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一章:一声怒吼 - 神兵奶爸

第二百零一章:一声怒吼

第二百零一章:一声怒吼 作为一个牛x的男人,林昆一向是很低调的,最简单直白的表现就是他从来也不会这么大声的冲人吼叫,像刚刚背后传来的这一声怒吼,客观上来讲是气势汹汹震荡人心,可在咱们林大兵王的眼里,却是疲软肤浅的很,只有那些个没啥本事自以为是的人,才会喜欢提高嗓门大喊大叫。 回过头循声看去,只见一个身材雍容的中年男人,正一脸怒容的站在百凤门的大门口,身旁站着两个装束干练的保镖,两人都戴着个大墨镜很有范儿,这种范儿在别人眼里可能挺酷的,但在咱们林大兵王和龙大相兄弟的眼里,没事戴着个大墨镜装酷的家伙,却是傻缺的不能再傻缺了。 不等林昆说话,龙大相已经耷拉着眼皮,阴沉着脸向吼叫的那个中年人走过去了,边走边很无奈的问道:“我说大哥,你没事瞎吵吵啥呢,我胆子小你不知道啊,你刚才那么一叫唤,吓的我差点肝胆俱裂知道不!?” 看着龙大相一副煞有介事的模样,摆明了就是要讹上人家了,林昆的脑门上顿时垂下三道黑线,这厮也真够不要脸的,他在战场上的时候枪林弹雨都不曾害怕过,也不知道从多少个炮火堆里蹦出来了,现在居然说被人一声吼就差点把他吓的肝胆俱裂,这特么的也太能扯了吧。 不过龙大相可不那么认为,紧接着脸上就摆出一副很无辜的表情,眼神又是那么的懊恼,虽然什么都没说,但又似无声的在说:“md,你得对我负责!” 周围的人全都是一愣,头顶上仿佛一群乌鸦飞过,留下一连串呱呱呱的声音。 门口站着的那个中年男人不是别人,而是中港市北城区的大佬范志坚,在整个中港市的版图上,南城区临海是中港市的旅游招牌,北城区学府最多,是中港市的教育招牌,这年头谁都知道学生的钱最好赚,所以在中港市的诸多大佬中,南城区的产业财富排第一,北城区的能排第二,俗话说有钱就是任性,这话在道上照样好使,有钱了才能招募更多的小弟,有钱了才能树立更高的威望,有钱了才走路带风牛x哄哄。 范志坚身为道上的大佬,身上除了一股大佬的彪悍气焰,更是带了一股暴发户的气焰,平时只要往那一站,习惯性的就有一股俾睨天下舍我其谁之势,中港市的大佬不少,但像他这么一身暴发户气息的可不多。 看着眼前这个身高马大的家伙,范志坚心底的火噌的一下就上来了,一向都是自己去讹人,像这么被人讹可是头一次,嚷开了嗓门就又吼道:“特么的,你是不想活了吧,谁特么的你都敢讹,也不打听打听我是……” 不等范志坚把话说完,龙大相一脸无辜的表情打断道:“你是个鸡毛跟我有毛关系啊,现在是你吓的我差点肝胆俱裂,怎么得有点表示吧。” 言罢,龙大相一脸的讥诮的看着范志坚,一副老子打定主意讹定你的态度。 “靠!”范志坚忍不住的怒吼一声,似是从丹田里喷出了两团火焰,两个眼珠子被这汹涌而出的怒火涨的通红,滚圆肥硕的大手向着龙大相一挥,“给我废了他!”身后站着的两个小弟应声就向龙大相冲上去。 能混到大佬贴身护卫的都不是一般的道上小弟,只见这两个小弟脚下迈出一个弓步,浑身的力道蓄于双拳之间,流星一般的破空而来。 龙大相嘴角淡淡的一笑,林昆马上不忍直视的将目光挪向路旁路过的长腿美女身上,只见不等那两个小弟的流星拳砸到龙大相的跟前,龙大相猛的一脚踹出,他那健壮粗犷的大腿横扫在空气中卷动起呼啸的一声戾鸣,实实的踹中了其中一个小弟的小腹,这一脚的速度奇快,快的跟他那条大粗腿严重的不合比例,这感觉就仿佛一辆东风大卡车飙出了兰博基尼的速度一样。 砰的一声闷响,被踹中的小弟惨叫一声,身体佝偻成了虾米状,并且凌空向后倒飞出去,呼通一声撞在了百凤门的大玻璃门上,整个人两眼一翻白直接昏死了过去,好在那大玻璃门够结实,没有一下子被撞碎。 另一个小弟见状,脸上的表情一瞬间惊骇到了极点,在他的认知世界里,恐怕还没有人能一脚把他的兄弟给踹飞了,此时面对这样一个意料之外的狠人,也由不得他心里不怕,猛然向前的拳头也静止在了空中。 但一切都晚了,龙大相踹飞的一个小弟之后,紧跟着一拳就冲这个被吓呆的小弟摆了过来,就听呼通的一声闷响,这小弟的面门一瞬间被砸的扭曲,整个人也是两眼一翻白,直接脑袋向后一仰,重重的摔在了地上。 