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九百四十六章:得罪不起 - 神兵奶爸

第一千九百四十六章:得罪不起

林昆一顿暴打之后,陆光正这个年过半百的老头,躺在地上捂着脸直唔唔,那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在哭一样…… “天呐,那不是信华公司的陆总么!” “光正集团的陆总!?” “是陆总,陆总的名下好多产业呢,上过咱们吉森省的十大杰出企业家的新闻报道!” …… 众人里,马上有人认出了陆光正,先是一阵错愕惊讶,紧跟着便是一阵疑惑。 “这,这到底是因为什么事儿,被打成这样,身价过亿的男人也挨揍呢?” “打的太惨了吧,看那腮帮子肿的,就跟猪头一样,亲娘怕是都认不出了吧。” …… 众人你一句,我一句,说的那叫一个不亦乐乎,在场的大多数人,都是普通的工薪层,基本的仇富心里多少还是有一些的,看见平日里牛哄哄的陆老板,这会儿被打的都快哭了,心里头没由来的一阵快 活,看向林昆的目光中,也多了许多钦佩。 林昆站直了身子,看着陆光正说:“这一顿打,是替你妈打的,养了你这么个不孝顺的儿子,还生了那么一个不孝顺的孙子,老太太真是可怜。” 陆光正被打的一点脾气也没有了,他心里暗恨,可脸上一点也不敢表现出来。 林昆道:“接下来的这一顿打, 是我个人的,没什么的别的原因,就是看你不爽。” 陆光正:“……”此时哭的心都有了吧,两边的脸颊这会儿还火辣辣的疼呢,要是再被暴打一顿,那还不被打的散架了。 陆光正暗暗的咬了咬牙,就准备讨饶,这时林昆嘴角淡淡的一笑,“不过,看在你有功劳的份儿上,我今天就先放你一马。” 说完,林昆转身向包间走去,宋歆艺和章小雅站在门口,林昆笑着说:“继续吃?” 章小雅道:“当然了,我还没吃饱呢。” 宋歆艺隐隐有些担心,道:“要不还是算了,我也吃的差不多了,我们走吧。” 章小雅看透了宋歆艺的心事,笑着说:“歆艺,你是担心那个人找人来找林昆哥的麻烦?” 宋歆艺没说话,算是默认了,章小雅笑着说:“我还怕他不找人来找麻烦呢,他要是找人来了,我们就又有热闹看了,好啦,赶紧坐下来吃吧,这家的川菜可真是地道,我都喜欢上吃了呢。” 三个人继续坐下来吃,走廊里方才围观的一群人,此时更是钦佩的五体投地起来,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啊,打完了知名的企业家,还能这么淡定自若的吃饭,不是心够大,就是后台够硬。 陆光正灰头土脸的回到了包间,拿起手机就给二弟打了过去,“我是你哥,我吃饭被人打了,你得帮我这个忙。” 对面的陆匡诧异了一声,“谁这么大的胆子?” 陆光正说:“一个叫林昆的小子。” “是他!?” 陆匡眉头皱了起来,沉着了片刻道:“大哥,你听我的,这口气先忍了,这小子有一定的背景,我们不好对付。” 听到二弟的话,陆光正整个人当时就愣住了,他很有一股要骂娘的冲动,不过还是忍住了,按照他的理解,他这个做大哥的被打了,做弟弟的陆匡不说暴跳如雷,至少也应该表态帮他办了这小子,可他 却说让自己先忍忍。 这绝对不是自己二弟的做事方式! 陆光正冷静了下来,问:“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?先是找了个人,假冒城外省过来的企业家,收购了城北的地皮,这会儿又敢跟我们陆家公然叫板!” 陆匡的语气很平静,“大哥,你记住,这个年轻人很难缠,别说我们陆家,就是周家他都不放在眼里,而且我听说,周典最得意的小儿子,就是死在他的手上,之前燕京来的那个差一点把我给查了的纪 委的大领导,和他有交情,另外咱们省警厅的谭光耀,和这小子也有交情。” 陆光正诧异的道:“这小子来头这么大?那我这顿打,就这么白挨了?也不光是我,还有你侄子,也被他给打了。” “哼,先让嘚瑟一段时间,早晚有他好看的,周家已经在着手对付他,咱们只要见机行事,不怕没机会报复他。” “好吧,老二,既然你偶读这么说了,那我就暂时忍气吞声,别让我逮着机会了,否则的话,我要这小子好看!” 挂了电话,陆光正坐在椅子上琢磨了一阵,刚才那小子说他有功劳,这功劳…… 想了老半天,陆光正终于想明白了,又给陆匡打了个电话过去,问:“老二,你跟我说实话,北城郊外的那片地皮到底值不值钱,我可是刚把手里的一大片地皮,卖给了姓林那小子!” 陆匡语气很平静,“放心,我都已经安排好了,新城区的选址在城西郊外,城北的那片地皮,将来就等着长杂草吧。” 陆光正说:“老二,不会有什么意外吧?我听你的,在城西的郊外可是花了不少的钱,买了一大片的地皮。” 陆匡道:“意外?呵呵,除非我不做市长了,否则我制定的方案,没人会改变的了的,大哥,你就等着数钱吧。” 陆光正这才松了口气,哈哈大笑,“好,老二,到时候也有你一份儿的。” 陆匡的语气马上冰冷起来,“大哥,你说什么呢,我之前怎么跟你说的,我是老百姓的父母官,我不能谋私利,城西郊外的土地投资,完全是你个人的主观意愿,和我可没有半点的关系。” “呸呸呸,你瞧我这嘴,说话没个把门的,那地皮的确是我自己的主观意愿买的,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,没有。” 挂了电话,陆匡重新坐在了办公桌前,他长长的松了一口气,整个人靠在了座椅上,思忖片刻之后,从抽屉里拿出了一部手机,这手机注册的名字不是他的,换言之这是一部查不到他头上的手机。 “喂,周先生,我是陆匡。”陆匡压低着声音说:“燕京来的那位纪委的大领导,你确定他已经离开吉森省了么?” 对面传来了周典不满的声音,“陆市长,你这是在怀疑我周典的办事能力了?” 陆匡马上笑着说:“周先生你别误会,我就是最近总心神不宁的,担心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。” 周典笑着说:“这陆市长就放心吧,我们毕竟都是同一个目的,我不会允许这种失误发生的,你不用担心。” 陆匡笑着说:“那我再次多谢周先生帮忙,让我可以睡个安稳的觉了。” 周家大院,周典挂了电话,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,铁青的脸色极其的难看,在他的身旁,管家阿福毕恭毕敬的站着,小声的问:“老爷,该怎么办?”