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零一十五章:全面败退 - 神兵奶爸

第二千零一十五章:全面败退

马家和周家的战斗,一直持续到将近凌晨四点钟的时候才结束,双方人员受伤无数,送往了吉森市的各大医院,至于战斗的结果,是周典打破了脑袋也想不出的,他本以为胜券在握的一场战斗,居然输的 惨烈。 昨天晚上,马欣兰甚至亲自带人来围剿他的总部——周家大院,好在他提前安排了精锐的手下把守,否则的话,今天天亮以后,他周家大院的主人就要变成姓马的了。 周家的大院里,此时一片萧杀、黯淡,周家依旧坐在家主的位置上,周汉文、周汉全、周汉堂三人站在他的面前,另外还有他的得力干将廖群,以及昨天刚雇来的杀手榜上前二十的慕容山鹰。 慕容山鹰本来是要去对付林昆的,但半路上又被周典给招了回来,慕容山鹰确实很有实力,昨天晚上一口气斩杀了马欣兰手下十余个得力的干将。 周汉文、周汉全、周汉堂以及廖群的脸上都有些狼狈,昨天晚上他们浴血奋战,虽然暂时击退了马家的攻击,但也没能守住太多的地盘,如今马家的好几条街区,已经被马家给占领了。 砰! 周典的一只手,重重的砸在了茶桌上,将那已经凉透的一杯茶给震倒了,茶水流了下来,淌过桌面,吧嗒吧嗒的掉落在地上。 周典怒声问道:“我就想知道,这到底怎么回事,区区一个红缨帮怎么突然变的这么难搞,你们谁能告诉我,这到底怎么回事。” 一群人面面相觑,都不说话,除了慕容山鹰坐着,其余的人都站着。 慕容山鹰冷笑了一声,道:“周先生,亏你还是吉森省的第一大佬,手下的人也忒差了点吧,被一个女人带领的帮派,给打的丢盔弃甲,我看你这第一大佬的位置要不保了吧。” 周典脸上的表情不悦,看向慕容山鹰道:“慕容先生,我花钱雇你来是替我办事的,不是在这儿冷嘲热讽的,我周典答应给你的报酬一分不少,现在我愿意再加一倍。” “哦?” 慕容山鹰呵呵一笑,“怎么,要堵住我的嘴么?” “你必须保护我的安全,短时间内为我出力。” “成交,没有谁跟钱过不去,不过不是两倍,是三倍。” “行!” 周典咬了咬呀,这时他的贴身管家福伯从外面快步跑了进来,边跑边喊:“老爷,我查到了。” 管家阿福跑进来,也不顾什么规矩不规矩的了,端起了周典旁边的一壶凉透了的茶,咕咚咕咚的就是灌了一大口,抬起胳膊擦了一下嘴角,道:“马欣兰手下的那群神秘的人,都是咱们吉森省退隐江湖 的一些老家伙,还有一些从北疆照过来的人。” 周典皱着眉头说:“不可能,她怎么可能短时间内找来这么多的人,她又不是吉森省的教父!” 阿福道:“开始我也不相信,是咱们安插在马欣兰身边的眼线亲口告诉我的,马欣兰在马万元留下来的遗物中,找到了一个人情账本,那些人都欠马老爷子的人情,马欣兰找到了他们,并许下了重金做 报酬。” “md!” 周典气呼呼的又砸了一下桌子,“”该死的马万元,活着的时候跟我斗了大半辈子,现在死了还在跟我斗。 阿福小声的说:“老爷,我在那些人的中间,找到了一个老相熟,可以从内部反马欣兰。” 周典的脸上马上闪过一抹异彩,“靠的住么?” 阿福道:“绝对靠的住,就是对方开价比较多,要三千万,他答应可以杀了马欣兰。” “三千万?” 周典摸索了一下胡子,道:“没问题,答应他,只要他能杀了马欣兰这个臭娘们,我再给他加三百万。” 阿福道:“那我这就联系。” 管家阿福也不避讳,当着众人的面就开始拨打电话。 周典坐在主座上,目光从周汉文、周汉全、周汉堂,以及廖群的脸上扫过,问道:“宇文晨哪去了?” 几个人面面相觑,一起摇头表示不知道。 周典骂了一声,“md,这个王八蛋,不知道又去哪滚混了,马上给他打电话,让他过来。” 廖群掏出手机给宇文晨打电话,电话响了半天也没有接通,再打,还是半天也没接通。 周汉文冷哼了一声,道:“那个胖子,平时就是吃里扒外阿谀奉承的货色,现在见我们周家危机,可能已经卷钱跑了吧。” 周家皱着眉头没有理会,他此时的心思都在阿福的身上,只要能杀死马欣兰,这场危机就算是过去了一半,马家后继无人,一大摊子的生意,都将落在他周典的手里。 这绝对是一招釜底抽薪的好计谋。 阿福拨出去的电话,也是响了半天也没人接,就在阿福准备挂断电话的时候,对面接通了,阿福一脸兴奋的刚要开口,电话里却是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,这女人的声音不是别人,正是马欣兰,“喂… …” 阿福脸上的表情彻底愣住,马欣兰又开口,“是周典的管家福伯吧,想要买我的脑袋?福伯,你的这位老朋友已经再也没法开口说话了,你替我向周典转告一声,今天晚上之前,如果他还留在吉森省, 就是个死。” 嘟嘟嘟…… 电话里传来了盲音,阿福面无表情的看向周典,嘴唇哆嗦了两下,不知道该怎么开口。 周典几声骂道:“阿福,你还墨迹个屁,到底怎么回事,赶紧说!” 阿福道:“老,老爷,我的那位相熟的老朋友已经……已经再不能开口说话了。” “哼!” 周典抓起茶几上的茶杯,重重的往地上一摔。 “马欣兰还说,还说……今天晚上之前,老爷你要是不离开吉森省,就是个死。” “次奥!” 周典嚯的一下站了起来,“我周典在吉森省称霸了大半辈子,居然让一个娘们给摆了一道。” “爸,咱们跟她拼了!”周汉文怒吼一声道。 “对,老爷,咱们手下还有兄弟,和马欣兰这娘们斗个鱼死网破!”廖群也跟着喊道。 周汉堂也想要开口,被周汉全拉了一下,周汉全向前走出一步,语气依旧十分的平静,道:“爸,现在我们不能跟他硬碰硬,我倒是有一个主意,或许能平息这场争斗。” 周典道:“什么主意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