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九百四十九章:断绝关系 - 神兵奶爸

第一千九百四十九章:断绝关系

病房的门口有一扇小窗户,是用来给护士巡房的时候,查看病房里的情况以及病人在不在,此时这扇小窗户被故意用一块毛巾挡住了。 房门的隔音很好,可走廊依旧能听到些声音,一阵轰隆呼通的声响之后,便是惨叫声发出,但这惨叫声很快就停止了,不等走廊里路过的人察觉,便恢复了平静。 走廊外面的路人男,发完了短信之后就走了,若是让周典察觉到这周围有人监视他们,这位路人想要全身而退可就难了。 病房里,陆跃不再像刚才那般煞气凛人了,此时他趴在地上,被廖群和宇文晨一人一边踩着手掌,整个人就这样被钉在地上起不来了。 “周,周典,你不能杀我,杀了我汉亚会恨你一辈子的!”陆跃不甘心的叫嚷着,语气因为紧张颤抖的厉害,牙关嘚吧嘚吧的响。 “你拿汉亚来威胁我,呵呵,你觉得我会在乎一个出柜,让老子的脸都丢到了裤裆里的孽种对我的态度么?”周典冷笑了一声,“陆跃,你放心,我不会杀你,虽说我手上沾染的血腥够多,多你一个也不 多,少你一个也不少,但就从你蹂躏我儿子,玩弄我儿子感情这件事来看,我要让你生不如死。” “你,你想干什么?”陆跃脑门子上冷汗直流,他刚才已经拼尽全力和宇文晨、廖群动手,结果在两人的面前,他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,本来一把刀子想要偷袭周典,可周典的手上也是有功夫的,一脚就 将他手里的刀子踢飞了,那刀子直接飞到了棚顶,铿的一声嵌进了天花板里,窸窸窣窣的掉下了一阵灰渣。 周典向廖群和宇文晨递了个眼色,廖群从腰间拔出一把十厘米长的小刀,伸进了陆跃的嘴里就是翻搅腾。 “啊……” 陆跃凄厉的一声惨叫,紧接着便发不出声音了,嘴里一摊浓浓的血迹溢了出来,两只眼睛翻白了两下,险些直接晕死了过去。 廖群的脸上始终笑眯眯的,心里却是毒辣的很,他刚才这一刀下去,不但搅烂了陆跃的舌头,还连带着他嗓子里的声带给破坏了,即便是以后医治好了,陆跃也说不出话了。 “陆哥!” 周汉亚被陆跃的惨叫声惊醒,看到趴在地上满嘴血淋淋的陆跃,也不顾自己身上一丝不挂,赶紧就向地上跑过来,要把陆跃扶起来。 “你们给我让开!” 宇文晨和廖群依旧踩着陆跃的两只手不动,周汉亚声音嘶哑的大声喝喊着,可两人依旧纹丝不动,甚至连看都不看他一眼。 “你,你们,你们都是我们周家的狗,我让你们让开,你们都聋了么,给我让开!” 周汉亚像是发疯了一样,站起来就要向宇文晨和廖群扑过来。 啪! 周典这时猛的站了起来,一个打嘴巴子打在了他这个不儿不女的儿子的脸上,周汉亚应声痛叫,身体猛的一个趔趄摔倒在地。 他可能是太想把自己当女人了,身上软绵绵的,甚至就连摔倒的姿势都那么扭扭捏捏的。 周典一阵的反胃,看着这个刚出生的时候白白净净,让他好生欢喜的儿子,此时眼神里只有浓如乌云一般的厌恶,紧跟着又是一个大巴掌挥了下来,狠狠的抽在了周汉亚的脸上。 啪!!! 这一耳刮子的声音,比刚才的那一记更加的清脆凛冽,直接把已经倒在地上的周汉亚打的翻滚了一下。 “爸,你怎么能这么对我,这么对陆哥,我们是真……” 周汉亚嘴角淌着血丝,最后的那个‘爱’字不等说出口,周典的脚已经重重的踹在了他的胸口上,直接把他踹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。 “真爱?” 周典冷着脸,自上而下的俯视,“你还嫌给我丢人丢的不够么?他那是爱你么,他那是玩弄你,你看看你都被玩成什么样子了,你知道吉森省有多少人在戳我的脊梁骨,说我周典没种生了你这么个货么 !?” “我不反对你出柜,可你特么的倒知道爱惜一下你自己,就算是找男人也找个像样的不行么?这个陆跃是什么东西,你一点就不知道?不就是仗着你想得到我的重用么?” “唔唔唔……” 趴在地上的陆跃,这时大笑了起来,血水从他的嘴里喷出来,他笑的声音倒更像是在哭。 周典眼神厌恶的看了陆跃一眼,冲一直没怎么出声的管家阿福道:“阿福,找个东西塞住他的嘴,不用找别的了,就用周汉亚的内裤,他不是说喜欢周汉亚么,那就让他尝尝周汉亚的内裤。” 阿福应了一声,拿起了床上那血糊糊的内裤,上面甚至还沾染着一丝黑乎乎的东西,臭烘烘的,阿福倒也不嫌弃,或者说根本不敢嫌弃,抓着内裤硬塞进了陆跃的嘴里。 陆跃笑不出来了,哇哇的开始呕吐,可嘴被塞着呢,只从边角的地方溢出一些秽物。 场面血腥而又令人作呕…… 周汉亚已经疯了,“陆哥,放开我陆哥!”他一边吼叫着,一边向陆跃扑了过去。 “滚开!” 周典又是一脚踹在了周汉亚的胸口上,周汉亚仰躺着又摔在了地上,抬起头一副愤怒不甘而又恨的模样瞪着周典,“周典,你硬要拆散我和陆哥,我,我会恨你一辈子的,我周汉亚以后和你断绝父子关 系!” 此话一出,管家阿福、廖群、宇文晨三人脸上的表情都是一动,隐隐有些担心的看向周典。 这天底下,有几个老子能接受得了自己的亲儿子跟自己断绝父子关系。 地上的陆跃这时再次‘唔唔’的笑了起来,眼神里带着一丝得意向周典看了过来,他现在不能说话,如果能说话,一定会大声的对周典说:“怎么样,你养的儿子又怎么样,还不是死心塌地的跟着我,被我 玩!” 宇文晨三人都以为周典会发怒,或者有一些不一样的举动,结果周典却是哈哈的笑了起来,看着周汉亚,“好,那就如你的意,以后我们断绝父子关系,你不再是我周家的人。” 说着,周典回过头,看向管家阿福,“阿福你给我记住了,周汉亚以后生死和我周家无关,他所有的我给他的东西统统收回,尤其是银行卡,只要是以我或者周家的名义办的,全都销户,你现在就给我 去办这件事。” 管家阿福犹豫了一下,想要说什么,“老爷……” “想废话!?”周典眼神凌厉的一瞪,管家阿福马上唯唯诺诺起来,“我这就去办。”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