霎时间,周围一片安安静静的,不管是路过的还是原来就站在百凤门大门口的,全都是一脸凛然的表情看向龙大相,有的甚至忍不住的张开了嘴巴,脸上的表情最难看的要输那范志坚,他脸上表情惊凛,脸上的肌肉止不住的颤抖着,方才那不可一世的嚣张气焰此时消散的点滴不剩。 “呵……”龙大相走到了范志坚的跟前,扯着衣领一把将这个暴发户大佬给拎了起来,嘴角轻佻的一笑,讥诮道:“你特么的再得瑟啊?你还有小弟不,统统都给老子叫出来,老子拳脚还没施展开呢,叫出来再陪老子练练。” 范志坚脸上的表情难看到了极点,心里恼怒的不得了,他堂堂北城区的阔大佬没想到今个在这吃了瘪,丢人丢大发了不说,怕是还得挨顿揍,他脸上的表情更多的是惊惧、骇然,看向龙大相的目光也颤抖起来。 见范志坚不说话,龙大相可没那个耐心继续跟他耗,挥起巴掌直接打在了范志坚的大肥脸上,就听啪啪啪的一阵脆响,一连拍了三四下,边拍边说道:“你特么的到底是叫人啊,老子都说了还没施展开手脚,你刚才那牛x劲儿哪去了?你再特么的跟老子叫唤啊,别装孙子啊!” 范志坚被打的完全像是一个犯错误的小学生,不过他此时的状况可比犯错误的小学生尴尬的多,被打的缩着脖子频频的往后退,却是一句也不敢反驳。 “兄弟,算了。”林昆冲龙大相挥了挥手,示意他停下来,看着范志坚这副孬样,这会儿就是把他的裤子给扒了估计他都不敢吭出个屁来。 林昆的话就是命令,龙大相马上停了下来,转过头满脸无奈的冲林昆笑道:“昆哥,这孙子真特么的不好玩,刚才还吊炸天,这会装孙子。” 林昆笑着走了过来,看着脸色绿的发黑的范志坚,微微一笑道:“如果我没认错的话,这位大哥应该是混北城区的范哥吧?不好意思,刚才多有冒犯。”这绝对是打一个耳刮子给一个甜枣吃,范志坚眼神复杂的看着林昆不吭声,心里头其实早已经将林昆的祖宗八辈都问候了一遍。 “啧啧……”林昆摇摇头,轻叹一口气:“看来是兄弟我认错人了,要是范哥的话,我本来还打算给个面子的,既然不是范哥,那只好让我兄弟招呼你了。”说着,目光转向一旁的龙大相:“兄弟,招呼他。” “好咧!”龙大相应了一声,摩拳擦掌的就冲范志坚过来,范志坚的脸一下子被吓的都颤抖起来了,要说他这身皮肉以前也是经受过考验的,中港市的任何一个大佬都不是那么好当的,几乎都是自己一步步拼出来的,只是他这身皮肉过了太多年的安逸日子,早就变的娇贵不堪了。 “我是范志坚!”范志坚满脸骇然的赶紧开口,重复着喊道:“我是范志坚啊,别动手!” 林昆抬起手,龙大相停下来,林昆嘴角轻佻的笑着,龙大相脸上也是一阵鄙夷的笑容,同时周围其他看热闹的人也是一副瞧不起的表情看着范志坚,混道上的混到这个水平也是真够可以的了,还不如去卖烤地瓜了。 “果然是范哥啊。”林昆拱起双手,做出一副尊敬的架势,也只是假仁假义一下罢了,笑着道:“不知道范哥今天到兄弟的地盘为了什么事啊?” 范志坚犹豫了一下不想开口,可看了一眼林昆身旁的龙大相后,马上就变了口风,道:“今天……今天过来是为了祝贺兄弟你承包了疯皇集团。” 龙大相听了直接啐了一口,“我呸,你这不要脸的玩意儿可真是说的比唱的好听,麻痹的你一群人风风火火的到我们这儿来,还不是因为妒忌昆哥承包了疯皇集团,今个老子我一拳一个,砸死你们这群龟儿子!” 说着,龙大相挥着拳头就准备去砸范志坚,给范志坚吓的立马向后退去,林昆挥手拦住,“大相,淡定点,既然范哥说是来祝贺的,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,怎么也得给范哥个面子不是。范哥,现在是这样的,你的车停在了我的车位上,你看是不是叫你的司机给挪一下?” 范志坚微微一怔,继而马上回过神,连连道:“应该的应该的。”赶紧就向被龙大相砸到的光头司机招呼,“李子,快特么的别装死了,赶紧起来把车给挪了!” 躺在地上的光头司机闻言,挣扎着爬了起来,灰溜溜的钻进了车里,周围立马爆发出一片哄笑的声音,这些围观者有路人,也有此时正坐在百凤门大厅里的大佬们的司机、小弟们,甚至也有个别的大佬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