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零七章:慕容山鹰 - 神兵奶爸

第两千零七章:慕容山鹰

周汉文喜欢喝酒,几乎每天晚上都要把自己搞的一身酒气,他个性彪悍张扬,但又不失细节,自从周汉涛死了以后,他和二弟周汉全是周典最有心栽培的两个儿子。 周汉文凑在周典的耳畔低声言语了一阵之后,周典脸上的表情剧烈的一变,脚底下不由的向后退了一小步。 “爸……” 不远处的周汉全看到这一幕,急忙走过来,满脸狐疑的又向周汉文看了过去。 周汉文明知道二弟在看自己,却一副视若无睹的模样,两人从小就不合,如今又存在着直接竞争的关系,可想而知两人如今的关系是何等的紧张。 周汉文道:“爸,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?” 周典有些呆滞的神情,缓和了过来,目光从周汉文和周汉全的脸上扫过,这两个是他最得意的两个儿子了,余下的还有一个周汉堂、周汉秀,周汉堂是典型的没脑子型的莽撞之辈,周汉秀则文弱的像是 个女人,不过周典也算庆幸,周汉秀并没有像周汉亚那样。 周汉文带来了两个坏消息,一个是吉森省的高层大老虎被抓,这只大老虎正是周典一直以来仰仗的靠山,另外一个消息则是马家今天晚上要对周家动手。 “唉……” 周典叹了一声,“好好的一盘棋,本来是可以稳操胜券的,可惜来了一个姓林的,md,马欣兰那个小娘们,瞅准了这个时候跟我们周家动手,真当我们周家是吃干饭的?还是她没自知之明!” 此时,让周典恼火的不是马家要对周家动手,他对周家的实力有十足的自信,同时对马家如今的现状又是十足的蔑视。 马老爷子一死,马家的那些旧部绝对不会听从马欣兰的调遣,那些个老狐狸,都在暗中等着看热闹,好瓜分马家的地盘,甚至在马万元遇刺的当天,就已经有人向他表明态度,愿意投靠周家。 周汉全拉过来一张椅子,周典坐了下来,开始对今天晚上的具体部署进行安排。 周家所占据的地盘,都有相关人员把手,而且最近一直都在备战的状态,周典只是大致的给周汉文、周汉全分了一下工,另外也让周汉全把周汉堂带上。 周典的几个儿子里,周汉文是老大,周汉全是老二,周汉堂是老三,周汉亚是老四,周汉秀老五,周汉涛老六。 如今周典手下能够仰仗的,除了周汉文、周汉全、周汉堂这三个儿子以外,再就是廖群和宇文臣。 “老爷……” 管家阿福突然急匆匆的跑了进来,来到了周典的面前,“老爷,你让我请的到了,我让他在偏堂里等着,他说只等老爷五分钟。” “谁这么放肆!”周汉文趁着酒劲儿,扯开了嗓门便是一声嚎叫。 周汉全倒是理智的很,目光平静的看着父亲,想要从父亲那了解到一知半解。 周典瞪了周汉文一眼,目光里藏不住的失望,就周汉文的这个脾气,将来周家偌大的产业,如果落在了他的手里…… 周典没有继续往下想,如今他周家面临的问题是已经到了绝境,没有省里的那位大人物支撑,过了今天晚上,怕是诸多的产业都会受到影响,当务之急是背水一战,争取一鼓作气将马家给捣毁,然后再 把林昆给拔掉。 谁去拔掉林昆? 这曾是周典最头疼的事,不管是廖群,还是宇文臣,都不是林昆的对手,甚至两个人合在一起,也斗不过林昆。 如今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一半了,在偏堂里等着的那个狂妄之人,只要说服了他,不怕不拎着林昆的脑袋来见他。 周典起身,向着偏堂走去,周汉文和周汉全想跟上,被周典冷声制止:“你们就忍心你们弟弟一个人在这儿待着?” 周典走出了大厅,周汉文不满的抱怨了一句:“哼,老爷子这是抽的什么风!” 周汉全不冷不热的道:“大哥,你以后还是少喝点酒,容易影响你的判断,时间久了,说不定连智商都影响了。” “周汉全,你特么跟谁说话呢,老子用你教训了!?”周汉文一把抓起了周汉全的衣领子,瞪着一双眼睛嘶吼道。 周汉全却是一副淡定的模样,抬起手将周汉文的手拍开,冷笑着说:“大哥,你有这力气还是不要窝里斗了,你在这陪着汉亚吧,我要去安排一下了,你刚才说马功被马欣兰逮回去杀了?呵呵,我如果 想要保他,马欣兰能这么容易的抓走他?反正也是废人一个,死就死了吧,马家的人死的差不多了,我们周家的人可要团结一点。” 周汉文骂道:“周汉全,你少在这装好人,咱们兄弟几个里,谁最阴险谁心里清楚,你要是敢背地里阴老子,老子就扭断你的脖子!” 周汉全已经向门外走去,脚底下微微一顿,侧过半张脸道:“大哥,你有这力气,今天晚上多扭断那几个敌人的脖子吧,今天晚上的这一战我们周家若是输了,我们就谁也不用惦记未来这偌大的家业是 谁的了,都要改姓。” 周汉文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声,扯开了嗓门就吼道:“我们周家绝对不会输的!” 周汉全没有再停下,嘴角嘲讽的一笑,小声的骂了句:“没脑子的傻缺。” 周典来到了偏堂,一张茶桌的旁边坐着一个男人,穿着一件黑色的衣服,戴着鸭舌帽,鼻梁上架着一个黑框眼镜,皮肤很白,打眼一看像是个学生。 不过走近了仔细看,马上就能分辨出他脸颊上的细纹,少说也有四十多岁。 周典走进了偏堂的大门,脸上便堆起了笑容,拱着手说:“慕容先生久等了。” 慕容山鹰抬起头,眼镜后的一双眼睛,如钩一般向周典看了过来,一张嘴声音沙哑的说:“不久,才刚刚三分二十一秒。” 周典哈哈的一笑,慕容山鹰也呵呵的笑了起来,“周先生,你是我见过的心胸最宽广的人,儿子刚死,却能笑的这般开心,不管你是装的也好,还是真的也罢,我慕容山鹰欣赏你。” 周典坐在了主座上,脸上的笑容微微收敛,“慕容先生,你是我们华夏杀手榜上第十三的杀手,能请到你是我的荣幸,你也是抬爱了,我周典就是一个俗人,只不过我懂得将我的愤怒与悲伤掩盖,我想要一个人的命,另外也希望慕容先生保护我,开个加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