇心,将事情的原委说出来,几个女人听过之后,都发表了不同的意见,俞苏大声的骂道:“马欣兰这个女人,简直太混蛋了!” 章小雅道:“林昆哥,不要放过她。” 此时…… 周家,周汉堂接完了电话之后,脸上的表情很难看,周汉全意识到情况不妙,小声的问一句,“老三,出什么事了?” 周汉堂小声的说:“人被马欣兰那娘们捷足先登了,我们的人扑了个空。” 周汉全脸色顿时一变,一旁的周汉文见此情况,嘴角得意的一笑,“老二,看来你让老三办的事不怎么顺利啊。” 话语里带着一抹冷嘲热讽的意思,周汉全黑着脸没有搭理,走到了周典的面前,“爸,老三派出去的人出了点状况。” 周汉全将事情的原委,说给了周典听。 周典听完之后,恶狠狠的砸了一下拳头,砰的一声落在了椅子的扶手上。 “又是马欣兰这个女人,早知道如此,当初我就应该找机会做了她!” 周典气汹汹的说完,周汉文马上走过来,得意的笑道:“爸,你总是看中老二,可老二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办的好,要我说咱们也别管是白天还是晚上了,就趁着现在带上人去打姓马的那娘们一个措手不 及,才有机会翻盘。” “你给我闭嘴!”周典冲着周汉文就骂了一声,“成天到晚只知道窝里斗,你这个做大哥的从来就没个榜样,出的什么馊主意,大白天的动手,你真当吉森市的警察都是我们周家养的?” “我姑父他……” “你姑父个屁,你姑父现在已经被抓了!你这脑袋里一天到晚都想些什么东西,这么大的事你都不知道?” 周汉文被周典劈头盖脸的一顿教训,马上羞愤的低下了头。 管家福伯除了打理周家的大小事务,也扮演着智囊的角色,这时又凑到了周典的身旁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老爷,现在局势不容乐观,我已经提前转了些钱出去,要不咱先去外头避避风头?” 此话一出,周汉堂马上不愿意了,“福伯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,难不成要我爸放弃咱们洪林门的百年家业?” 周汉全礼貌的多,“福伯,没到这程度吧?” 福伯叹了口气,道:“刚才我接到消息,相关部门天一亮就要来查我们周家名下的产业了,咱们周家现在的局势是前有狼后有虎,我是在替老爷的安危着想。” 周典眉头皱的更深了,抬头问福伯,“预计我们的损失会有多少?” 福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,道:“算上昨天晚上损失的地盘,估摸着能剩下五分之一就不错了,老爷,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去长宁市躲避躲避风头,相关部门的调查,我们自然有替罪羊,可马家和姓林的 虎视眈眈,我们……” 周典抬了一下手,道:“福伯,不用说了,你的意思我知道,但事情不到最后,我想先和姓林的小子谈一下。” 周典伸出手,福伯将手机递给了周典。 周典犹豫片刻,拨出了林昆的电话。 林昆接到周典的电话,没有感到意外,现在三足鼎立,周典是弱势的一方,马欣兰是最强势的,危机感而言,不论是周典还是他林昆都应该感觉的到。 周典的意图明确,想要和林昆联合,只要林昆答应,他虚脱将来吉森省的一半地盘都是林昆的,至于周典得到的消息,林昆的几个女性朋友被抓了,周典给出的建议是,男子汉大丈夫要有舍有得,不要 为了几个女人损害长远利益,目前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。 周典的话刚说完,林昆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,这种没有人情味的家伙,他才不会跟他打交道呢。 林昆吃过了早饭,也没有进一步的安排,只是让李春生和张金搞好关系,把城北的区域给稳定下来,另外让李春生联系好医院,尽快送张金的妹妹张萌去医治。 林昆倒在床上睡的那叫一个舒服,可马欣兰和周典却是坐立不安,马欣兰生怕周典和林昆联合,周典的担心也是同样。 周典从他那宽大的太师椅上站了起来,他已经没有年轻时候放手一搏的勇气了,他来回的踱步,突然又问向福伯,“宇文臣人呢,怎么到现在都没联系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