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零一章:报仇了 - 神兵奶爸

第两千零一章:报仇了

这一夜,对于马家来说,是一个重要的时刻,马万元和长子马成的葬礼刚刚举行完,马功和祝缰就被送周汉全的山庄抓回来了。 铁力身上的伤没少流血,但都不是致命的伤,送到了医院缝了几针,处理了一下便没事了。 甘向南身上受的都是轻伤,简单的包扎之后也没什么大碍。 马家私人庄园的主楼大厅里,马欣兰坐在家主的主位上,扈强站在一旁,甘向南和铁力去休息了,而大厅的中央,祝缰和马功被捆着身子跪在地上,大厅里除了他们几个,还有不少马家的亲戚族人,这 些人平日里大多没少受过马功的气,此时见马功跪在地上,一个个嘴上不说,心里却是快意的很。 马功抬起头,看着家主位子上的马欣兰,嘴唇不停的哆嗦着,任他过去再风流纨绔,此时此刻犯下弥天大错落在马欣兰的手里,过去的纨绔之气全都消散的无影无踪。 “马功,你人不认罪?”马欣兰语气冰冷的说,过去她也和马成、马功不睦,但态度却从未像今天这般的冷漠。 “欣兰,我是你二哥,你就我这么一个亲人了,求求你放过我,二哥知错了,欣兰,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爸是怎么教导我们的么,兄弟姐妹情同手足,我们……” “你给我闭嘴!” 马欣兰厉声喝斥,“不要再说你是我二哥,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,你还好意思说爸是怎么教育我们的?你亲手杀死了大哥,之后又安排人刺杀爸爸,你这个十恶不赦的混蛋,你该死!” 马欣兰嚯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此时她脸上的表情再也抑制不住激动,手里拎着一把尖刀,向着马功就走了过来,她走的很快,走路带起的风将她的鬓发掀动,她冷酷的脸上满是杀气。 马功彻底慌了神,跪在地上想要逃走,却是被两名马家的手下死死的摁住了肩膀,马功急声大喊:“心里那,你听我解释啊,我不是有意要杀死大哥的,我们只是打了一架,我也没想到他会死,爸爸不 是我杀的,是祝缰杀的,我根本就……” 噗嗤! 一声刀响,刀尖没入了祝缰的胸口,祝缰的嘴里一股鲜血涌了出来,目光慢慢的抬起看向马欣兰,然后又看向了马功,嘴唇哆嗦着咧开了一抹狰狞的笑容,似乎想要说什么,但终究还是没能说出口。 马欣兰手上的刀子一抽,祝缰的嘴里直接喷出一股鲜血,整个人倒在了地上。 血水涌流,空气中弥漫着血腥,马功彻底被吓破了胆儿,马欣兰再次神情漠然的看向他,“马功,我再问你一次,认不认罪?” 马功眼泪鼻涕哭成了一团,脑门磕在地上,“欣兰,妹妹……我认罪,我都认了,大哥是我杀的,爸也是我让祝缰去杀的,可我也没办法啊,我不是故意杀大哥的,我要是不杀爸,爸就要杀死我,我也 想杀死你,可……” 唰! 刀光猛的一闪,马欣兰手里的长刀,划过了马功的喉咙,马功再也说不出话了,两只手捂着喉咙,感受着那滚烫的血液,从他的脖子上流了出来,他嘴唇颤抖的挣扎着,两只眼珠子瞪的大大的,似有不 甘的看着马欣兰,然后整个人脑袋一歪,砸在了地上…… 马功死了,祝缰也死了,马家的仇报了。 马欣兰神情冷漠的扫视着大厅里的每一个人,众人不甘喧哗,静静的看着她。 “从今往后,我马家不养白眼狼,过去对我们马家没有任何贡献的,请自行离开。” 马欣兰说完,众人脸上的表情呈现出不一样的色彩来,有的没什么反应,有的一脸紧张,没什么反应的多数是心理没鬼,有反应的都是一些寄生虫。 马老爷子晚年心善,收养了一大批马家的人,这些人不都是亲戚,有的是他年轻时候十里八乡的好朋友的后人。 马欣兰重新回到了家主的位子上,望着大厅里的众人,大声的对身旁的扈强说:“明天天亮以前,我不想看到不应该出现在马家的人,继续留在这儿。” 扈强点头答应,台下没有人敢反对。 临近城北郊外的别墅区,七号别墅内。 林昆这一夜睡的格外好,一直到天亮都没做什么梦,吉森市的一切对于他来说已经暂时告一段落,当下的局势他也思考过,红缨帮和洪林门开战在所难免,他现在要做的只是按兵不动就好。 洪林门的周典固然可恶,但红缨帮的马欣兰同样是一个不得不防的蛇蝎女人。 一早上,刘幸福的电话就打了过来,说是有事情要跟他商量,林昆起床后洗漱了一番,便开着车去龙兴茶楼汇合,车上李春生也跟着一起,刚好林昆下楼的时候碰上他了,就顺带着带他一起。 以后这吉森省的天下,必须要有一个靠的住的人掌控,林昆暂时想让李春生接管,所以一些必要的人们必须介绍给他认识,刘幸福和章寒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两个。 来到了龙兴茶楼,李春生还笑着感叹,上一次跟那个庞总在这儿喝茶,那老家伙老奸巨猾的,最终还是把城北的地皮卖给了他,那块地皮低价收入,如今涨了十几翻。 来到了顶楼的刘幸福的办公室,办公室的面积不大,不过布置的很精心。 章寒一大早上的也在,林昆带着李春生进来,刘幸福和章寒的目光一起落在了李春生的脸上,刘幸福笑着说:“这位是?” 林昆笑着说:“我给你们介绍一下,刘幸福刘哥、章寒章哥,这位是我的徒弟李春生。” 一听说是林昆的徒弟,那肯定就是自己人,刘幸福和章寒的态度马上就变的热情起来,和李春生握了手打了招呼以后,刘幸福亲自倒了四杯茶。 林昆接过茶杯,小小的抿了一口,茶香浓郁,一喝就是好茶,李春生也学着林昆的模样浅浅的抿了一下,放下茶杯。 刘幸福笑着说:“昆子,这么早把你喊来,是有事情要向你汇报,昨天晚上的那个越南杀手抓到了,但这里面涉及到了一件事,我还是当面和你说比较好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