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零一十二章:仁义之辈 - 神兵奶爸

第二千零一十二章:仁义之辈

张金一脸的决然,怒目的瞪着林浩,虽然被打成了个奶奶样,但依旧一副不服气的模样。 手下的一群小弟见状,那些个从外面雇来的混混倒是没啥发应,这会儿只想着事不关己最好,瞅准了个机会马上就溜了,而张金自己的小弟,闻言各个表现出和他同样决然的表情来,一下子全都站在了 张金的身侧。 “金哥,我们既然跟了你,那就是你的人!” “金哥,咱们兄弟愿与你共生死,绝不怂!” “金哥,你是咱们兄弟的脊梁骨,没了你,咱们兄弟一盘散沙,和大街上的小混混没啥区别!” “金哥……” 众位小弟你一句我一句,一个个誓死决然的表情,那可绝对不是闹着玩的,可见张金平时还是很得他手下这一群兄弟的心的。 再反观从外面雇来的那一群小混混,这些人都是张金临时从外面抓来的,给了高价的报酬,今天晚上一起守在皇爵酒吧里。 张金的本来想法是召集足够多的人手,一鼓作气将林昆给拿下,好到周典的面前邀功。 可事与愿违,只能说他的想法是好的,他怎么也没料到,林昆的身手会猛的如此摧枯拉朽,他一向对自己的身手很引以为傲,即便是对上了宇文晨和廖群也有十足的信心。 可在林昆的面前,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‘绝望’两个字是多么的真切…… 现在只要林昆一句话,别说是他张金了,就是他手下的这一群兄弟,也一个也别想站着走出去。 眼见周围的兄弟力挺自己,誓要和自己一起面对接下来的暴风雨,张金内心温暖的同时,却又是一抹怒容涌上脸颊,冲着周围的兄弟们大声喝骂,“你们都特么瞎嚷嚷什么,谁是大哥,你们都不听我的 话了?” 一群小弟瞬间哗然,迎面的一群外面雇来的小混混,其中为首的一个男人走了过来,陪着笑脸冲张金说:“张老大义薄云天,今天小弟算是见识了,既然这事情已经有了定局,我和我的兄弟们就不继续 留在这儿了,多谢张老大成全,咱们先告辞了。” 张金没有说什么,只是嗯了一声点了点头。 这为首的混混头目,马上招呼手下的兄弟,道:“张老大发话,咱们赶紧撤。”说完,当先就要向酒吧大厅的门口快步走去。 “慢着!” 突然一根钢管,横的拦在了混混头目的身前,混混头目马上停下来,脸上闪过一抹厉色,抬起头冲李春生看了过来,李春生一见这厮的反应,二话不说直接就是一管子抽在了混混头目的肩膀上。 “啊哟!” 这混混头目顿时被抽的一声凄厉惨叫,捂着胳膊倒退,脸上立马换了一副表情,带着几分谄媚说:“这位大兄弟,张老大已经同意让我们走了,你……你这是……” “他同意,我师傅同意了么?”李春生冷声说。 混混头目脸上的表情哆嗦了一下,目光胆怯的向林昆看过去,脸上继续一副谄媚的表情,冲林昆说:“这位大哥,咱们兄弟都是出来混一口饭吃的,打一场架一个人五百块,总不能为了这五百块钱……” 不等这混混头目说完,林昆笑着说:“你们可以走,不过不是现在,至少今天晚上得留下来。” 这混混头目一听这话,脸上的表情立马哭丧了起来,“这位大哥,求求你放过我们兄弟一马。” 林昆道:“放心,你们留下来也不会把你们怎么样的,至于为什么要留下来,我想你们应该清楚。” “我,我不清楚啊……”混混头目继续说。 “不清楚你大爷的!”李春生直接一根钢管,抽在了这个混混头目的小腿上,刚才这混混头目的表现,李春生就不是很满意,俗话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,这厮拿了张金的钱,眼看着场面控制不住了,第一 个想逃。 “啊哟!” 这混混头目惨叫了一声,直接跪在了地上。 林昆不再搭理他,目光转向了张金,笑着说:“张经理,我早先的时候调查过你的资料,有过五年的兵龄,而且还立过军区三等功,你对待兄弟也是够义气,可我有一点不明白,你为什么会留在周典身 边助纣为虐,周典干的一些违法乱纪的勾搭,你不会不知道吧,你难道忘了你曾经是一名军人么?” 张金脸上的表情微微动容,脸上划过一抹羞耻,但这股羞耻之色马上便化作了乌有,抬起头看着林昆,道:“曾经是一名军人又能怎样,我当过五年的兵,得过一次军区的三等功,我也曾经把自己的一 切都交给了国家,发誓要守护国家和人民的利益,可当我退伍以后才发现,现在这个世道,本来就是弱肉强食,没有钱什么也干不了。” 林昆嘴角淡淡的一笑,道:“你应该不是一个爱财之人,你之所以这么说,都是因为你妹妹吧?” 张金脸上的表情陡然紧张起来,道:“姓林的,你把我妹妹怎么样了?” 林昆笑着道:“张经理,你不用这么紧张,你妹妹的病是痼疾,一直留在吉森市是很难有起色的,你为了你妹妹给周典卖命,这也是情有可原,我没有要伤害你妹妹的意思,倒是可以帮这个可怜的小姑 娘一把,也给你一次机会。” 张金紧张的道:“姓林的,你到底什么意思。” 不等林昆说话,李春生走了过来,开口道:“张金,你别不识好人心,我师傅在燕京有关系,已经替你妹妹联系好了医院,并请了全华夏最好的专家,就算治不好你妹妹的病,也能帮她最大限度的缓解 痛苦。” 张金的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,看着李春生,又看向了林昆,道:“姓林的,你为什么这么好心,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?” 林昆笑着说:“我先回答你第一个问题,因为我也当过兵,我同情你是一个军人,更同情你的妹妹,可能放在现在的角度来看,你是周典身旁的鹰爪,不管你干没干坏事都是助纣为虐,我废了你也情有 可原,不过从你妹妹的角度来看,你是一个好哥哥,值得钦佩。” “第二个问题,我不想让你做什么,只有一个小小的要求,从此以后离开周典,或许不用你离开,过了今夜之后,周家的实力也将土崩瓦解,你若是还执迷不悟为了所谓的忠心替他卖命,那我只有废了 你。” 林昆语气平静,但一点也没有开玩笑的样子,张金皱起眉头脸上犹豫,过了好几秒钟,终于叹了一口气,道: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