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九百六十六章:漠北狼王 - 神兵奶爸

第一千九百六十六章:漠北狼王

唰! 猩猩的刀法没有任何的花哨,两把匕首的匕刃差不多一寸多长,两只手交叉着一下,向着林昆的胸口就划了过来。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,猩猩的速度也是快到了极致,他身形不高,动作异常的敏捷,短小精悍这四个字一点也不为过。 林昆不敢大意,脚底下向后退了一个,一个战场上对决的真正强者的底蕴,不是那压倒气势的一切,而是只面对一个普通人,也将保持百分百的警惕。 猩猩一击落空,紧跟着那声带撕裂般了的嗓子里,一声愤懑的拐角响起,脚底下猛的一蹬,整个人凌空飞了起来。 “啊!” 猩猩手中的两把匕首,一把笔直刺向林昆,另一把以斜剌的姿势向林昆的脖子剌过来,这完全就是不给林昆退路。 林昆脸上的表情平静,嘴角突然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,左手在半空中轻轻的一挥,三棱军刺直接握在了手中。 鬼畜一出,周围顿时闪过了一层淡淡的乌金光芒,借着清冷的月光,散发出一阵摄人心魄的杀气。 猩猩似乎意识到了情况不妙,眉头皱了起来,可他整个人已经扑在半空,怀着必杀的决心如同那离弦之箭一般,想要控制住身形,或者是退后已经来不及。 叮铛…… 清脆的两声响,鬼畜那乌金的光芒,在半空中划过了一道匹练,先后砍在了猩猩手中的两柄匕首上。 喀嚓…… 轻轻的两声响动,微不可闻,却又格外的清晰。 应声,猩猩手中的两柄匕首,被从根砍断,仿佛鬼畜砍断的不是两把精钢打造的匕首,只是两根脆黄瓜一样。 猩猩大骇,整个人赶紧落地,可就是落地这一瞬间,一直44码的大脚板子,已经冲着他的胸口狠的踹了过来。 砰…… 沉闷的一声响,似乎还伴随着骨头碎裂的声音,林昆的这一脚可没留什么余地,猩猩呜嗷的一声惨叫,沙哑的喉咙里,一口热血喷洒出来,倒飞出去。 铿铿铿…… 猩猩在半空中强稳住身形,一脸倒退了七八步才堪堪停下,一只手捂着胸口,他本来还想强撑着站住,可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来之后,整个人单膝跪在地上,嘴角挂着一串血珠,抬起头目光不甘的看着林 昆,“你到底是谁……咳咳……” 林昆微微一笑,“我就是一个当兵的。” “当兵的?” 猩猩的眼中满是骇然,“那你知道我是谁么?” 眼看着打不过,猩猩准备搬出自己的身份,想要震慑对方,至少应该保证他能全身而退,刚才短暂的交手,让他清楚的认识到,即便他和鬣狗一起动手,也绝不是对方的对手,差太多了。 “你是谁,跟我有毛关系?”林昆笑着说:“你们这些混江湖的,是不是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,打不过了就搬身份出来,对别人这招可能好使,但对我漠北的狼王,你还是省省吧。” “漠北狼王?” 此话一出,甭说是猩猩震撼,就连已经放弃陆匡,指间夹着刀片要冲林昆动手的鬣狗,那胖乎乎的脸上也满是惧色。 漠北狼王的名号,对于他们这些个走江湖的来说,绝对不陌生,曾几何时,华夏的一些个非法的江湖组织,因为违反了国家的法律,危害了老百姓的安危,被漠北狼王捣毁了十几家的老巢。 有人见过漠北狼王出手,那绝对是兵王中的王中王,任你武艺高强,自诩有多毒辣,在他的面前都没什么反抗能力。 曾经江南一带有一个自诩当代田伯光的采花贼,专门半夜的时候入室猥亵少女,可别小瞧了这个采花贼,他轻功十分的了得,在科技发达的现如今,人们都这种传统的武功都挺陌生的,换句话来说,你 轻功再高能跑过火车? 可事实并非如此,一个轻功高手不光是跑的快,那身体就如羽毛一样轻盈,翻墙跃屋,走街串巷的,根本没人逮的住。 当地的警方几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甚至拉网式的缉拿,结果都没能成功。 当时正好漠北狼王在江南执行任务,遇见了这位号称田伯光的采花贼,这位自诩华夏轻功届的第一人,冷嘲热讽的揶揄了漠北狼王一顿,就开始跑,还说什么想要追上他得等下辈子。 结果呢…… 咣! 一声枪响,这个刚刚蹿上了墙头的轻功第一人,小腿上就挨了一枪,然后呼通的一声砸在了地上。 人家漠北狼王吹了吹枪口走到跟前,那采花贼恨的牙根痒痒大放厥词,说什么漠北狼王浪得虚名不讲江湖道义,结果被一顿大嘴巴子抽的只喊爷。 这是漠北狼王痞气的一面,他还有更恐怖的一面,面对昔日华夏江湖上的一个古武世家,据说世家弟子百八十,曾经是一方恶霸,警方拿他们都没办法。 漠北狼王带着他的狼牙小分队,也就两个多小时的功夫,古武世家的一群人全都没战斗力,那个本来自诩一双铁拳无敌的家主,愣是被打成了熊猫眼。 这些只是传说…… 有痞气的一面,也有夸张的一面,但今天见到了漠北狼王的真人,鬣狗和猩猩的第一反应就是,他比传说中更痞气,比传说中更加的势力纵横。 “啊!” 鬣狗咬了一下牙,即便内心恐惧,但今天出来为了完成任务,就必须过了这一关,他手上拎着的不是匕首,而是两个雪亮森寒夹在指尖的两个小刀片。 唰唰唰…… 别看鬣狗的身形肥胖,动作可一一点也不含糊,一连串的招式攻击过来,几乎将林昆所有的退路都封住了。 林昆脸色一冷,对于这个刚才杀了一名警察的混蛋,他不打算留丝毫的余地,手中的三棱军刺一挥,一刹那间无数的刀花抖落,速度快的像是在面前张开了一张直径一米左右的网。 然后,直接迎着鬣狗汇过来的刀片就扫了过去。 叮铛…… 先是两声脆响,鬼畜的刀刃斩在了鬣狗手中的两瓣刀片上,但紧跟着鬣狗就意识到了危机,他脸上的表情大骇,脚底下赶紧的往后退,同时两只手也猛的往回缩,但一切都来不及了,林昆根本就没想给 他机会,鬼畜的刀芒进一步涌现,将鬣狗的双手罩了下去。 “啊!” 三棱军刺未至,鬣狗已经提前嘶喊了起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