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九百八十四章:暗中男人 - 神兵奶爸

第一千九百八十四章:暗中男人

林昆夺过了一根钢管,对着眼前冲过来一群人便是一通横劈竖砍,那银色的钢管挥舞在空中猎猎作响,一时间仿佛化作了战神手中的无敌长剑,不管是前后左右任何一个方向扑过来的人,全都被直接一记 闷棍撂倒,倒在地上不是捂着胳膊,就是抽搐乱叫的,一时间惨叫声此起彼伏连成一片。 这些人在道上或许很牛,可在林昆的面前,真就是没有任何的招架之力,手中的家伙什还不等碰到林昆的衣襟,就已经躺在地上了,周围的光线有些暗淡,他们根本就看不清钢管是从哪个方向抽在他们 身上的。 这些人在吉森市的道上,多少也是有些名声的,平日里手里拎着家伙什,没少大街小巷的追着人打,可今天晚上明显不是他们的幸运日,似乎老天都看他们平日里作威作福太多, 派了这么一个大煞星 来收拾他们。 林昆一口气抡翻了十几个人,余下的七八个人见状,全都胆颤的不敢再继续向前,则眼瞅着就是猛人一个,简直猛的一塌糊涂,在吉森市的道上,出了周家和马家有这种高手,其他家还从没听说过有这 样的牛人。 一下子,剩下这七八个暂时手脚健全,撇下手里的家伙什,还能撒丫子开撩的几个人,顿时在心里头骂娘,雇他们来的人只是说今天晚上要收拾的是一个普通的小子,打成重伤一人给200的酬劳,要是 残废了,一人给500。 一下子叫来了二三十号的人,就为了把一个小子给打残,也怪他们这群平日里动体力比动脑力多的小弟想的过于简单,真要是一个普通人,能脚上二三十号人动手? 余下的七八个人愣着不动了,林浩也没有主动冲他们动手,钢管斜的拎在手里,血水滴答滴答的顺着钢管滴落到了地上,周围的光线暗淡,但那每一滴血仿佛都有凝聚光线的能力,看在每一个人的眼中 都异常清晰。 咕噜…… 已经有人hold不住了,暗暗的咽下了口唾沫,周围的环境还算安静,这一声虽然不大,可借着晚风轻轻的撩动,落在没一个人的耳朵里异常的清晰。 铛啷! 又有人hold不住了,这一次不是吞唾沫,手上一抖,拎着的家伙什直接落在了地上。 这声音一响,就像是具有传染的能力一样,叮叮铛铛的,马上响声此起彼伏连成了一片。 有人脚底下动了一下,准备掉头就跑掉。 “你们几个人一起跑,我没那个心情去追你们,但第一个跑的人,我一定打断他的腿。” 林昆脸上挂着笑容,语气平和的没有任何杀气。 此话一出,听在周围这七八个人的耳朵里,却像是丢下了一颗重磅炸弹,又好似一把冷冷的冰刀,直接扎在了心底,浑身上下直哆嗦,谁还敢跑?甭说是跑了,就是挪腾一步,那发软的两条腿上也没力 气了。 “说吧,你谁派你们来的,说出来,放你们一马,否则的话,你们就和他们一样。” 林浩微笑着,拎着手里的钢管,指了指地上躺着的一群人,这些人咿咿呀呀叫的那叫一个凄惨,有的还在那儿大喊着:“完了,我要残废了……不,我要死了……” 一群人面面相觑,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 “我的耐性有限,给你们三秒钟,谁先说?” 没人答应…… “一。” “二。” “三……” 林昆语气平和的数了三个数,紧跟着猛的一记钢管,重重的砸在了眼前的也一个小青年的身上,这一钢管下去,可没什么手下留情一说,这些人浑身煞气腾腾的,一看平日里就是没少干坏事,不知道伤 了多少人。 砰的一声响,被砸中的这小青年,直接呜嗷的一声惨叫,倒在地上捂着肩膀挣扎了起来。 其他的小青年见状,胆子小的,两条腿已经不听使唤了,哆嗦了一下,一屁股坐地上了。 “谁?” 林昆又笑着问了一次,向着旁边的一个小青年走去,这小青年见林昆要走过来,马上一副哭丧着一张脸,讨饶道:“大,大哥,我们只是拿钱干活,真不知道谁雇的我们啊。” “哦?” 林昆抬起了手里的钢管,还不等摆起动作,眼前的这个小青年,两条腿一软直接跪在地上了,扑腾的一声,霎时间竟有些热泪盈眶,似乎要用眼泪来表示他的真心,“大哥,我真不知道,我就是出来赚 个盒饭钱啊,没必要为了盒饭钱,命都不要了……” “呵呵,你紧张什么,那你告诉我,是谁给付给你钱?”林昆铛的一声将钢管杵在了地上。 “谁,谁,这……”小青年犹豫了一下,目光战战兢兢的向旁边的一个寸头小年轻看去。 这寸头小青年一见状,马上冲着跪在地上的小青年骂了一声,“张小二,你大爷的,老子好心带你出来赚钱,你特么的居然……” 啪! 不等寸头小青年将话说完,林昆直接一个打嘴巴子抽了过来,这一大巴掌半空中划过一道虚影,带起一阵凛冽的风声,直接把这寸头小青年给打的呜嗷的一声惨叫,扑腾一声摔地上了。 不等这寸头小青年从地上爬起来,林浩一脚踹在了他的身上,脚上的力道不重,但也直接将这寸头小年轻给踹的翻了个跟头。 林昆一只脚踩在了寸头小年轻的胸口上,寸头小青年顿时脸色涨的铁青,双眼骇然的看着林昆,嘴唇哆嗦着说:“大,大哥饶命,我……我说,快松点,要喘不过来气了……” 林昆脚上的力道稍稍松了一下,寸头小青年马上大口的喘息起来,又咳嗽了两声,道:“大,大哥,我们出来办事,都是讲规矩了,我既然拿了对方的钱,就不能……” 不等寸头小青年的话说完,林昆脚上的力道又是一紧,寸头小青年的两只手掌猛的拍打着地面,连连道:“我,我说……” “我不喜欢别人耍我,几乎可只有一次。”林昆脸上的表情微微冷了几分,脚上松开。 “是……” “是我!” 寸头小青年刚说了一个字,停车场的暗处,便有一个阴冷的声音传来,林昆循声望去,地上的寸头小青年以及其他的小青年们也一起看过去。 走过来的是一个身材算不上有多高大,但却带着一阵冰冷气息的男人,这男人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,脑袋上罩着风衣的帽子,整个人就像是躲在黑暗中一样,唯独一双阴鸷的眼睛,给人一阵格外阴森的感觉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