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零一十三章:本来面目 - 神兵奶爸

第二千零一十三章:本来面目

“姓林的,我张金也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,你说的如果是真的,我张金谢你,你如果说的有诈,我拼了这条命也要让你有个好歹!” 说完,张金又重重的叹息了一声,“不过,周先生对我有恩,你让我离开他,这一点我实在做不到,等你把我妹妹安排到了燕京治疗,我愿意让你废掉我的双手双脚。” 林昆笑着说:“不错,张经理,你确实是条汉子,可你想过我如果真的废掉了你的双手双脚,即便今天晚上周典能熬过去,将马家击溃化险为夷,他还会重用你么?” 张金道:“那自然不能,周先生的手下没有废人,有的都是良将精英,周先生对待手下,也一向都是光明磊落,出手阔绰。” 李春生在一旁骂道:“姓张的,你脑袋是不是当兵当糊涂了,还是出门让车给撞了,你真以为周典是什么好东西呢?他如果真是好东西的话,早就安排你妹妹到燕京去治疗了,而不是留在这儿保守治疗 。” 张金回过头瞪了李春生一眼,“不许你这么诋毁周先生,要不是卓先生,我妹妹恐怕早已经……” 林昆笑着说:“张经理,周典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你应该比我更了解吧,他是一方大佬,同时也是一个商人,你张金如果没有利用的价值,他会给你钱医治你妹妹么?” 张金道:“那周先生也是我的恩人,即便这是一场生意,周先生也是识千里马的伯乐。” “你这个傻缺!” 李春生愤愤不平的又骂了一声,看向林昆说:“师傅,还是把那录音给他听吧。” 林昆点了一下头,李春生从兜里摸出了一个mp3,张金一看到这个mp3,脸上的情绪马上激动起来,“你们这群王八蛋,把我妹妹怎么样了,我妹妹的东西,为什么在你们的手上,我妹妹要是有个三长 两短,我……” “二哥,这个小娘们长的挺漂亮的,可惜是个病秧子,你说我要是把她给搬到床上,能不能直接把她给干升天了?这小娘们好像还是个雏儿,我真想给她开苞了。” “老三,你先不要精虫上脑,我知道你盯上这小娘们有段时间了,可她毕竟是我们周家的一条狗,我带你过来的意思,就是想要告诉你,今天晚上城北的皇爵酒吧是一个死局,张金那个傻蛋一定会以为 自己是林昆的对手,等他被林昆彻底废了,父亲就会将这只狗扫地出门,到时候……” “哈哈,二哥我懂了,那我就再等她一个晚上。” …… 李春生将耳机塞在了张金的耳朵里,听完了mp3里的对话后,张金确定是周家的二公子周汉全和三公子周汉堂,如今周家的几个公子里,这个二公子是最得周先生喜欢,没想到平日里满嘴的仁义道德的 周汉全,和平日里骁勇令人钦佩的周汉堂,居然是…… “哼!” 张金冷哼了一声,咬牙启齿的骂道:“两个畜生,我张金拼死为周家效力,这两个畜生居然惦记我的妹妹,我要杀了他们!” 李春生骂道:“姓张的,你是不是傻,就你现在这副德行,拿什么去跟家人斗,你倒是可以去拼命,但你觉得你有多大的胜算?” 张金猛的反应过来,“我妹妹……我妹妹现在在哪?” 李春生骂道:“你现在想惦记起你妹妹,放心吧,她还在那家疗养院里。” “不行,我得去救她,不能让周汉全、周汉堂那两个畜生害他,我要去找周先生,让他替我做主!”张金挣扎着就站了起来。 林昆磕了磕手里的烟灰,道:“张经理,要不你现在给周典打个电话,看看他是什么意思?只要周典开口,他的两个儿子目前应该不敢随便乱来,你也省的去疗养院了。” “对……” 张金急忙忙的掏出手机,“先给周先生打个电话。” 电话已经拨出去了,响了几声之后接通了。 “喂……” 电话里传来了周典的声音,周典的声音听起来很沉稳,“小张,你那里的情况怎么样了?你是打电话过来跟我报喜的么?” 张金面露难色,道:“周先生对不起,我张金没用,没能帮你守住皇爵酒吧。” “嗯?” 周典道:“那你那儿现在的情况怎么样?” 张金抬起头看向林昆,李春生在一旁压低着声音说:“你可以说你已经被废了,看周典什么反应?” 张金犹豫了一下,压低着声音说:“周先生,我为你尽了最后的力气,我的两条腿被姓林的给砸断了,下辈子不能再为你驰骋沙场了。” “嗯,你已经做的很好了,我周典会记住你的。”周先生的语气很平静,“我会给你一笔安家费,保证你以后的日子不会太差。” “谢谢周先生,钱我可以不要,但有一件事,看在我过去为洪林门尽心尽力的份儿上,你一定要帮我主持公道!”张金决然道。 “什么事,说吧。” “周先生,是关于我妹妹的,我听说三公子想要对我妹妹不轨,我就这么一个妹妹,求求你开口,让三公子放过我妹妹吧,求你了……” “小张,你这话什么意思,这些年我对你妹妹怎么样,你是知道的,你现在却要反过来诬陷我的儿子,对你妹妹有不轨行为?” 周典的语气不高兴起来,“你这么说有证据么?” “有,周先生,我可以放录音给你听。”边说,张金便将mp3的耳机贴在了手机的话筒上。 等放完了以后,张金马上说:“周先生,你都听到了吧,三公子和二公子他们俩……” 不等张金把话说完,对面马上传来了周典愤怒咆哮的声音,“张金,亏我待你不薄,你居然来诬陷我的儿子,我自己养的儿子什么样的人我清楚,什么样的漂亮女人他们没见过,至于打你妹妹的主意么 ?你要明白,如果没有我,你妹妹早就死了,即便我儿子真的要对你妹妹怎么样,那也是理所应当的!” “周先生……” 张金满脸的诧异,想要开口再说什么,电话里已经传来了盲音。 张金失魂落魄的挂了电话,口中喃喃道:“怎么会这样,周先生怎么会变成这样。” 李春生冷笑了一声道:“就你是个死脑筋,这才是周典的本来满目,你还想再替他卖命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