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零六章:周家惨案 - 神兵奶爸

第两千零六章:周家惨案

夜,如期而至…… 平静的都市亮起灯光,绽放开一片璀璨的繁华。 普通人这个时间,依旧是下班吃饭睡觉,再或者约上三五个朋友喝酒吹牛,稍微得意一点的男女牵着手走在街上…… 总之,这是一个在普通人的眼里,平凡而又普通的找不出任何不一样的夜。 此时的周家大院里,里里面面一片安静,门口挂着一盏白灯笼,黑笔大字——祭。 这是有人过世的兆头,灯笼的下摆挂着一一个长长的尾缀,尾端的地方带着一点红色,这是寓意着家中亡故的不是年迈的长辈,而是年轻的小辈。 周家大院里,长辈自然是周典,周典家大业大,可祖上的亲戚不是已经不在了,就是被他避而远之,他不喜欢那些乡下的穷亲戚,这不是什么秘密。 在周家本来议事的大厅里,此时摆放着一具棺材,棺材躺着一个面目而非的人,如果不是看到尸体脖子后的胎记,周典怎么也不会相信,这是他那个一直引以为耻恨不得根本没有生过的儿子…… 周汉亚从小锦衣玉食,成年以后的人生格言,一直都是要为爱情而活着。 如果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,说出这番话或许会令人称赞其有情有义,可关键他是一个同性恋,女人不爱偏爱男人。 爱男人也无所谓,个人的性取向不便多做评价,可关键他爱错了人,将自己的爱情定义成了一个眼中根本没他的禽兽。 此时的周汉亚躺在棺材了,面目无非,即便是穿着寿衣,身上也能看得出有明显的几处深凹的痕迹,他的嘴角、眼角、鼻子里,还有凝滞的血水流出,身体已经几乎没有温度了…… 他说过要为爱情而活,而现在却是为爱情而死,死的凄惨的模样,即便是一辈子杀戮太多的周典,也看不过去了。 周典脸上的肌肉剧烈的抽搐着,他想要忍住泪水,他曾不止一次想过,当初没生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就好了,老天爷还不如给他一个女儿干脆,可现在…… 白发人送黑发人,即便他对待别人如何的心狠手辣,和躺在棺材里的却是自己的儿子,从小看着长大,也会经常靠在他的怀里撒娇,粘着他的……儿子。 棺材前,跪着刚刚被抓来的陆跃,周典让周汉全去盯紧了陆跃和周汉亚,其实怕的就是陆跃这个狼子野心,见周汉亚和他断绝了关系,从而要对周汉亚施暴,结果可倒好,周汉全赶到的时候,周汉亚已 经被用灭火器打的倒在血泊中,瞪着一双眼睛直抽搐。 而周汉全则亲眼看到,陆跃手里拎着滴血的灭火器,一副狰狞而又凶残的模样。 他根本就爱周汉亚,和周汉亚在一起,强忍着恶心,只是为了能快速的往上爬,触及到周家的权力核心,成为像宇文臣、廖群一下的心腹。 他是一个从穷地方出来的人,知道贫穷和没钱没势的苦,她十三时就发誓要到大城市里打拼出一片天地,周汉亚则是他通往内心向往之地的最佳捷径。 可是…… 周典在医院里对他的态度,让他感到绝望,周汉亚和周典断绝了关系之后,他更觉得绝望,这些也就算了,周汉亚回过头来居然还缠着要跟他私奔,离开吉森市,离开周典所掌控的范围。 陆跃怎么肯,即便在周典的手下得不到重用,那至少也是一个街区的老大,哪怕再不济,也会有一口饭吃,他要是去了别的城市,一切从头开始,他没有那个勇气,更没有那个决心。 陆跃的实力是有,可一个靠吃男人软饭的主儿,即便实力再强悍,也掩盖不住内心的懦弱,说白了也就是一懦夫。 陆跃一怒之下砸死了死缠着他的周汉亚,周汉亚倒在地上,瞪大着眼睛看着他的一瞬间,他心里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畅快,他实在是受够了这个死变态成天到晚缠着他,每次看到这个变态,他都打心眼里 的恶心还不得不配合,现在好了,以后再也没人缠着他了…… “陆跃!” 周汉全看见这血腥的一幕,马上吼了一嗓子,陆跃猛的惊醒过来,将灭火器猛的向周汉全砸过去,然后从窗户跳出去想要逃跑。 周围埋伏的都是周汉全的人,他哪里跑的掉,在一口气放倒了十个小喽啰后,被周汉全的贴身保镖给放倒了。 周典合上了棺材盖,回过头来恶狠狠的看着跪在眼前的陆跃,他脸上的肌肉再跳动,嘴唇哆嗦了几次,都没能说出来,内心的愤怒与悲伤,已经让他这个五十多岁的男人陷入了深深的绝望。 “陆跃!” 周典终于咬着牙说出了两个字,“汉亚对你那么痴心一片,你却要杀他,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,我要杀了你!” “哈哈……” 本应该害怕的陆跃,此时却没有斑点的紧张,反倒是仰头大笑起来,然后用一种狰狞的目光,瞪着周典说:“你真以为是我杀死了你儿子么,是你……你要是不和他断绝关系,让我看不到希望,我怎么 会人心把他杀死,我还指望着通过他做你的左膀右臂呢……” “可你偏偏和他断绝关系,让我看不到任何的希望,而这个死变态居然还想让我放弃吉森市现有的一切跟他去私奔,我不答应他就缠着说我不爱他……” 陆跃脸上的肌肉跳动,一双眼睛红红的,“我当然不爱他了,我根本就不爱这个总幻想着把自己当成是仙女的臭变态,敢缠着我,还敢骂我,md,我就要杀死他,我不要再听他在我耳边嗡嗡叫!” “好……” 周典愤恨的一咬牙,冲身旁的管家福伯道:“阿福,我要他死,但决不能让他轻易的死,我要让他尝尽百般折磨。” 管家阿福点了下头,“老爷放心。” “周典,你养了个变态的儿子,你儿子被我玩了,又被我杀了,哈哈哈……” 陆跃被拖了出去,嘴上仍是不听的叫唤着,周典的脸色难堪,心中悲恸、愤怒,他活了一把年纪,从未遭受过如此的屈辱的。 周汉文站在一旁,察言观色,转过头冲着门口的福伯喊道:“福伯,先把这个混蛋的舌头割下来,太吵人了。” 福伯点了一下头,直接从兜里摸出了一把小刀,两个架着陆跃的小弟,强行的将陆跃的嘴张开,揪出他的舌头。 唰! 福伯手起刀落,惨叫声起,一道腥红的血水喷了出来。 周典的大儿子周汉文匆匆的赶回家中,路过门口的时候,看都没看陆跃一眼,走进大厅也没有去看一眼棺材里的周汉亚,而是一身酒气的来到了周典的面前。 周典的脸上已经有了暴怒的之色,亲弟弟被杀,这个做大哥的却还在外面买醉,只是不等周典开口发怒,周汉文凑到了周典的耳边小声的嘀咕了一番。 周典听完,脸上的表情顿时剧烈的一变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