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九百九十六章:人情账本 - 神兵奶爸

第一千九百九十六章:人情账本

如果不是遇到林昆,刘幸福可能只想恪守吉森市,守着这一方的乐土,过着他的逍遥日子,然而现在他的内心里恍然间喷发出一股当年的热血,誓要征战出一番事业来。 夜,深邃而又旷远,林昆在家倒是睡了一个好觉,目前吉森省的事情算是搞定大半,公司那边有秦雪照看着,他根本插不上手,而至于洪林门和红缨帮这两个对他存在威胁的两方势力,红缨帮如今是元 气大伤,暂时所有的精力都应该放在维稳上,而洪林门肯定会借着这个机会吞噬红缨帮。 马欣兰当初找林昆吉森市,为的是一起抗衡洪林门,可事实上她的心里也一直有自己的想法,那就是一定要制约林昆的发展。 一个在中港市风生水起,在辽疆省如鱼得水,并且名利双收的男人,把他给请到吉森省来,某正程度上来说是不是引狼入室了? 趁着夜色的三两点,马欣兰独自坐在马家私人庄园的主楼顶层的房间里,这栋楼是马家权势的象征,过去这个房间是她父亲的,如今父亲已经不在,她是如今马家最具权势的人,过去她曾渴望过力压自 己的两个哥哥,坐在这个房间里执掌整个马家。 马家被洪林门的周家压制了近二十年,她一直希望将来有一天,她可以改变这个被动的局面,让马家成为吉森市乃至吉森省之最。 内心装着理想,所以她一直奋斗努力,两位哥哥的无能与纨绔,让我看到越来越多的希望,可是最初不管她怎么努力,父亲都视而不见,她曾恨过父亲,为什么他就这么介意她女儿的身份,她也更恨自 己,偏偏生了一个女儿身,倘若是男儿…… 可这个世界上哪来那么多的如果,也没什么倘若。 如今站在这个房子里,站在那大大的落地窗前,眺望着远处那深邃而又黑暗的一切,只有很远很远的地方闪烁零星的光芒,她内心里仿佛一下子随着夜色迷失了方向…… 咚咚咚! 房间的门敲响了,这么晚如果没有急事,应该不会有人来找她,来的也必定是亲信。 马欣兰转身踱步,站在门口问了一声,“谁?” 门外传来了扈强的声音,“欣兰,是我。” 马欣兰开门,扈强拿着一瓶东北特产的二锅头,两个杯子,还有凉碟的花生米小菜。 “看你房间的灯还没灭,我就上来了。”扈强走进来,脸上挂着微笑,“喝点儿?” 马欣兰没有拒绝,随手拉了张桌子,将上面放着的各种书籍、材料都摊开了,扈强将小菜放下,倒了一杯酒递给马欣兰,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,两人隔着桌子相对坐下。 “以前,我是打心底想有一天,你能坐在这个房间里,现在你终于坐进来了,可我这心里却不是滋味,唉,欣兰你也不高兴吧?”扈强笑着说,嘴角的弧度带着苦涩。 马欣兰没说话,只是将手里的被子和扈强碰了一下,扬起了下巴,将杯中的酒喝干。 扈强也没有再多言语,一口将杯中的酒喝了。 放下了杯子,扈强说:“我听咱们庄园门口执勤的兄弟说,向南带着铁力回来的那天,林昆的车停下了,他应该看到铁力了。” 马欣兰握着杯子的手微微的动了一下,扈强继续说:“我们马家现在的局势不乐观,洪林门已经开始采取行动了,我们到目前为止,已经丢了三个街区的控制权,这个时候如果再和林昆交恶,我怕对我 们不利。” 马欣兰自顾的满上一杯酒,拿在手里晃了晃,她白皙清冷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波动,思忖了两秒钟,才开口:“彪哥,依你的意思,我现在应该怎么做,把铁力打发走?” 扈强苦笑,道:“我对你的了解,你既然看中了铁力,是不会轻易把他打发走的。” 马欣兰没有否认,很果断的说:“我的手下只有你和向南是心腹,表哥善于谋事,向南善于执行,我还缺一个左右手,能够一人战千军,这样才能和洪林门以及林昆对抗。” “铁力的势力,只要经过一定的打磨,找一些武术的行家教他格斗的技巧,以他的先天优势,将来肯定会成为一名高手的。” 扈强点点头,又摇头道:“欣兰,恕我不太认可你的说法,请一些武术的行家教他格斗技巧没错,但真正的杀手,是经过不断实践洗礼出来的,可能没有任何的招式,但只要一出手便可以取敌人性命, 这才是实力。” “向南的功夫是不错,只可惜太过拘泥于招式,所以他的实力只是中上游徘徊,始终没能再进一步,而林昆就不同了,你从他的身上看不到任何武术大家的气势,他发起狠来的吊儿郎当的劲儿,就像是 市井上最常见的小混混,可却轻松的将对手打趴下。” 马欣兰眉头轻佻,看着扈强,“表哥,你是不是太看好林昆了?”说完嘴角微微一笑,“都说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儿,你这个外行看的恐怕要比多数人更透彻。” 扈强笑着摇头,“那些武术大家肯定也有明白这个道理的,只是他们不愿意说出来,真要是说出来了,谁还找他们练武去?” 马欣兰手里攥着酒杯,“表哥,我们现在是急缺人手的时候,现在我们马家的手里有钱,但是缺真正能用得上的人,我刚才整理父亲留下的账本,发现了一些可用的人。” “哦?” “你看……” 马欣兰转身从身后的书架上,拿下来了一个老旧的羊皮纸本,推到了扈强的跟前。 扈强接过本子翻开,里面是马万元生前记下的一笔笔帐,这些账上有对应的人名和电话,以及简单的人物介绍,欠债的一栏写着的不是金钱的数额,而是一笔笔人情账。 扈强大致看了一眼上面的人,很多人都不认得,马老爷子三十年前起家,打下了如今的马家,这三十年里有多少曾经的英雄,被岁月所吞噬,又有多少人已经不在人世,不过上面倒是有几个名字,扈强 看了之后脸上瞬间露出了肃穆的表情,抬起头看向马欣兰。 “欣兰,要是能请来这几位,我们马家的实力会大增,短时间内就能够和洪林门抗衡。” 扈强手指在羊皮纸上指了指,脸上露出激动而又谨慎的表情,这上面每一个人,都是吉森省本地或者是再往北声名显赫之辈,随便一个的手上都是有着真本事硬功夫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