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九百六十八章:不得志的人 - 神兵奶爸

第一千九百六十八章:不得志的人

陆匡被抓,本来应该是一件机密的事,可不到一个晚上的时间,整个吉森省的政商两届就传开了,几家欢喜几家愁,有的人欢欣鼓舞,有的人却是愁容满面坐立不安。 欢喜鼓舞的,大多都是陆匡平日里的对头,或者一些看不惯陆匡行事作风的同僚们。 陆匡位居高位的这些年,要说一件为国家、为人民利益的事儿没办,那是不成立的,陆匡一心想要再进一步,业绩对他来说很重要。 可真要说陆匡为吉森市的发展做出了多大的贡献,抛开那些面子工程,实属寥寥无几。 但陆匡私底下的结党营私,这在整个吉森市的体制内,可是众所周知的,一些顺从他的得到提拔,一些个违逆他看不惯他做派的,几乎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打压,普通的同僚且不说,就说市委书记刘一 恒。 前一任的市委书记退休后,刘一恒是空降到吉森市的,可刘一恒在吉森市上任三年的时间,愣是没有将半分的主动权掌握在手里,但凡市里大大小小的事,几乎都是陆匡一个人说的算,每一次召开班子 内的讨论决定会,陆匡一个话音抛出来,一群人附和。 刘一恒本来是黑河省的一位胸怀乾坤的副市长,一身政绩民心所向,在当地极其的有名望,只不过他当初所处的市是一个小市,二百多万的人口。 前任的吉森省的一位高干,看中了刘一恒的才能,就和黑河省的领导商量,将刘一恒直接跨省的空降到了吉森市,那位吉森省的老领导出发点是好的,得到如此的良将一枚,吉森市的发展一定会更上一 层楼。 只可惜,那位老领导临近退休,又意外离世,刘一恒人生地不熟,唯一的后盾没有了。 如今,回黑河省已是不可能了,不是黑河省的政界没有他刘一恒的一席之地,而是他心中的傲气不允许他走回头路,从黑河省出来的那一天,他就下定决心要干出一番事业,哪怕将来再回到黑河省,也 要荣归故里。 他现在回去算什么? 出来了三年,一点成绩也没做出来,表面上别人不会说什么,可背地里难免议论一番。 一个好的官员,并非那种能看淡世间一切的圣人,强烈的自尊心往往是鞭策向前的动力。 陆匡被抓的消息,是刘一恒的秘书,半夜打电话告诉他的,电话里,秘书申昊先是表示歉意,不应该这么晚打扰领导休息,刘一恒一如既往的语气温和,问申昊有什么事,申昊马上掩不住内心的欢喜, 将吉森市今天晚上发生的重大事件告诉了刘一恒。 挂了电话,刘一恒坐在客厅里,点上了一根烟。 他已经戒烟很久了,但身边总会带着一盒烟,遇到了难以解决的事情,或者进退维谷的时候,他都点上一根慢慢的抽着。 但此时此刻,他只抽了两口,便将烟掐灭了,重新拿起手机,给申昊打了过去,电话接通,刘一恒的语气几乎是刻不容缓,“申昊,你马上到我家来一趟,带上之前我让你准备的关于城北郊外开发的材 料。” 挂了电话,刘一恒的夫人从卧室出来,她比刘一恒小几岁,是吉森市一所大学里的老师,教了二十多年的国学,整个人带着一阵浓浓的书香气,即便穿着一身睡衣,已经年近五十,行为举止依然从容优 雅。 “一恒,怎么了?”刘夫人走过来,坐在丈夫的身旁,见丈夫绷着个脸,她心里也紧张起来,这三年来丈夫在事业上收到的排挤,她都看在眼里,她甚至后悔当初劝说丈夫离开黑河省,来到人生地不熟的 吉森省。 刘一恒脸色严肃,转过头看着自己的妻子,他的嘴角突然咧开了一抹笑容,和他平日里正气威严的模样大相径庭,不等刘一恒开口,刘夫人便知道一定是有什么好事,夫妻俩这么多年,但依旧保持着最 初的情愫。 刘夫人一抬手,依旧像是二十多岁的少女一样,捂住了刘一恒的嘴,“先别说,让我猜猜。” 刘一恒点点头,刘夫人把手挪开,笑着说:“是不是你前些日子申请调动工作的事情有眉目了?” 刘一恒不打算回黑河省,但考虑过调到吉森省的其他市,哪怕级别比吉森市低,他也认了,只要给他一片天空,他相信自己就能干出一番事业,造福一方的老百姓。 刘一恒摇摇头,笑着说:“再猜猜看。” 刘夫人想了想说:“你二舅姥爷三叔家的表妹生了?” 刘一恒哈哈大笑,“许老师,你这都想到哪了。” “行了,你别跟我卖关子了,快和我说说。” “陆匡出事了。” “哦……” 刘夫人先是稍稍一顿,紧接着说:“严重么?” 刘一恒笑着说:“我早就说过,国家和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,多行不义必自毙,陆匡这些年挂羊头卖狗肉,正义终于来了!” 刘夫人点点头,笑着说:“那以后你就有出头之日了?” 刘一恒脸色又严肃起来,摇摇头,“现在还不好说,陆匡一出事,他在吉森市手下的那些人势必会动荡不安,我来吉森市三年了,毫无建树只是一个傀儡,围绕在我身边的同僚,都是被陆匡压制不得志 的。” 刘夫人道:“那你现在应该做的,是抓紧时间,把陆匡手下那些有实权派的人拉拢过来?” 刘一恒笑了一下,说:“许老师,咱们俩在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,你这就是不了解我了?那些阿谀奉承,为虎作伥之辈,我怎么会与他们为伍,我目前抓紧时间要做的,是将我身边这些一身正气同样心 怀抱负的同僚团结到一起,马上做出成绩来。” 夫妇俩聊着,刘一恒的贴身秘书申昊摁响了门铃。 刘夫人要起身去开门,刘一恒站了起来,笑着说:“许老师,你先回房间里,我和申昊谈点工作上的事情,有你在我怕他拘束。” 许老师笑着白了刘一恒一眼,“我去给你们倒杯茶总行吧?” 刘一恒开门,申昊的脸上挂着兴奋的笑容,如今他的首长的头号敌人栽了,他比谁都高兴。 “书记……”申昊礼貌的喊了一声、 “快进来吧。”刘一恒笑了一下,把申昊让了进来。 刘夫人将茶水端过来,申昊连连说谢,刘夫人和申昊打了招呼,便回到了卧室里。 刘一恒端起茶杯喝了一口,没有任何的废话,直接说:“城北郊外的项目材料,准备的妥当了吧?” 申昊拿出公文包,取出了一份详细文件递过来,刘一恒看文件的时候,申昊在一旁说:“现在城北郊外的地皮,已经被两家分割,一家是天茂房地产公司,另外一个是外省来的李公子,但根据详细的调 查,这位李公子和天茂房地产公司背后控股的林昆是一伙的,或者说李公子是林昆的人。” 刘一恒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动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