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章:助人为乐 - 神兵奶爸

第二百章:助人为乐

第二百章:助人为乐 疯皇集团的承包登上了各大报刊的头条,按说这是不应该的事情,疯皇集团在有心人的眼里是块金疙瘩,可在大多数老百姓的眼里只是个提供消遣的娱乐场所,这年头只要花钱就有地方买乐子,也不差这一个地方。 疯皇集团的承包之所登上了头条,原因有二,其一是这次的承包的举办方是市政府商务局,政府出面的活动一般都会成为媒体们的宠儿,另一个原因就是林昆的‘那番话’将这次承包招标会彻底变成了慈善会。 大街小巷的老百姓们捧上报纸之后,几乎全都对这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打心眼里钦佩,要是华夏的资本家每个人都能有如此的心性,那普天之下将是一片和谐安乐的场景,可惜这在现实当中根本不可能。 慵懒的阳光晒在肩头,林昆正弯腰在车库前的那小块菜地上捯饬,今天是周六,澄澄不用去上学,楚静瑶也不用去加班,澄澄拎着个小水桶在菜地里帮忙浇地,楚静瑶坐在临时支起的太阳伞下,手里捧着一本书,时而抬起头看着菜地中央的爷俩一眼,脸上说不出的幸福甜蜜。 突然想起了什么,楚静瑶抬起头,将鼻梁上架着的护目镜推了推,故意一副冷冰冰的表情冲林昆说道:“早上看新闻的时候才知道你上了头条?” 林昆穿着个沙滩裤,上半身光着膀子,那一身健硕的肌肉勾勒出唯美的轮廓,后背上的疤痕在阳光异常的刺眼,咧嘴一笑道:“昂,是啊。” “你那一番话是真心的?”楚静瑶问。 “什么话?”林昆故作茫然的问,楚静瑶不答话,一双漂亮的凤眼注视着他,严肃的表情既像是在对这个故作无知的家伙表示生气,又像是在审判。 见爸爸妈妈在对鏊,澄澄忍不住的插话道:“爸爸,你说你要自助贫困山区的小朋友,孙洋和苏有朋都给我打电话过来,说爸爸有爱心呢。” 林昆马上恍然大悟状,道:“哦,这个呀……这个当然是真心的了。”看了一眼楚静瑶之后,低下头微笑看着澄澄,“儿子,在贫困的山区有许多的小朋友,他们吃不饱穿不暖还没有书读,咱们应该帮助他们。” “嗯,应该。”澄澄仰起小脑袋,一双清澈的眼眸慧洁无瑕的问:“爸爸,那些小朋友为什么吃不饱穿不暖还没有书读呢?” 林昆微笑着对澄澄说:“他们居住的地方先天环境不好很贫穷,也没什么学校。” 澄澄一副很认证的表情说:“爸爸,那我们确实应该帮助那些小朋友,冯老师经常对我们说要懂得助人为乐,爸爸你这算是助人为乐么?” 林昆笑着说:“算啊,爸爸是要帮助那些小朋友的。” 澄澄开心的道:“太棒了,爸爸是在助人为乐,澄澄也要向爸爸学习。” 林昆抬起头,发现楚静瑶正在用一副很鄙夷的目光看着他,显然人家是识破了他最初的动机,或者说在楚静瑶的眼里,林昆就是个伪善的资本家。 中午吃过林大厨做的午饭,本打算下午要带澄澄去游乐场的,可突然接到了电话,是蒋叶丽打来的,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林昆去一趟百凤门。 蒋叶丽说话的语气虽然平静,可林昆还是能从中察觉到一丝紧张的意味,无奈只好向澄澄请假,本来以为小家伙会很不开心,结果澄澄却是很大度的说:“爸爸,没关系的,你放心去办事吧,我会好好照顾妈妈的。” 林昆的心里突然一下子前所未有的感到宽慰,不过抬起头的时候却是迎上了楚静瑶冷如刀子的眼神,他只好深深歉意的笑了一下,“老婆,真的急事。” 楚静瑶一副冷冰冰的表情,语气也不带任何的温度:“记得欠儿子一次游乐场。” “两次!”林昆歉意的说,转身出门。 大白天的,其他的夜场都是闭门待业状态,百凤门确实又热闹了一把,百凤门的大门外停了十多辆豪车,其中多数以外形张扬的suv为主,由此也可见来的这些人十有八九的都是些骨子里飞扬跋扈的角色。 林昆把车停在了这些车的旁边,下车后目光落在了一辆黑色的奔驰suv上,心里却怎么也觉得别扭,md在老子的地盘上,竟然占了老子的主位! 关于这些人的身份,电话里蒋叶丽虽然没说,但此时林昆也已经猜到了七七八八,肯定是中港市其他帮派的大佬,越是这些自持身份高的大佬,越是不能太惯着他们了,否则这些人还不定以为怎么回事呢。 