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九百六十七章:抓住陆匡 - 神兵奶爸

第一千九百六十七章:抓住陆匡

鬣狗一声惨叫,借着头顶那清冷的月光,他那两只夹着刀片,走南闯北杀人无数的双手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吞噬。 嗤啦、喀嚓…… 肉皮被拨开的声音,骨头被切断的声音,这一切都在鬼畜那如同匹练旋转的刀光之下,粉碎起了一片片的血花儿。 血腥弥漫,惨叫撕裂了星光点点的夜空…… 鬣狗脚底下的铿铿倒退,可他腿的速度远不如鬼畜刀光旋转追击的速度快。 噩梦,在这黑夜里降临,鬣狗的嘶吼声带着绝望,他的瞳孔瞪大,看着面前这个嘴角始终挂着淡淡笑容,眼神里却弥漫着杀气的男人,他彻底绝望了。 滴答…… 鬼畜的尖端,一滴腥红的血水落下,作为华夏兵器谱上屈指可数的几大凶器之一,鬼畜不但锋利削铁如泥,最大的特点就是它从来也不沾血。 鬣狗的脑门上已经出了一层冷汗,整个人甚至要昏死了过去,这时林昆停下了手,鬣狗扑腾的一声瘫软在了地上,抬起自己一双血糊糊的受,两只手的十根手指头,尽皆被斩断了一半。 换句话来说,他以后就是个废人了。 “啊!!!” 如果说刚才的一声惨叫是绝望,这一声就是绝望中的绝望,人若是到了绝望的深处,胆量一瞬间会变大不少。 鬣狗抬起头,恶狠狠的瞪着林昆,“我们十二生肖怪,是不会放过你的!” “十二生肖怪?”林昆笑了笑,“我好像听说过,你们之前不是挺白的么,怎么现在开始干违反国家法律的事儿了?” “漠北狼王,你虽然很厉害,但我们十二生肖怪不是吃素的,我鬣狗和猩猩今天栽了,我们其余的兄弟是不会放过你的,我们兄弟俩今天一出事,其他的兄弟马上就会从全国各地赶过来!” 鬣狗说完,手上的疼痛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,十指连心,这疼痛绝对难以想象。 “别动!” 周围突然想起了一阵脚步杂乱的声音,伴随着一声厉喝,七八个便衣警察冲了出来,端着黑洞洞的枪口控制局面。 林昆一甩手,将鬼畜收了起来,几个警察成包围的形式,慢慢的收拢围过来。 “都不许动,把手放举起来放在头上!” 为首的一个警察,抬着黑洞洞的枪口说道,其余的民警也都是一脸的警惕,刚才他们的一名队友已经死了,这些人压抑着心中的悲伤,保持着警惕。 “我要和谭厅长通话。”林昆语气平静的说。 “你是什么人?”为首的警察喝问道。 “你是猪么?” 林昆瞥了一眼这位为首的警察,不分青红皂白。 被林昆这么一骂,为首的民警虽然心里不高兴,但还是掏出手机拨通了谭光耀的电话,他是谭光耀的手下,是今天晚上执行任务的警察小分队的队长。 “谭厅长,我们在执行现场, 有一个嫌疑人说要和你通话……嗯,好的。” 简单的说了两句之后,电话递到了林昆的面前,林昆接过电话,简单的说了一声,电话重新又递给了为首的警察。 为首的警察听之后,一连说了好几个‘是’,等挂断了电话,再对林昆的态度就友好了不少,已经开始称他林先生了。 林昆体谅他们是去队友的心情,也没计较,说了一句:“陆匡刚才又跑了,不过跑不远,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追了几百米,应该就能看见他的踪影了,你们也别愣着了,赶紧去追吧,要是让他逃进了山 林里,再想逮住他可就没那么容易了,要是连这点任务都完成不了,你们可以提交辞职申请了。” 林昆的话说的很直接,为首的警察听完之后,也没敢有反驳,主要是林昆说的在理儿,任务都已经执行到这个份儿上了,两个最难办的人物都已经被制服了,剩下的任务要是还完不成,他们就不配再穿 那象征着正义的警服了。 为首的警察赶紧安排手下去追,另外安排了两个人守着重伤的鬣狗和猩猩。 林昆不打算继续插手这件事了,临走前又叮嘱了一句,“这两个人身份有些特殊,你们要小心点,回去好好审一审。” 为首的警察点头应了一声,说了声谢谢。 林昆往机场方向走去,没走多远,身后就响起了枪声,并听到了陆匡的惨叫。 陆匡疯狂的奔逃,结果被一枪打中了大腿。 林昆开着车返回了市区,路上又和谭光耀通了个电话,谭光耀征询了林昆的意见,问他是否方便到市局见面聊聊。 林昆没有拒绝,开着车直接到了市局。 在市局的接待大厅里,林昆见到了穆正仁和谭光耀,两人的脸色此时好看了不少,陆匡已经抓到,另外还抓到了两个嫌疑人,就是鬣狗和猩猩。 谭光耀问了林昆关于鬣狗和猩猩的背景,林昆简单的说了一下,十二生肖怪是华夏江湖上的一个类似佣兵的组织,干的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买卖,这个组织一共十二个人,是按照十二生肖排的,比如 鬣狗对应的就是狗,猩猩对应的就是猴子,这个组织过去没什么明显不良的背景,但现在好像不同了。 穆正仁一副思索的模样点了点头,最后冷笑了一声,“看来陆匡背后的这个人,现在已经坐立不住了,陆匡身上的线索,一定能直接把他个揪出来!” 谭光耀认真的点点头,“绳之以法!” 林昆好奇的问了一句,“这个人到底是谁?背景很大?” 穆正仁和谭光耀对视了一眼,穆正仁道:“这个人,很可能是吉森省的一省大员。” 林昆眉头微微一皱,“一省大员,一省大员不就是那么几个人么?怎么……” 谭光耀道:“这个背后的人,不单单和陆匡有关系,而且应该和洪林门的周家也有关系,必须揪出这条大鱼,还国家和老百姓一个公道。” 穆正仁点了点头,然后笑着对林昆说:“林昆,今天晚上幸亏有你,辛苦了。” 林昆笑着说:“穆先生,您千万别跟我客气,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,我们国家一直是一个积极向上的国家,可就因为有这些个贪腐的败类,坏了我们的社会风气,这种败类有一个抓一个才好!” 穆正仁笑着说:“陆匡的事情调查之后,吉森市新城区的规划,还将回归城北,我可听说你将城北的地皮都买下来了。” 林昆打了个哈哈笑着说:“低价投资,也不奢求什么高回报,不过穆先生,我可要说明啊,新城区的规划,可要以人民和国家的利益为主,可别跟我扯上关系啊,那样的我岂不成陆匡了?” 谭光耀笑着说:“放心吧,新城区的规划本来就在城北,那是经过专家考察总结出的结论,对整个吉森省的发展有好处,对吉森市更是莫大的利益。” 林昆笑着说:“那我就放心了。” 穆正仁笑着说:“你这一下可要做亿万富翁了。” 林昆哈哈的笑道:“到时候请穆先生和谭厅长喝酒。”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