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九百八十二章:不紧张 - 神兵奶爸

第一千九百八十二章:不紧张

不等服务员说话,一个面带春风的娇媚女人走了过来,自我介绍说是这家酒吧的经理,并且很大方的说,除了几个杯子果盘之外,也没什么别的损失,不用赔了。 秦雪和林昆同时打量眼前的这个女人,差不多三十岁,皮肤白嫩,模样漂亮,一身穿着端庄得体,透着一股成熟女人的魅力。 这种女人,放在任何地方,都是纯情少男的杀手。 秦雪笑着说了一声谢,并主动邀请女人坐下来喝一杯,女人自我介绍名叫夏蓉,和秦雪碰了一下杯子,转过身看向并没有言语的林昆,笑着说:“这位就是林先生吧?” 林昆微微诧异,笑着道:“夏经理认识我?” 夏蓉笑着说:“昨天晚上的商宴,我陪着一个建筑商去的,亲眼目睹了林先生的风采。” 林昆马上笑了一下说,“你是说我昨天晚上和几个商人斗嘴,还是竞标的时候乱抬价。” 夏蓉笑着说:“林先生,你可真会开玩笑,男人能做到你这般睿智,才是最有魅力的。” “好了,两位慢用,待会我让人给二位送些果盘过来,秦总你真漂亮,以后和林先生要常来惠顾。” 夏蓉笑着站了起来,去忙了。 夏蓉跟边上的服务生交代了一句,马上就有果盘送了过来,都是这酒吧里的上等精选。 秦雪捏起一片橙子,笑着对林昆说:“这个夏蓉很会做生意,倒是个人才呢。” 林昆笑着说:“怎么,你该不会是想挖她吧?” 秦雪笑着说:“等我调查一下,如果背景够干净,倒是可以挖过来。” 林昆看着秦雪,笑着说:“你现在像黑道的大姐头。” 贵妇人拉着名叫汉秀的男人走了过来,站在林昆的面前,开口对林昆说:“小兄弟,刚才谢谢你,我叫徐雅芳,这是我的名片。” 一张精致的名片,递到了林昆的面前。 林昆笑着接过名片,“徐女士,要不要坐下来一起喝一杯?” 徐雅芳笑着说:“不用了,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助的,你可以给我打电话,算是还你的人情。” 林昆笑着说:“客气了。” 徐雅芳推了一下儿子,名叫汉秀的男人,这才唯唯诺诺的开口,“刚才,谢谢你啊。” 林昆根本正眼都不敲这个男人一眼,冷冷的说:“记住了,做男人要有男人的骨气。” 名叫汉秀的男人点了一下头,“知道了。” 母子俩离开,至于被打的中年眼镜男三个人,这时才踉踉跄跄的地上爬起来,刚才的趾高气昂,这会儿却变成了众人眼中的笑话。 这三个笑话走到了酒吧的门口,也是觉得面子上太过不去了,回过头恶狠狠的瞪了林昆一眼,“小子,有种你给我等着!” “滚。” 扑腾…… 林昆只淡淡的说了一个字,这三个人便有两个吓的腿软,差一点跪在了地上,另一个也是站立不住,脑门磕在了门框上。 三个人狼狈离开,酒吧里马上响起了一阵哄然的笑声。 徐雅芳也带着儿子离开了,林昆看了看杯子里的酒,也没有了喝的兴致,笑着问秦雪,“怎么样,我们是不是继续再喝一杯?” 秦雪笑着说:“不喝了,已经喝的够多了,我的酒品不怎么好,小心喝多了刁难你。” 林昆笑着耸耸肩,“我还就不怕美女刁难。” …… 此时,在远离酒吧街的一处豪华别墅区内,张庆丰、于万久、陆光正三人聚在一起,陆光正刚刚接到了电话,是他在酒吧街的手下打来的,有人说看见林昆去了酒吧街,此时的陆光正恨林昆恨的牙都快 咬碎了。 要说张庆丰、于万久、陆光正这三人,平日里交情就不错,如今也算是难兄难弟,自然就更乐意聚在一起,重要的是他们现在有共同的敌人——林昆。 挂断了电话,陆光正看向于万久和张庆丰,“姓林的在酒吧街,酒吧街几乎大半多是我们的产业,要我说咱们一不做二不休,找一些道上的狠茬,直接把这小子给废了。” 张庆丰点了一下头,道:“姓林的要是废了,天茂房地产公司的人没了主心骨,咱们或许就有机会了,城北那么大的一块地皮,他们也不怕噎死,md,都是这个小子,害的咱们现在要赔的血本无归了。 ” 于万久冷冷的道:“前两年我去越南,认识了一个杀手界的大佬,正好他这几天在我们东北,我已经请他过来了,今天晚上就让他来招呼招呼姓林的那小子,我们可以不要他的命,但是一双手脚要定了 !” 陆光正和张庆丰冷笑着附和,“对,让他生不如死!” 于万久嘴角又是淫邪的一笑,“姓亲的那个女人也在,正好今天晚上把她弄来给咱们哥仨尝尝鲜,我可听说那女的还是处女呢。” “呵,万久,你这消息够可以的呀,要这是雏儿,那咱们今天晚上没人都吞下一片药,一直爽她到天亮,哈哈!”陆光正淫笑。 张庆丰的眼睛里也闪烁起了淫光,“我已经等不及了,最好把姓林的那小子抓到我们的面前,看着我们怎么玩弄他的马子……” 陆光正道:“那我现在就打电话,让酒吧街的人准备,一共三十几个刀手,外加一个越南的杀手大佬,姓林的今晚死定了。” 林昆和秦雪起身准备离开,刚站起来,一个小服务员就向他们走了过来,服务员二十多岁的一个小姑娘,模样挺粉嫩可爱的,衣服微笑的模样说:“先生,女士,请慢走。” 说话的功夫,却是偷偷的塞了一张纸条到林昆的手里。 林昆不动声色的将纸条收了起来,转过身和秦雪向门口走去,趁周围没人注意,他在掌心里摊开了纸条,上面潦草的几个字:外面有危险。 可能是担心被认出字体,所以这些字有些刻意潦草的成分。 秦雪察觉到了林昆的异样,不解的问他:“怎么了?” 林昆笑着向秦雪凑了过来,秦雪的脸颊突然一红,林昆此时的动作,让她误以为他要吻她,连忙说了一声,“林昆,不行。” 林昆动作稍稍停了一下,脸上有些莫名其妙,旋即明白过来怎么回事,凑在秦雪的耳边小声说:“外面可能有人在埋伏我们,你留在屋里吧,我出去解决了那些人你再出去。” 秦雪马上反对的说:“不行,我一个人留在这里,万一这里也有坏人,我该怎么办?” 林昆一听也有道理,笑着说:“那待会儿要是太血腥,你可以得提前闭上眼睛。” 秦雪嗯了一声,主动挽上了林昆的胳膊,林昆微微一愣,秦雪似乎也意识到这样有些不妥,解释说:“我心里有点紧张,抱着你的胳膊不紧张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