林昆穿着花篮格子的沙滩裤,上半身挂着一件黑色的背心,踩着一双板拖就来到了那辆停在主位上的黑色suv的跟前,咚咚咚的敲了敲车窗,车上面有人,是一个戴着墨镜看起来凶神恶煞的光头,脸上堆着一摊横肉,看起来既有黑社会的范儿,又像是在菜市场卖猪肉的老张。 “干什么!” 光头摁下了车窗,隔着大墨镜凶神恶煞的冲林昆吼道,在这光头的眼里,眼前这小子分明就是个不入流的小混混,也不知道是跟哪个没出息的大哥混的。 林昆咧嘴一笑,这一笑一脸吊儿郎当的表情,看起来更像是不入流的小混混了,竖起手指向后指了指道:“哥们,麻烦你把车停到那边去。” 光头仿佛没听清,先是微微一怔,紧接着像是听到了个天大的笑话一样,哈哈大笑道:“小子,你特么的在说什么,你知道在跟谁说话么?” 林昆轻佻的揶揄道:“谁啊?菜市场卖猪肉的老张,还是帮人收保护费的老王?” 这光头一下子没反应过来,等反应过来之后,马上扯开嗓子就冲林昆怒吼道:“麻痹的小崽子,没事纯特么的找死是吧,爷爷我今个就给你点颜色瞧瞧!” 说着,光头呼啦一下就推门下车,怒气汹汹的模样像是要把林昆活活掐死一样,林昆很‘识相’的向后退了一步,好让这光头能顺利的下车,他是最不怕惹事的,尤其不怕惹上这样自持牛x的傻缺二货。 光头刚从车上下来,刚要冲林昆动手,就听百凤门门口的方向一声低吼,瞬间尤如泰山压顶之势笼罩而来,“麻痹的龟儿子,给老子住手!” 光头闻声浑身一颤,循着声源的方向望去,只见一个身高足有一米九的大汉正雄赳赳的开过来,每一步迈在地面上给人的感觉都像是能踩个窟窿一样,再看这大汉一脸怒吼的表情,给人带来的感觉极其威压。 眼前这光头是给大佬开车的,也是绝对见过世面的,可他从来也没见过如此有气势的男人,一下子心里马上就有了胆怯之意,不过胆怯归胆怯,道上混的都是些注重脸面的角色,所以即便心里头胆怯,但脸上还是一副‘我很牛x’的表情,嚷开嗓门冲着龙大相就吼道:“你特么的说谁呢!” 龙大相嘴角冷冷的一笑,有那么几分阴险的意思,却是不回这光头的话,走到了跟前之后直接一个大嘴巴子就甩了过来,光头猝不及防,本能的一缩脖子,脸上的表情瞬间凝结,但龙大相的巴掌没有真的摔下来,悬在了半空正对着光头的那满脸横肉的大脸盘子。 光头咕噜的咽了口口水,脸上惊惧的表情逐渐散去,反过来马上又是一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表情,冲着龙大相叫板道:“怎么,还想动手啊!”底气却不似刚才那么足了。 龙大相撇嘴一笑,鄙夷的道:“兄弟,别在这死要面子活受罪的,识相的赶紧把车给老子开走,否则老子的拳头可不长眼睛,免得砸烂了你的脸。” “你……你知道我是谁么?”光头继续叫嚣。 “谁?”龙大相玩味的笑道:“你特么的是谁关我屁事,我昆哥让你把车开走,今个你就必须得把车开走,再特么得跟老子废话,老子揍你!” “我是……”光头继续张嘴叫嚣,刚要搬出他家主子的名字,龙大相却是不给他这个机会,龙大相眉头一皱,直接一拳就冲这厮的眉心砸过来,骂道:“麻痹的还跟老子墨迹,管你特么的是谁,就揍你丫的了!” 就听砰的一声,这一拳不偏不移的正中光头的眉心,光头应声惨叫一声,整个人脚下不稳,趔趄的就向后倒去,呼通一声撞在了车门上,两只手捂着眉心一副惨痛的模样,龙大相这一拳也是留了余力的,否则这光头现在就不会在这站着了,这一拳早把他给打的躺在地上抽搐了。 “我再特么的跟你说一遍,把车给我开走。”龙大相玩味的笑道,语气咄咄逼人。 挨了一拳,光头心里本来就有火,听龙大相这么说,他晃了晃脑袋马上就站了起来,二话不说冲着龙大相就是一拳砸过来,心里暗吼着:“md,老子这亏不能白吃了!” 这一拳要说速度也是很快的,并且十分的有份量,可惜在身经百战,一双铁拳曾砸烂无数敌人脑袋的龙大相眼里,这拳头就像是个沙包一样软皮,他也就是随手的那么一抓,铿的一声将光头的拳头握在了手里,旋即稍微的一用力,光头立马歇斯底里的惨叫一声,机会已经给过了,是他自己不懂得珍惜,龙大相抬起脚冲着光头的肚子就踹过来…… 又是一声砰,然后呼通一声,光头直接被踹在了suv的车门上,整个庞大厚重的车身跟着猛的一颤,坚硬的进口车门跟着凹下去了一大块,光头喉咙一咸,直接喷出一团血水,两眼一翻白马上晕死了过去。 “住手!” 门口的方向突然一声怒吼传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