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九百九十三章:小旅馆伏击1 - 神兵奶爸

第一千九百九十三章:小旅馆伏击1

一曲节奏激昂的dj打碟完,足足有十多分钟,秦雪摘下了耳机,发丝上黏着一丝汗珠,她面色平静,酒意缭绕的脸颊却是更红了。 林昆也停了下来,蹂躏了这于万久三个人足足十分钟,平均每个人三分多钟,可别小看这三分多钟,足将这三个人打的很是凄惨。 平时动手打人,对付这种普通人,林昆也就是揍成猪头,然而这一次对于万久他们三个,林昆手上的力道可是加重了不少。 于万久满脸是血,一条膝盖几乎是被废了,张庆丰断了一只胳膊,以后也得落下残疾,陆光正的脚踝粉碎性的骨折了一只,以后就算是恢复了,估计也要是个跛子。 林昆本来没想对他们这么下死手的,可这些人三番两次不死心,非要缠着他不放,而且这三个人的心肠都是异常的歹毒,这种人不给他们点教训,会一直没完没了的。 林昆直起了腰,地上的于万久、陆光正、张庆丰三个人,已经全都翻着白眼晕死了过去,他们皮肉金贵的,什么时候吃过这苦头。 林昆笑着看向秦雪,“没看出来,你还会这个。” 秦雪嘴角淡淡的一笑,“谁没年轻过?以前,我也喜欢去酒吧玩玩,学学打碟儿。” 林昆笑着点点头,“我们还是先走吧,一会儿估计警察要来了,我可不想去局子里喝茶。” 秦雪小声的嘀咕了一声,“你又不是少去过。” 包间的隔音非常好,倒是没有引起别的骚乱,就是走廊里刚才跑出去的那些陪酒女,引起了一阵骚动,但保安很快赶过来了。 这种大型娱乐场所里,保安一个个都是贼精明的,看着林昆和秦雪从包间里走出来,他们只当是例行公事的随便问了两句话,然后左右看了看,故意亮着嗓门喊了一声:“这也没发生什么,咱们换个地 儿看看吧。” 林昆拍了一下转身要走的保安,保安狐疑的回过头,礼貌的道:“先生,有什么吩咐么?” 林昆笑着说:“飞云阁里的几个大佬受了点伤,你们最好帮他们叫一下救护车。” 两个保安互相看了一眼,又一起看向林昆,心里头犯起了难,在这会所里出了事情,他们保安是负责的,眼前的这个人也真是奇怪,他明明刚从那包间里走出来,追究责任的话,那凶手一定是他,如果 单看林昆一身的穿着打扮,实在没什么出奇的地方,就是干净利索,衣服的牌子也不是那种奢华顶级的,都是些常见的专卖店货。 要是单独碰上林昆,即便表面上表现的尊敬,那也还是要将林昆带走询问一番的,可现在林昆的身边站着秦雪,两人似然没有挽胳膊牵手的靠在一起,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,两人之间是亲密的。 秦雪虽然只是穿着职业装,但那衣服明显是大牌子的,他们会所里工作的保安,除了精明之外,一个个的眼睛也是贼亮,隔着老远就能够认出身上衣服的好坏和品牌。 再加上秦雪的一张俏脸,美的令人窒息,窈窕的身材,更是足以秒杀今天晚上他们所见到的每一个女人。 一个能将这种女神级别的美女收服的男人,岂能如他外表的穿着一般平凡无奇? 林昆似乎看出了两个保安的心思,很显然他们不想惹麻烦,毕竟是赚着工资,没必要想警察一样刨根问底不是,可要是每个合理的理由,回过头领导问起他们,他们又不好说。 林昆笑着说:“那屋里的几个人,是刚才喝多了不小心摔了一跤,跟我可没什么关系。” 两个保安一听这话,高兴了,马上会意的冲林昆点了下头,“好的先生,我们这就去叫救护车。” 林昆和秦雪从会所里走出来,秦雪疑惑的看着林昆,“那两个保安真的就相信了?” 林昆笑着说:“能在这里上班的那都是人精,反正也没造成多大的影响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只是赚着吃饭的钱,没必要得罪人是吧?” 秦雪不以为然的哼了一声,“太不负责了。” 林昆笑着说:“你得谢谢他们不负责,要不然咱俩今天晚上铁定得去警察局喝茶,你想去么?反正我是不想去,我只想回家睡觉。” 秦雪道:“你刚才打了那几个人,接下来怎么办?” 林昆笑着说:“接下来他们住院,我回家睡觉,信不信以后他们再也不敢找麻烦了。” 林昆当先向车子走过去,秦雪微微一愣,也跟了过去。 刘幸福接到林昆电话的时候,便马上开始让他手底下的人全城搜查,越南的杀手受了伤,想要逃远不可能,即便想离开吉森市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。 等了不到一个小时,刘幸福就接到了手下小弟发来的电话,说在一家小旅馆里,发现了一个身份可疑的人。 确定了具体位置以后,刘幸福和跟他在一起的章寒对视了一眼,然后两人一起带着人出发。 他们俩带着人行动,没有通知林昆,既然已经上被重伤的越南杀手,他们如果连这点小事都搞不定,那可就不是特别行动处的人了。 小旅馆是在吉森市的一个中专学校的对面,此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钟,大街上虽是一片明亮,但也没有几个人影了,刘幸福开着越野车停在了小旅馆正对面的马路上。 观察了周围的地形,刘幸福拿着对讲机安排了一番之后,隔着老远停下的一辆面包车上下来了七八个人影,向着刘幸福指定的地点埋伏了过去。 这些人的身上都带着枪,不过里面装的不是真的子弹,而是一种新型的麻醉弹,对方的身份虽然是越南杀手,但还是捉活的比较好,一来可以审问一下,看能不能问出什么有用的线索,而来也关乎到外 交的问题。 毕竟是外国人,在我们华夏出了事情,是要给一个说法的。 等一群人埋伏好,刘幸福和章寒这才从车上下来,向着小旅馆走了过去。 小旅馆还没有关门,进门的柜台后面,一个半老徐娘的女人,正在那儿涂着指甲油,眼前挂着一个电视,正放着一个唱歌选秀节目。 “两位兄弟,住店么?”老板娘态度不错,放下了指甲油,就冲刘幸福和章寒招呼。 刘幸福从老板娘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,老板娘不明所以,也不等老板娘明白,刘幸福佯装对话的说:“是啊,还有空的房间么?” 刘幸福的声音刻意大了两分,好让楼上的人能听的到。 老板娘一时间不知道该说还是不该说了,刘幸福这时从兜里掏出证件,是国安局的证件,但打眼一看就和警察的证件一样。 刘幸福小声的教着老板娘怎么说,老板娘一脸紧张,加大了点声音,说:“哦,还有一间……”说完,她马上胆颤的看着刘幸福和章寒小声的问:“警察同志,我这没犯法吧?楼上也没住几个人,就有一个……他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