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九百九十九章:蛮横的铁力 - 神兵奶爸

第一千九百九十九章:蛮横的铁力

铁力这完全就是犟脾气上来了,甘向南一阵的无语,可总不能看着他一个人去送死吧,这山庄里的人虽说没什么高手,可也有三十好几个持械的小弟,这三十几个人围着他们两个人,上来就一顿的刀枪棍 棒实在难以招架。 甘向南站了起来,就想要把铁力给追回来,可一切都晚了,已经有人发现走出去的铁力,冲着这边大嚷了一声:“干什么的!” 随着这一声,周围巡视的其他人,马上赶了过来,快速的向铁力和甘向南保卫过来。 甘向南暗暗的一咬牙,“md,拼了!” 可再看他身旁的铁力,完全就是铁青着一张脸没什么别的表情,显得十分冷酷。 一下子冲过来了十几个人,都是手里拎着家伙什的,有棍棒也有砍刀,为首的是一个面目狰狞的汉子,三十几岁的模样,浑身上下透着腾腾的杀气,抬起手里的一柄砍刀,指着甘向南和铁力就问:“你 们两个干什么的?” 甘向南握紧了拳头,刚准备动手,都已经这样了,说再多的废话都没用,可身旁的铁力却是比他更果断,已经挥着拳头冲了出去,速度那叫一个快。 砰! 铁力的一拳,直接就站在了为首的那个男人的面门上,悲催的这个男人手里还拎着刀呢,感觉到铁力冲过来的一瞬间,他是想要抡着刀砍过去的,可速度还是慢了一分,这其中也有他根本没料到铁力敢 动手的原因在里头。 面门被砸了个结实,这个为首的男人顿时一声惨叫,鼻梁骨似乎都被砸断了,鲜血顺着鼻孔就喷了出来,整个人一个后仰壳,扑腾的一声摔地上了。 “张哥,张哥你没事吧!?”周围的一群小弟马上慌张起来,地上躺着的男人,一只手捂着鼻子,费劲巴拉的坐了起来,冲着众人下命令,“给我上!” 这一群小弟得令之后,马上就向甘向南和铁力扑了过来,抡着手里的刀枪棍棒,嘴里头呜嗷的喊着,杀气凛人。 甘向南从腰间拔出了一截甩棍,空气中一甩,向着冲过来的一群人就冲了上去。 铁力的腰间也绑着一个甩棍,但他根本就不用,只是操着一双拳头,冲着迎面扑过来的一群人就砸了过去,他有着的是一膀子超乎常人的力气,可完全打的没有章法,一顿乱砸之后,几个小弟被他砸趴 下了,但他身上也挨了好几下,其中最严重的是被砍刀剐了一道,肩膀上皮肉绽开鲜血直流。 铿! 铁力一把将迎面劈下来的一根钢管抓在了手里,用力的一夺,将这钢管攥在了手里,冲着周围的一群小弟就劈砸过去。 铁力赤手空拳的威胁性小,但此时手里拎着一根钢管,那顿时虎虎生风,杀伤力倍增,一口气又放倒了三个小弟。 此时此刻的甘向南,亲眼看着这一切,终于明白了马小姐为什么要费尽心思的把这个乡下人招募到身边了,武功的修炼后天努力重要,可天赋更重要。 显然,铁力在甘向南的眼中,是属于那种天赋爆表类型的战斗天才,甚至他的脑袋还闪过了一个不切实际的念头,要是铁力练习了一些功夫之后,是不是就能和中港市来的林昆抗衡了。 十几个人,在铁力和甘向南一起的鏖战下,两分钟不到,就都倒在了地上。 打的酣畅淋漓,甘向南也不再像之前那般畏手畏脚了,一股子热血填满了胸膛,大步的就向着庄园的深处走去。 听到声音的其他小弟,这会儿都赶了过来,对付这些个普通的手下,铁力和甘向南愈发的神勇,信心也愈发的足,基本上来一个倒一个,来两个倒一双。 …… 此时,庄园深处的一个小院里,马功正无聊的玩手机,祝缰也在这儿,被林昆打的灰头土脸以后,祝缰一直跟在马功的身边,这会儿他也是红缨帮的通缉人员,目前待在周家的地盘是最安全的。 祝缰晚上过来找马成,本来是想商议一下,怎么反攻过去,将马欣兰给拿下。 可马功的表现让他失望之极,完全就是一副萎靡满不在乎的模样,似乎已经没了斗志。 马功现在的日子也不好过,我了能保住一条小命,委身在周家的地盘上,手里本来掌握的马家的资源,也大部分被周汉全给强行的占了去,他也不敢反驳。 至于祝缰,算是被他给拉下水的,他心里多少有一丝愧疚,可换了个角度一想,反正这么多年祝缰都是发他们马家的财,现在被为他们马家牺牲一点也理所应当。 “二公子,那我就先不打扰了。”祝缰郁闷的起身,就准备回房间里睡觉。 床上的马功哦了一声,便没了下文。 祝缰叹了一口气,干推开门,突然外面一个周家的小弟跑了过来,大叫道:“不好了,外面有两个人闯了进来!” 祝缰眉头一皱,“闯进来给赶出去不就好了。” 跑过来的小弟气喘吁吁,“来的两个人太能打了,我们二十多个人都被打倒了。” 祝缰的脸色顿时大变,“现在到哪了?” 小弟说:“马上就到后院,就要过来了,看样子是奔着二位来的,二位快躲躲吧。” 祝缰强行的压下内心的不安,向床上的马功看去,马功方才是一副淡定自若的模样,躺在那儿玩着手机,此时却是被惊的马上从床上翻了起来,脸上恐慌的都渗出了冷汗,都冲着祝缰喊道:“老祝,怎 么办,一定是马新兰那娘们派人来抓我的,你可要保护我啊。” 祝缰反过来讥讽的一笑,“二公子,刚才你不是哈挺淡定的么,现在怕了?” 马功道:“老祝,你快想办法啊,你的损失我会赔偿你,我绝对不能让马欣兰把我抓回去,她会杀了我的。” 祝缰冷的一笑,“二公子,你现在还有什么可以补偿给我的?” 马功道:“我……我还有两家私人的场子,就在城中心的位置,那可是黄金地脚,只要你能保护我,都给你!” 祝缰呵呵一笑,“希望你不要食言。” 这边正说着,门口的小弟突然大喊了一声,“不好,他们过来了!” 祝缰抬眼,循着小弟满脸恐惧看着的方向望去,蒙着脸的甘向南和铁力正走过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