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九百七十五章:一杯黄土 - 神兵奶爸

第一千九百七十五章:一杯黄土

林昆坐进宝马车离开,此时在市政府大楼顶层的市委书记办公室里,刘一恒站在床边,正好看到楼下发生的一幕。 申昊被他叫了过来,当申昊看到林昆动手打了于万久等人的时候,笑出了声。 刘一恒回过头看了申昊一眼,申昊跟刘一恒也是有些年了,也没什么避讳,笑着说:“我觉得林昆打的好。” 刘一恒笑了一声,说:“敢在市政府的大院里打人,他绝对是迄今为止第一个。” 申昊笑着说:“有这样一条混江龙在,对书记您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。” “哦?” “书记,您是三年前空降过来,在吉森省一直没什么根基,吉森省的一些老派实力,不管是地上的还是地下的,他们都不太认同你,现在我们既然有了这条过江龙,何不跟他搞好了关系,只要他能搅起 一番风雨,书记您的机会就来了。” “唉……” 刘一恒很少见的叹了口气,“我本来只想一心做好政绩,为国家和百姓负责,可现实中却要和各种人打交道,不同人的面前摆不同的笑脸,然后再权衡利弊,做一个合格的官员真不易啊。” 申昊微笑着没有再说什么,刘一恒说完顿了一下,道:“于万久这些人来找我,应该是为了新城区规划的事儿吧。” 申昊笑着说:“我如果没猜错,他们这次过来,态度会很强硬,也会软硬并施,他们在城西郊外的投入太大了,有的可能因此一辈子都翻不了身。” 刘一恒问:“这些人里,有可用之人么?” 申昊摇了摇头,“都是些唯利是图不择手段的商人,以前跟着陆匡混的。” 刘一恒点了下头,道:“待会儿他们来找我,直接说不在,都给打发回去。” …… 林昆开着车,向着吉森市郊外的一处墓园驶去,今天是马万元和马成的葬礼,毕竟相识一场,而且他对马万元老爷子也是颇为敬佩,这最后一程必须要去送一松。 墓园建在一片青山上,林昆赶到的时候,灵柩刚刚运送过来,隔着不远看去,一群人的中间,马欣兰哭成了泪人,泪光洇湿了脸颊,她却强忍着不哭出声音。 扈强在,甘向南也在,另外还有铁力。 铁力好像变了,他脸上的表情冷冷的,和林昆初次见到他,那副憨厚向下人的模样大相径庭。 林昆没有走过去,而就在远处这么看着,等灵柩运进了墓园,来到了挖好的墓穴前,葬礼的仪式照常进行,马老爷子生前不少的好友都前来送他一程。 本来明媚的天空,此时有些阴,正阴了此时的场景,任是荣华富贵,还是俾睨天下,只要是人最终都逃不过一杯黄土埋入地下。 当葬礼的主持人,宣读着马万元生前的事迹的时候,全场安安静静,老爷子的一生可谓是风光荣耀,豪气云天。 仪式完成之后,接着是最后一项,下葬。 漆黑的棺材放入地下,马欣兰作为孝女,拿起了铁锹埋上了第一撮泥土。 等她埋完,周围其他的人,马家的亲戚,以及马万元生前有交情的朋友们,拿起铁锹一人一锹的将泥土撒下。 马欣兰这时再也抑制不住,终于嚎啕的大哭起来,哭声响亮,似乎和天上的乌云遥遥相对,泪水模糊了双眼,一张本来英姿飒爽的脸颊,尽是哀伤。 马欣兰一哭,周围其他那些马家的亲戚也跟着哭了起来,对于马欣兰来说,父亲没了,大哥也没了,剩下的那个二哥不应该称之为二哥,而是禽兽。 她以后在这世界上孤苦伶仃,最亲的人都不在了,她只是一个女儿身,以后却要独自面对红缨帮上上下下的事物。 此刻…… 她的脑海里一片空白,昔日里她有心要振兴红缨帮,可从来没想过彻底的把胆子挑在自己的肩上,如今这担子真的落在了她的肩上,她尽是那么的悲伤。 马欣兰跪在地上,扈强等人跪在他的身后。 马欣兰将头紧紧的磕在地上,任凭泪水将额头前的泥土浸湿。 葬礼在悲伤而又压抑的氛围里举行完毕,马欣兰被人扶了起来,她起身回头的瞬间,看在了远处静静站着的林昆。 两人目光触碰,林昆面无表情,带着一抹忧伤的脸上,冲她微微点了点头。 马欣兰抿着嘴,随后在众人的护送下离开,下山的时候,她几乎每走几步就要回过头望一眼,以后父亲和大哥就要长眠于此,而她作为马家的继承人,一定要亲手杀了马功那个畜生替父亲还有大哥报仇 “爸,大哥,你们放心,我一定会拎着马功的脑袋来见你们!”马欣兰在心里暗暗发誓。 等来参加葬礼的车队离开了,林昆才开着车往后走,路上有电话打进来,是秦雪打来的,刚才在市政府的大院里,电话就是秦雪打过来的,提醒他来参加马万元和马成的葬礼。 “喂。” 刚参加完葬礼,林昆的心情也有些压抑。 “方便的话来一趟公司,我有事情要和你商量。” “哦,好。” 林昆挂断了电话,也没问具体什么事,就向天茂房地产公司驶去。 路上,林昆车开的很快,到天茂房地产公司的楼下,已经是要吃中午饭的时候了。 林昆给秦雪打了电话,让她下楼,中午就在外面一边吃饭,一边谈事情。 公司的对面就有一家不错的餐馆,地道的东北菜,而且装修复古,环境非常不错。 两人找了一个邻窗的位置坐下,服务员过来点餐,等点完了餐,秦雪没有马上和林昆聊公事,而是问他今天上午的葬礼还顺利么。 林昆笑了一下,说:“太悲伤了。” 秦雪抿着嘴笑了一下,似乎能体会他的心情。 林昆道:“叫我过来肯定有重要的事情吧?” 秦雪嘴角苦笑一下,“公司遇到麻烦了。” “什么麻烦?”林昆端起杯子喝了口水。 “我本打算找人跟我们合作开发新城区的,可昨天晚上聊的几个人,今天再打电话联系的时候,态度都含糊不清,和昨天晚上谈的时候明显不同。” “这是为什么?” “我猜,这暗中应该有人做手脚,不希望我们开发的顺利,一定是跟那几个有意向的合作商说了什么。”秦雪道。 林昆道:“如果只是因为资金的问题,我想我能解决,我们不需要找什么合作商,我们自己也能玩的转。” 秦雪疑惑的看着他,“怎么玩?” 林昆笑了一下,掏出手机打了出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