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九百八十一章:看不惯就揍 - 神兵奶爸

第一千九百八十一章:看不惯就揍

眼看着双方剑拔弩张要动手,酒吧的保安赶紧过来要劝架,只是不等两个保安开口,林昆已经提前一步走了过来,啪的一个大耳刮子抽在了那个叫汉秀的男人的脸上。 这一耳刮子打的,那叫一个清脆响亮,甭说是打在人脸上了,就打在皮糙肉厚的猪脸上,那猪也得呜嗷的一声惨叫,顺带着再蹦跶两下。 名叫汉秀的男人挨了个结实,方才还一副为了爱情奋不顾身的欠揍模样,顿时被打的下巴都歪了,嘴里头一声惨叫,门牙都差点飞出来了,猛的一个趔趄,摔倒在了地上。 这一耳刮子下来,全场一片寂静,除了那缓缓流淌的音乐,依旧孜孜不倦的烘托着氛围,所有人一瞬间全都睁大着眼睛看着林昆。 “这哥们哪儿来的?” “说打就打,哦哟,那一耳刮子打的真帅哦!” “哈,有热闹看了!” …… 众人纷说不一,总得来说就一个意思,看热闹的不嫌事儿大,管他谁动手呢,打的越精彩越好。 秦雪坐在一旁,也是一副讶异的模样看着林昆,不过很快她就释然了,林昆的这种性格,看不惯的事情,一巴掌打下去太正常了。 “儿子……” 贵妇最先回过神,赶紧扶起了地上的年轻男人。 名叫汉秀的男人,虽然窝窝囊囊的,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,被打了这么一个响亮的大耳刮子,就是泥人也有三分的火气,于是他摸着自己的脸,先是查看了一下自己的下巴有没有被打歪,然后才怒气 汹汹的冲林昆嚎叫道:“你,你凭什么打我!” 林昆不屑的白了这年轻男人一眼,嘲讽道:“被抽了耳刮子,只能在那儿叫唤,不服气你过来打我啊,躲在你妈的身后算个屁?” 名叫汉秀的男人脸色更是难看,他撸起了袖子,看样子想冲林昆冲过来,可最终还是站在原地,只是肩膀耸动了两下。 “哈哈!” 那个中年眼镜男倒是高兴了,大笑了一声,走到了林昆的跟前,上下打量了林昆一眼,伸出手拍了拍林昆的肩膀,“兄弟,暴脾气啊,看不顺眼上来就是一个耳刮子,打的好……” 啪! 中年眼镜男的话音刚落,林昆一抬手,一个结实的打嘴巴子就抽在了他那张胖乎乎的脸上。 嗖…… 眼镜被打飞了,中年眼镜男嘴里头一声惨叫,整个人猛的一个趔趄,砰的一声摔地上了。 这一耳瓜子同样的清脆凛冽,在场的众人又是一阵愣神,中年眼镜男趴在地上摸索着眼镜,抬起头恶狠狠的瞪着林昆,“小子,你凭什么打我!?” 林昆看都不看他一眼,道:“老子看你也不顺眼。” 中年眼镜男顿时哑火,旋即强撑着从地上爬起来,眼前一片小星星,脚底下虚浮了好几下,冲着他的两个同伙喊道:“都特么愣着干什么,都给上,狠狠的修理这小子,完事了我请你们俩去最好的大保 健!” 一听说最好的大保健,那两个同伙也是够卖力的,抡起了拳头就向林昆扑了过来。 林昆都懒的跟他们动手,脚底下砰砰的两脚踹出去,这两个本来气势汹汹的同伙,应声惨叫着倒飞了出去,一个砸在了地上,呜嗷的惨叫着,另一个砸在了一张酒桌上,那酒瓶、杯子、各种瓜果盘的, 顿时噼里啪啦的响成了一片,摔的满地都是。 贵妇人刚才本来想指责林昆两句,以为林昆是中年眼镜男的同伙,现在看样子,他不光打了她儿子,还打了眼镜男一伙儿。 不等贵妇人开口,林昆看向名叫汉秀的年轻人,呵斥道:“你上辈子是让女人缺着了?”瞥了一眼边上小脸煞白的丽丽,“这总街边200块一次的货色,你都特么当宝贝了?你要是个爷们,就别躲在你妈 的身后,今天我不把你给打的清醒了,我不姓林!” 一看林昆怒气行凶,那个名叫汉秀的男人,吓的浑身哆嗦,林昆的身手别说是他了,就是整个酒吧里的人,没有一个不骇然的。 贵妇人开口了,对林昆说:“小伙子,谢谢你,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儿子,可你的方式……” 不等贵妇人说完,林昆打断,“你要是早能像我这样抽他两个打嘴巴子,他就不至于这副德行,你这儿子生的还不如生个女儿。” 贵妇人脸色不好看,但林昆的话虽然难听了点儿,但理儿在那儿,她也无言反对。 林昆又冲那名叫汉秀的窝囊男人道:“现在知道躲你妈身后了,你怎么不躲着女人的身后?” “我……” “是个爷们就要拿出个爷们的样儿来,被这么一个货色的女人牵着鼻子走,我呸!” 林昆毫不客气的骂道,说完不再搭理他。 不过这时那个名叫丽丽的女人不干了,几乎上捏尖着嗓音冲林昆喊道:“你凭什么这么说我,我怎么就像路边200块的货色了,我看你一起的那个才……” 林昆猛的回过头,目光冰冷的瞪了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一眼,丽丽浑身打了个冷颤,她本来想骂秦雪的,结果余下的话全都吞进了肚子里。 林昆的嘴角淡淡的一笑,“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,把刚才的话再重新说一遍,作为男人我不打女人,可对于我看不惯的女人,我不敢保证我的手下会不会留情。” 丽丽浑身立马一哆嗦,显然是被吓的够呛。 “说不说?”林昆转过身,向她走过来一步。 “说,我说……” 丽丽连忙道:“我刚才说,说我就街边200块的货色,我,我比不上您带来的女伴。” 林昆冷笑了一下,道:“那你再说说,你喜欢这个男人么?你和他在一起图他什么?” 林昆的目光指向名叫汉秀的年轻男人,丽丽犹豫了一下,她真的不想说,好不容易钓到了一个有钱的,这要是都说出来了,那以后肯定没戏了,可碍于林昆的强大的压力,她又不得不说,支支吾吾的开 口道:“我根本不喜欢他,我跟他在一起就是为了钱,他说他爸是周姓的大老板,他家有的是钱,所以我才跟他在一起三个月的……” 林昆不再多听,回到了座位上,秦雪冲他递过来了一杯酒,笑着说:“你这是在做好事么?” 林浩笑了笑,接过杯子一口将酒喝干净了,“我就是看不惯我们男人中出了这么一个窝囊废,还有你们女人中出了那么一个贱货。” 秦雪轻轻一笑,“世界之大,什么样的人没有?” 说着,她冲站在一旁唯唯诺诺的服务员招手,“服务员,算一下刚才的损失,算我们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