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九章:我兄弟不好惹(2) - 神兵奶爸

第一百九十九章:我兄弟不好惹(2)

第一百九十九章:我兄弟不好惹(2) 大厅里的氛围一下子紧张起来,众人脸上的表情如出一辙的哗然,谁也没料到双方会这么轻易的就动手,要知道这可是市政商务局举办招标的地方,哗然的同时一些人的心里也是幸灾乐祸,看这双方要如何收场。 大厅的四周都有酒店专门配置的保安,眼瞅着有人斗殴,这几个保安却没有要上前阻止的意思,今天到场的都是些什么人物他们心里清楚,万一要是得罪哪一方,都不是他们能招惹的起的。 卢三的两个手下都是打架的好手,昔日在部队里的时候也是有过光荣记录的,否则卢三也不会花大价钱把他们给雇来的,两人握紧了拳头,噌的一下尤如离弦之箭一般就向龙大相射了过来,一个个脸上的表情甚是决绝,就仿佛两只穷凶极恶的恶狼抱着必须要撕碎猎物的决心一样! 如此千钧一发的紧张氛围下,反观龙大相脸上的表情却是那么的淡定自若,那感觉就好像眼前向他扑过来的两个人,在别人的眼里是两只恶狼,而在他的眼里却是两只史努比,丝毫的威胁都没有。 再看林昆脸上的表情,除了淡定之外,看向这两名扑过来的保镖的眼神里充满了怜悯。 嘭!嘭! 卢三两个手下的两只拳头同时砸向龙大相的面门,龙大相伸出两只大手同时抓住,两个保镖脸上的表情突然一紧,他们手上的力道有多大他们自己心里清楚,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却被对方如此轻描淡写的就抓住,实力的差距…… 不由得他们多想,他们两个同时向后收手,想要把拳头从龙大相得手里拔出来,可两只手就像是被铁钳死死卡住一样,根本抽动不了分毫。 卢三两个手下脸上的表情倏的惊凛起来,再看向龙大相,龙大相还是一副淡定自若的表情,只是嘴角突然多了一丝狞笑,两只手上突然一用力,向外一掰扭,咔咔两声骨头关节错位的声音,卢三的两个手下应声惨叫——啊!脸上的表情瞬间扭曲起来。 接着,龙大相也没什么花哨的动作,松开卢三两个手下的手,抡圆了拳头冲着两人的腮帮子一人一拳,就听嘭嘭的两声闷响,像是皮锤砸在了厚墙上,卢三的两个手下闷哼两声,踉跄着向后倒退,身体扭转了一圈,眼睛同时翻白,呼通的两声摔倒在了地上,直接昏死了过去。 哗然…… 地上的卢三彻底傻了眼,卢三的马子站在原地,脸上惊恐的表情无以复加,刚要发出一声惊吓的尖叫,龙大相眉眼一横,竖起手指冲她做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,这马子赶紧抬手捂住嘴巴,愣是一点声音都没敢发出来。 地上的卢三面如死灰,今天他不但被拂了面子,而且还丢人丢大了,场内哗然过后,便开始零星的响起了嘲笑的声音,这声音显然是针对卢三的。 林昆这时从凳子上站了起来,语气镇定而又冰冷的说道:“今天到场的大佬不少,我就在这里声明一点,以后希望各位不要把百凤门看扁了,我林昆不是什么过江龙混江龙的,但我的这位兄弟可不好惹。” 场内再次哗然,所有的人的目光同时聚向了林昆,这个年轻人脸上的淡定,不经意间透露出的阴狠,此时给人的感觉却是那么的清晰深刻。 对于林昆的这一番话,众大佬的心里多少有些不满,他们可都是中港市名震一方的大佬,被一个后辈如此的警告,心里多少有些受不了,可即便受不了又怎样,目光落在站在林昆身侧站着的龙大相的身上的时候,又都不禁打了个寒颤,这可绝对是一个威猛不亚于猛虎的男人。 一阵令人心悸的哗然后,场面变的异常尴尬,正好此时商务局那边的领导们审核完了投标的竞价,从大厅后的临时办公室里出来,姜峰走在最前面,旁边簇拥着两个商务局的领导,张彦紧跟在姜峰的身后,手里抱着一个最终定标的资格证书,大厅里所有人的目光几乎一瞬间都落在了那个资格证书上,至于刚才闹起的一段风波马上就被抛在了脑后。 众领导落座,姜峰微微颔首示意,张彦拿着定标的资格证书站了起来,当着所有人的面打开了带有红色印章的证书,然后朗声的宣布道:“关于疯皇集团承包的投标,最终的定标者是……”目光向台下看了一圈,最终落在林昆的身上,“恭喜百凤门集团的林先生,获得最终夺标!” 唰! 所有人的目光同时聚焦向林昆,目光中多是不可思议的神色,很快又变的怀疑起来,趁机了两三秒钟之后,也不知道是谁先开的口,冷哼一声:“哼,不会是你们政府内定的吧,就百凤门那摊烂摊子会中标?” 