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零九章:就在这了 - 神兵奶爸

第二千零九章:就在这了

李春生听林昆说动手,马上皱着眉头不解,“师傅,你都知道马欣兰那女的设计我们,怎么还先动手,那我们岂不是……” 林昆笑着说:“除非周典是傻子,不然的话不会在城北这边投入太大的兵力。” 李春生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拿起了对讲机说道:“都听好了,现在动手!” 随着李春生一声令下,就见皇爵酒吧周围的暗处角落里,马上涌出了一群人,奔着酒吧的门口就去了,气势汹汹,一个个的手里都拎着家伙什。 酒吧门口的保安见状,没有阻拦,而是怪叫了一声,连大门都没关就跑进了酒吧里。 角落里涌出来的一群人,快速的冲进了酒吧里,李春生看着外面,说了一声:“师傅,这也太容易了吧,不是说这皇爵酒吧的战斗力最强悍么,我看这些人不怎么样嘛,没等打就逃了。” 林昆笑了一声道:“春生,你就是太单纯了,这皇爵酒吧里的头头叫张金,在周典的手下算不上一线的左膀右臂,至少也是个二线的得力干将,而且张金这个人当过兵,还是特种兵,你觉得他手下的人 会这么怂?” 李春生脸上的表情马上紧张起来,“师傅,你什么意思,这酒吧里有圈套!?” 言罢,马上抓起了对讲机,就想要让冲进去的兄弟们撤回来,却是被林昆拍了一下手制止了。 林昆抬起下巴,点指了一下酒吧的门口,笑着说:“别撤回来了,已经撤不回来了。” 李春生再抬头一看,就见酒吧的大门已经关上,而且眼看着卷帘门就要放下了。 “师傅,这……” “别在这儿磨蹭了,下车吧。” 林昆推开车门,李春生赶紧跟着下来了。 李春生从后座上抽出了两根钢管,两只手各持一根,向着酒吧门口就奔了过去。 林昆落在后面,不急不慢的走着,李春生跑到了酒吧门口以后,抡起了钢管,冲着两个关眷恋闸门的小弟就抽了过去。 这两个小弟完全没有注意到突然冲过来的李春生,每个人的脑袋挨了一记重棍,两只眼睛一黑,晕死了过去。 哗啦…… 李春生一把掀起了卷帘闸门,这时门口的几个小弟注意到外面又有人进来,马上挥起了手里的家伙什,向李春生扑了过来。 李春生跟在林昆身边这么久,可不是白跟的,两根钢管在手,来者不惧,叮叮当当的一阵声响之后,一共四个小弟过来,有三个都被他直接给撂倒了。 “啊!” 剩下的一个小弟,发出一声愤懑的吼叫,手里的铁棍冲着李春生的脑门就力劈了下来。 黑黢黢的铁棍来势汹汹,真要砸在了头上,不说当场暴毙那么严重,反正肯定是要开瓢的。 李春生感觉到身后有危机袭来,猛的转过身已经来不及了,只能瞪大着眼睛,眼睁睁的看着那铁棍砸了下来。 李春生牙根紧紧的一咬,脑门上青筋暴突,已经做好了硬挨下这一击的准备。 铿! 就在铁棍距离脑门不到一厘米的距离时,一声闷响之后,铁棍忽然不再下落。 李春生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只感觉身旁多了一道人影,而对面劈下铁棍的小弟,一时间脸上的表情有些茫然惊诧。 这一铁棍的力道有多大,这小弟是最清楚的,他本来就是奔着一铁棍就把李春生给砸的彻底没反抗能力去的,可没想到此时这铁棍居然被一只大手徒手接住,惊诧的目光慢慢向上,落在了林昆的脸上, 表情竟是那么的淡定自若,好似抓住的不是铁棍,只是一根牙签一样。 “师傅……”李春生反应过来,马上喊了一声。 “春生,我不是教过你么,和人动手的之后,最关键的是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,再牛的武林高手,也怕暗地的刀子。” 林昆笑着说道,而眼前的小弟,震惊之余,马上回过神来,咬紧牙关使出了浑身的力气,想要把铁棍从林昆的手里抽出来,结果牙都好咬碎了,脸也是憋的通红,愣是没能将铁棍抽出分毫。 林昆抬起头,向这位小弟看了一眼,这小弟立马感觉自己像是被凶兽盯上了一般,浑身上下不由的打了个哆嗦。 林昆咧嘴轻佻的一笑,猛的一用力,将铁棍强行拽了过来,他猛的一发力,这小弟根本就抵抗不住,只好松开。 林昆将铁棍拎在手里,掂了掂重量,嘴角微微一笑,突然将铁棍往半空中一抛,然后迅速的一记掌刀切在上面。 顿时就听铿的一声闷响,铁棍应声被切弯,嗖的一下扎进了旁边的墙里。 哗啦啦…… 墙体上的砂石落了下来,眼前的小弟亲眼所见,一双眼睛瞪的老大,脖子僵硬的回过头,再看向林昆的时候,两条腿不听使唤的一软,扑腾一声坐地上了。 李春生两步跨了过去,一扬手,手里的钢管直接砸在了这小弟的脖子上,这小子一声闷叫,倒头栽在了地上。 “师傅,你太厉害了!”李春生回过头,冲林昆咧嘴一笑,竖起了根大拇指。 “行了,别拍马屁。”林昆笑骂了一声。 师徒二人继续往里走,路上又遇到了几个小喽啰,这一次没用林昆动手,李春生快速的将这几个小弟给解决了。 来到了通往酒吧大厅的门口,李春生上去就想一脚把门踹开,这时却听门后传来了张金的声音。 张金站在二楼,正低着头俯视着被他的手下包围的一群小弟,这些小弟都是中港市里带出来的,一个个不说身经百战,但也都有些身手,然而此时被五六十个人围着,心底免不得胆怯。 张金冷笑着说:“我以为姓林的会派多少人过来呢,没想到就你们这些人,呵呵,还不够给我手下的这些兄弟练手的,先解决了你们,然后再把姓林的揪出来。” 咣! 张金的话音刚落,大厅门口的大门突然一声巨响,被从外面猛的踹开了。 大门上是上的锁的,然而还是被踹开了。 大厅里的所有人都是一愣,纷纷回头看过去,张金的目光也向门口落了过去。 “张金,不用你揪我出来,我就在这儿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