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九百四十七章:周典的郁闷 - 神兵奶爸

第一千九百四十七章:周典的郁闷

川菜馆里,林昆正吃的不亦乐乎,隔了几个包间,肿着腮帮子的陆光正却是郁闷不已,此时市政府大楼里坐在办公桌后的陆匡,心情倒勉强算是不错。 若说心情最糟糕的,那还要属周典。 他这一辈子要说也算是挺成功的了,家大业大,还生了一大堆的儿子,而且这些儿子当中,步伐出类拔萃之辈。 小儿子周汉涛的死,对他打击很大,不过好在还有其他的儿子,只要好好雕磨一番,日后也应该能继承得了家业。 他压了马老爷子一辈子,到头来他自认为还是死死压了老马家一头,马万元的两个儿子都很孬种,如今二儿子更是杀了大儿子,并且连同马万元也一同杀了。 周典本来心情不错,不用一兵一卒,基本上就已经将马家给铲除的差不多了,马功慢慢也会变成他们周家的傀儡。 可这份好心情,就在半个小时以前,彻底的被打牌了,跟了他多年的管家阿福,一副急匆匆的模样敲门进到了他的房间,贴在他的耳边小声的禀报了一件事,听完之后,周典本来挂着一抹笑容的嘴角, 立马变的僵硬了。 砰! 挂断了陆匡的电话,周典直接一巴掌拍在了茶几上,刚刚泡好的一杯茶,顿时溅的到处都是,而他的一张脸,就像是被那滚烫的茶水烫过了一般。 “混蛋,简直是无可救药,手足相残,难不成他们要学马家的那两个废物么!?” 周典气不打一处来,本来四儿子周汉亚喜欢男人这件事,已经让他够丢脸的了,现在可倒好,三儿子为了教训四儿子的姘头,四儿子居然还舍生忘死的出来护着,三儿子周汉堂更是大打出手,差一点就 把四儿子给打死了。 管家阿福站在一旁,毕恭毕敬而又小心翼翼的,“老爷,这件事要怎么处理?” 周典深呼了一口气,不管挨打的周汉亚,还是动手的周汉堂,都是他的儿子,手心手背都是肉,他自然不好责罚谁,可这件事必须要有人来承担后果,周典的手指头轻轻的在茶几上敲了敲,道:“那个 陆跃最近表现的怎么样?” 阿福略微想了一下,说:“陆跃最近表现的不错,负责的街区每个月的盈利很客观,总的来说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。” 周典有些不耐烦的摆摆手,“我说的不是这个。” 阿福稍稍琢磨了一下,道:“对汉亚少爷也挺不错的,汉亚少爷被打,最终他也是为了汉亚少爷,爆发起来打了三少爷,然后送汉亚少爷去的医院。” 周典眼睛微微一眯,陆跃或许自认为很聪明,可他耍的一些小聪明,在周典这个老狐狸的眼里,根本就不值得一提。 周典冷笑一声,“你觉得陆跃这个人的心机怎么样?” 阿福笑了笑,如实说:“我觉得这个年轻人是一个很有心计的人,他懂得利用汉亚少爷,在洪林门站稳脚跟,而且据我所知,陆跃他不是一个同性恋。” 周典冷笑着说:“他以为这次的事情闹的这么大,把汉亚送去了医院,我就不会怎么和他计较了,真把我当傻子了?呵呵,他不是喜欢汉亚这棵大树么,那我就成全他,看他怎么应对。” 阿福有些疑惑,“老爷,您的意思?” 周典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“叫上宇文臣和廖群,你也跟着我一起,咱们去医院。” 管家福伯领命,马上躬身离开房间出去安排。 差不多十分钟后,周典从周家大院里出来,最近了一辆黑色的商务车里,与此同时他的左膀右臂都在,宇文臣一向话不多,只有在周典的面前,才显得有些健谈,廖群是一个圆脸的胖子,本身就是一个 看起来和煦,但骨子里却是阴冷如刀的人,廖群很健谈,有事儿总喜欢带着笑,这一点和刘幸福有些相像,只不过刘幸福的笑容坦坦荡荡,廖群的笑却要阴狠的多。 一路上,周典都没怎么说话,见周典的情绪不高,宇文臣和廖裙都很识相的闭嘴,就连管家福伯也安安静静的。 车子驶到了吉森市的市中心医院,这是吉森市最好的医院,里面的设施以及医疗队伍,都是一等一的优秀。 在医院专门人员的带领下,周典带着宇文臣和廖群以及管家张阿福,来到了高级护理病房区,在一扇门前停下,管家福伯赶紧上前敲了敲门,里面传来了陆跃的声音,“请进。” 吱…… 病房的门推开了,周典当先走了进来,陆跃一看到周典,脸上的表情马上有些不自然,赶紧惶恐不安的站起来,恭敬的喊了一声,“周先生,您来了。” 周典面无表情,直接来到了病床边,病床上,周汉亚脸色苍白,嘴里叼着氧气管,见周典来了,一副虚弱无力的模样,说:“爸,你来了……” 周典坐在了周汉亚的旁边,嘴角微微扯开一抹笑容,“感觉怎么样了?” “没什么大事,爸,你一定不要怪三哥,他也是为了我好。”周汉亚道。 陆跃听到这话,马上有些不太同意,走过来说:“周先生,三公子是您的儿子,可汉亚也是啊,他不能这么对汉亚,医生说了,再晚来一会儿,汉亚恐怕就……” 周典回过头,看了一眼陆跃,冷笑说:“陆跃,你是一个聪明人,可有些太自以为是了吧?按照你的意思,我应该狠狠的惩罚汉全,来成全你和汉亚?” “周先生,我不是这个意思,你误会了。”陆跃赶紧解释。 “阿福,去把主治医生叫过来,我要了解一下汉亚的情况。”周典冲管家说道。 管家马上就去叫主治医生过来,陆跃感觉周典的情绪有些不大对劲儿,找了个理由就想要开溜,“周先生,你们慢慢聊,我这内急,却一趟卫生间。” 说完,陆跃就往后退了两步,准备退出门外,眼看着就要到门口,廖群突然挡在了他身后,笑眯眯的说:“陆老弟,咱们男人都是站着撒尿,也不急这一时半会,先听听医生怎么说的吧。” 陆跃还想要说什么,廖群冷冷的看了他一眼,他浑身马上打了个激灵,陪了个笑脸说:“廖大哥说的对,说的对……” 主治医生过来了,知道周典的身份,自然不敢怠慢,医生先是说了一些大致的情况,总的来说伤的不重,情况还是很乐观的,随后医生脸上的表情开始有些为难起来,支支吾吾的。 周典道:“医生,但说无妨。” 医生这才开口,道:“可能是令公子的x生活原因,他的下半身有些感染,而且在关键的地方有很多伤痕,继续这样下去的话,担心令公子的身体……” 周典抬起手,示意医生他知道了,旋即转过头望向周汉亚,周汉亚马上说:“爸,别听医生瞎说,我没事的。” 周典冲宇文臣命令道:“替汉亚脱衣服!”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