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九百九十五章:将相之辈 - 神兵奶爸

第一千九百九十五章:将相之辈

身为国安局特别行动处,在吉森省的负责人,刘幸福的审问手段,自然不用多说,而且他之前有过一段工作经历,就是盘骨。 盘骨这个名字,大家乍一看会觉得很陌生,这是国安局内部对做审问工作的简称,不过指的不是一般的审问在职人员,而是那些负责高精尖的审问,在审问上的造诣可以说是达到很高境界的人的一个敬 称。 盘骨,意思是经过盘问,能够将目标骨子里的秘密都给剐出来,不管嘴多硬,只要是翻了国家大忌,对国家以及人民的安全存在特大威胁的人,都将交由盘骨来审问。 能让人说出秘密的办法有很多,但将骨子里的秘密都给刮出来,所用的手段绝对是常人难以想象的。 审讯室的门关上,除了刘幸福和章寒,所有人都到了外面,审讯室的墙体和门用的都是特殊的隔音材质,而且还用了我们华夏自主沿用的降噪系统,不管屋里折腾出多大的动静,就是拿着机枪扫射,外 面也听不到声音。 这听起来挺扯的,可凡事要是牵扯到国家内部的高层系统,这些东西比电影里演的还夸张。 只用了十分钟,刘幸福便如同往常一般,笑眯眯的从审讯室里出来,章寒依旧如同过去一般冷着一张脸,不怒自威的令人生畏。 刘幸福回到了楼上的办公室,他的办公室在顶层,一个不大的小房间,但古色古香很有品位,有茶海,有书架,还有一部老式外壳的座机,他从抽屉里抽出来一根烟叼在嘴里,章寒坐在了沙发上自顾的 捯饬茶海。 刘幸福拿出手机,想要给林昆打过去,可一看时间已经挺晚了,还是等明天早上再说。 那个越南杀手的底细审问出来了,是越南籍的,不过常年活跃在华夏,在边境的地方犯下了不少的案子,绝对是一个十恶不赦之辈。 章寒泡好了茶,自顾的喝了一口,那终日绷着的脸上,展开了一抹笑意,称赞道:“好茶!” 刘幸福没有心情听章寒的自我夸耀,嘴里喃喃道:“越南边境上的毒枭,将目光对准了我们东三省,这件事是报告上级还是我们就地解决?” 章寒似乎只在意他杯子里的茶,喝的津津有味,还像一个孩子一样咂巴了一下嘴。 刘幸福抬着眼皮看了章寒一眼,从桌子上扯下一张报纸,谈成了一个团,向着章寒就丢了过去,“老章,我他娘的和你说话呢!” 报纸团砸在章寒的头上,章寒笑着抬起头,模样倒也是挺憨厚,“咱俩不都说好了么,费脑子的事儿你整,出力气的我来。” 刘幸福骂道:“你丫的就不能有点正经的精神,平常也没见过你喝茶,少在这儿装相。” 章寒看着刘幸福道:“老刘,你在犹豫什么?过去要是遇到这种情况,你肯定马上就汇报给上级了,这件事太大,边境上的毒枭都极为猖狂,按说我们这东北距离最南端偏远,人家毒枭敢把爪牙伸到我 们这边来,自然就是有过硬的实力,咱何必趟这湾浑水。” 刘幸福略微沉默,叹了口气道:“现在的局势不同了,东三省已经百年没有出来一个将相之辈了,现在这是一个机会,就看林昆想不想把握了。” 章寒却是有些听不懂了,“将相之辈,你想让林昆造反?” 刘幸福马上冷的瞪了章寒一眼,“太平盛世,国富民强,你那脑子里想什么么!我说的将相之辈,是比喻出一个扛的起大局的人,哪怕以后不在东北,也能给念及东北。” 章寒还是一副不解的模样,愣了一下,似乎一下子想明白了,“就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意思呗。” 刘幸福顿时抬起巴掌,冲着自己的脑门拍了一下,“跟你小子聊天怎么就这么费劲呢,好端端的一件事,从你嘴里说出来怎么这么粗俗。” 章寒咧嘴一笑,“我就是一个粗人,你给我讲那么高深的,我还得费劲去琢磨,像我刚才说的,多么通俗易懂。” 刘幸福瞪了章寒一眼,“这件事你怎么看?” 章寒摇头,“我是内蒙那旮旯的,不是你们东北的,这件事啊,我不发表意见。” 刘幸福道:“可你现在在我们东北呢,而且林昆是你的头儿,你不为你的头儿着想?” “这个嘛……” 章寒拖了个长音,“这样的话,我倒是要发表点意见了,我觉得你也别在这儿瞎琢磨了,这都大半夜了,先睡觉明天再说,反正越南那小子还活着,有线索你怕啥?” 刘幸福点了点头,他之所以不给林昆打电话,也是心里犹豫,他又抽出一根烟,冲章寒抛了过去,章寒伸手接住,刘幸福道:“陪我抽一个烟,我再问你一个问题。” 章寒将烟点着,吐出了个烟圈,“啥问题?” 刘幸福道:“这一次如果我们跟毒枭冲突,势必凶险万分,但如果成功,这在上级那儿就是一份偌大的功劳,对林昆和对我们以及手下的每个人都有好处,当然好处最大的是林昆,你愿意全力以赴的帮 林昆么?” 章寒骂了一声,“狗屁,老子我对得起国家,对得起老百姓,对得起现在的身份,不过为了一份功劳去拼命,老子还那么傻,不过要是为了林昆,我可是欠他的命,我章寒要是有二话,脑袋扭下来当球 踢!” 刘幸福听章寒的前半段话,脸色变了一半,听到这最后的一句,脸色马上好转了起来,一时间胸腔里豪气大放,“那我们就辅佐这个未来的东三省的将相之辈,希望我们没有跟错人!” 章寒笑着说:“别的我倒不担心,万一林昆没那个功利心,不应下这份事我们怎么办?” 刘幸福马上又沉默了,章寒站起来说,“别瞎琢磨了,我的态度已经表明了,等明天打个电话,看看林昆什么意思我们再说吧。” 章寒起身离开,刘幸福却依然留在办公室里,他已经三十好几,放在官场上,这个年纪还有很大的晋升空间,可在国安局系统里,他目前能做到吉森市的负责人,几乎已经摸到天花板了,东三省的总负责人让他来做,他对自己的能力有清晰的认识,根本驾驭不了,他就是一个智多星,不适合自己一方大佬,只适合辅佐将相之人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