这人话音刚起,马上纷纷就有人跟着附和的,除了确实对此表示怀疑的,更多的是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,心底里头妒忌恨的在跟着瞎起哄。 “大家安静。”姜峰笑着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,目光从容淡定的从台下扫过,冲一旁的张彦递了个眼色:“小张,把竞价单公布给大家看看,咱们政府办事,首要的就是公平,公平是讲证据的。” 张彦点头,从定标书的后面拿出一个投标单,将投标单展开给众人看,台下的记者们这时‘喀喀喀’的拍照,闪光灯的炫耀下,众人聚精会神,就连远处的林昆也不由好奇的站了起来,想看看上面到底写着什么。 名义上那投标书是他的,可他投的时候只是一张白纸,现在上面写着的东西绝对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,他心里就琢磨着,这姜峰到底写了什么,凭着直觉那上面写的肯定不是简单的数字,而是…… 为了能让在场的人都看的清楚,张彦特意将投标书通过投影仪放在了大厅的墙上,一行字清晰的展现在众人的面前——竞标价:0元,但本人承诺,以后将疯皇集团经营所得的百分之七十的利润,全部捐献给国家贫困地区的孩子们。 大厅里的嘈杂声、怀疑声马上烟消云散,众人的目光中虽然极不情愿,但同时也透露出一丝钦佩,记者的闪光灯喀喀喀的闪烁着,林昆表情淡定,目光却是钦佩的落在姜峰的脸上,姜峰暗暗颔首一笑,两人心照不宣。 “林先生,请问你投标的时候,心里是怎么想的……” “林先生,经营的利润只少要有百分之三十作为维护成本,你决定捐献出百分之七十的利润,这么一来你想没想过你可能没有任何的利润可赚,反而还极有可能每年都要在经营上赔钱,请问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?” “林先生,那些贫困山区里的孩子们一定会感激你的!” …… 从北国园大饭店里走出来,外面阳光明媚,林昆和蒋叶丽、龙大相一起坐进了他的那辆老捷达里,这一幕被跟随出来的记者们拍到,于是第二天的新闻头条上又多了个大标题:默默无闻,中港市最年轻的慈善家! 百凤门三楼,蒋叶丽的私人办公室里,林昆坐在沙发上,窗外湛蓝的天空透露着这座海滨城市的魅力,一丝丝清凉的海风吹进来,蒋叶丽转身去酒柜上拿了一瓶酒,倒在了两个高脚杯里,林昆马上苦着脸道:“姐,咱商量点事呗。” “哦?”蒋叶丽眉眼含笑的看着他。 “咱以后能不能别喝这外国酒了,我这舌头根子喝不惯啊,还是老白干好喝,喝在嘴里辣辣的甜甜的,这外国酒喝在嘴里就像尿一样没味!” 蒋叶丽笑着啐骂道:“你小子啊,你这纯是在用嘴巴糟践东西,你知道我的这一瓶红酒多少钱么,怎么还不如你说的那辣嗓子的老白干了?” “酒这东西甭管多少钱,喝着舒服才行呀。”林昆嬉笑着道。 “可我就是喜欢喝红酒,你陪不陪姐喝吧?”蒋叶丽轻佻的笑着问道。 林昆苦着脸,“那咱能不能商量着点,以后你这给俺备一瓶老白干,下回你喝红的俺喝白的。” “那今天呢?” “今天……”林昆好大委屈似的接过高脚杯,看着那红黢黢的液体,“还能咋办,今天俺就再陪你喝一次呗。” “呵呵……”蒋叶丽咯咯的笑了起来,眉眼欢笑的模样就像是一个胜利的小女孩一样,举起高脚杯跟林昆碰了一下,道:“干杯,庆祝我们中标!” 两人各抿了一小口红酒,放下酒杯,林昆看着蒋叶丽问:“姐,你就对这次中标一点也没有异议?这次咱们虽然中标了,可按照那标书上写的,咱们经营疯皇集团可能一分钱也赚不到,每天还要往里赔钱呢。” 蒋叶丽含笑的白了林昆一眼,“你小子以为我什么都不懂只会看眼前利益啊,这次中标表面上我们是要赔钱的,可赚了名的同时更扩大了经营权,有了疯皇集团这块地盘,以后我们在南城区的地位就稳了,就算每年赔上些钱又何妨,即便是赔钱也是拿来做善事了,我可不会心疼的。” 林昆哈哈笑道:“姐,没想到你这么心胸大度呢!” 蒋叶丽又白了他一眼,道:“怎么,看来以前我在你心里很狭隘哦?” 林昆连忙道:“没有,绝对没有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