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零二章:和她有关么 - 神兵奶爸

第两千零二章:和她有关么

林昆放下茶杯,笑着说:“刘哥,什么事儿说吧。” 刘幸福看了一眼李春生,知道李春生是林昆的心腹,也就没有什么犹豫,直接了当的说了出来,“昆子,昨天晚上从那个越南杀手的嘴里审出东西了,一个越南边境的大毒枭,已经瞄准了我们东三省这 块地方了。” “哦?” 林昆笑着说了一声,“刘哥,消息可靠么?” 刘幸福点了点头,“这个越南杀手在边境上也算是耳目众多,对许多消息都有把握,而且他之前还和那名毒枭手下的人合作过。” 李春生听到这,忍不住的想要插嘴,但犹豫了一下,还是没说什么,看向了林昆。 林昆察觉到了李春生的目光,他也知道李春生心里想的什么,顾微之前就是在中越的边境,现在那边再一次冒出一个大毒枭,不知道是不是和她有关系,又或者她有没有受到影响。 想到这儿,林昆的内心莫名的刺痛了一下,恐怕她到现在,都还以为是他杀了她姐姐吧。 顾蔷,那个同样美如妖精的女人,为了能让自己的妹妹一心继承事业,不惜以死成全。 结果…… 她如愿了,一向心底善良的顾微,心终于变的坚硬冰冷,也终于从他的身边离开了。 刘幸福将事情的前后说完,林昆收回了心神,笑着看向刘幸福说:“刘哥,你的意思?” 刘幸福稍稍犹豫一下,声音里带着坚定道:“昆子,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,你立功的机会!” 李春生的脸上不解,章寒事先知道刘幸福的想法,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,林昆明白刘幸福的意思,笑着说:“国安局,向来是赏罚分明,如果想要继续往上更进一步,那势必就要有功劳加深,刘哥 ,如果没有我在这,你是不是直接将这事报告上级了?” 刘幸福笑了一下,说:“我在仕途上没有什么野心了,能和章寒在吉森市驻足,已经满足了。” 林昆笑着冲刘幸福和章寒拱了下手,“刘哥,章哥,林昆谢谢你们的心意,不过我和刘哥一样,在仕途上没什么野心。” 一听林昆这么说,刘幸福本来目光坚定的脸上,突然有些气馁,章寒倒是有些无所谓,他或许本来就料定林昆不是那种功利心强之人。 “昆子,这可是一个大好的机会,如果我们先把这件事给办了,然后再报告上级……” “刘哥。” 不等刘幸福说完,林昆笑着打断,“我如果在仕途上更进一步,可能就要调到别的地方去,到时候我们可就不能在一起共事了。” 刘幸福暗暗的一咬牙道:“如果可以,我和章寒愿意一直追随你,你去哪儿,我们去哪儿。” 林昆脸上的表情突然一愣,说实话被感动到了,他将目光看向了一旁的章寒,章寒这人平时就不苟言笑,什么都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这时却是放下了茶杯,一副坚定的模样说:“昆子,这一点我没意见 !” 李春生也跟着起哄表态,“师傅,我也愿意跟着你。” 林昆笑着说:“好,那这件事,我们来处理。” 刘幸福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喜,道:“好,昆子,那我马上让手下的人搜罗情报,一旦发现边境毒枭的踪迹,马上向你汇报。” 林昆笑着说:“刘哥,其实不用我,你也能处理好这件事,你这么看的起兄弟,谢了!” 刘幸福眯着眼睛一笑,“我愿意辅佐你干一番大事业。” 林昆没有反驳,他之所以答应下,不是为了他的仕途着想,而是他担心这里面会牵扯到顾微,如果换成是别人来处理,他不好插手,可如果是他来处理,即便是徇私,也在所不惜。 刘幸福说完毒枭的事儿,又将另一个重磅的消息告诉了林昆,基本上有了刘幸福,林昆再也不用担心情报的问题了,只要这吉森市里大大小小的有个风吹草动,刘幸福总能第一时间捕捉到。 “马欣兰现在正式接手马家了,而且暗中还找来了不少的帮手,昨天晚上马功和祝缰被马欣兰亲手杀死,红缨帮目前的举动,恐怕不出一两天,就要和洪林门正式开战了。” 刘幸福说完,道:“昆子,我知道你是马欣兰请来吉森省的,但据我了解这个女人不简单,如果她邀你一起对付周典,平分吉森省的天下,你千万不要着了她的道儿。” 林昆笑着点点头,“刘哥,这一点我清楚。” 刘幸福道:“周典现在虽然看起来是吉森省第一豪强,可我得到的最新消息,这一次陆匡被拉下马之后,供出的后台的大鱼,很可能就是周典的幕后后台,没有了他后台,他名下的产业将得不到庇护, 实力大减,更重要的是,他再也不能像现在这么为所欲为了。” “昆子!”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章寒,突然开口了,语气豪迈的道:“要我说,就趁现在,你把洪林门和红缨帮都给收了得了,咱们这又不是没人,让老刘随便招呼些兄弟来。” 林昆笑着说:“这可不行,咱们国安局可是国家的部门,咱们这么做,不是给国家丢脸么,这些道上的事儿,我自然有我的解决办法,你们俩就放心了吧,我会处理。” 林昆带着李春生从龙兴茶楼走出来,李春生快走了两步,跟上林昆,道:“师傅,你是在担心薇姐吧?” 林昆笑着说:“你小子知道的还不少呢。” 李春生道:“其实,我也挺担心这件事跟薇姐有关系,她毕竟也是你……你的女朋友。” 林昆笑着说:“行了,你就别瞎操心,我有分寸。” 林昆刚和李春生上了车,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掏出来一看,打不过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马欣兰。 林昆笑着说了一句,“这还真不是经念叨呀。” 李春生看了一眼林昆的号码显示,道:“师傅,这个女人刘哥都说不简单了,你要提防着点。” 林昆嗯了一声,笑着接听了电话,“喂,马姑娘。” 马欣兰的声音很平静,似乎还沉浸在失去父亲和兄长的悲伤里,“林先生,你现在有空么?方便的话,我想请你吃个中午饭。” 林昆道:“可以,地点马小姐选,我请客。” 马欣兰道:“市中心有一家新开的粤菜酒楼,我把地址发给你,我们半个小时后见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